星島日報

蔡玉玲案例反映新聞自由默契被打破

2021-04-23 06:34
港台外判編導蔡玉玲因為做新聞查冊,被控失實聲明罪成,法庭判罰六千元,這個結果引起新聞界巨大關注,案件判決前新聞機構紛紛叫停類似做法。現在法庭的判決結果,反映了在法律面前,新聞工作沒有特權,怎樣維護新聞採訪應有的自由和不被濫用成為待解的重要議題。

法律前記者無特權

蔡玉玲為了追查新聞,想透過查車牌知道車主身分,但據運輸署的申報,她只能選擇宣稱與交通事務有關才能查冊,結果出事。當案件判決前,有熟悉私隱保障的法律界人士已經對案件結果不樂觀,昨日法官判處罪成。判詞指出當事人違例是事實,法例有保障私隱的責任,從判處罰款和數額,反映了辯方求情時指出違例並非為了私利,以及相關新聞有公眾利益的因素。

法官對案件的裁決,在法律界眼中屬正常結果,因為按近年的私隱概念,資料擁有人提供個人資料,應該只能用於特定用途,有記者用來做新聞,這不是資料擁有人的原意,政府部門不宜自作主張。

今次結果證明在法律面前,做新聞沒有特權。法律界坦言,正如廉署調查中的案件,是禁止任何人披露,多年前有報章披露了廉署邀請一名銀行家協助調查,結果就被起訴,最後負責要記者寫新聞的採訪主任承擔責任認罪,自此之後媒體對廉署查案的處理就很小心,未拉人前都不會報道。這個案例同樣顯示法官不會認為新聞工作者有不被檢控的特權。

社會激化不再忍隱

記者查冊掘新聞做了多年,一直沒有出事,法律界解釋之一,是可能沒有當事人投訴。為甚麼當事人從前不投訴呢?可能是過去不知道可以投訴,認為新聞自由下可以採用這些途徑;也有可能是覺得投訴搞出重大風波,效果可能更差,於是忍隱不發。不過,經此一役,過去的做法顯然不可能維持下去,在未有解決辦法前,記者變成責任自負,自然不應再冒風險。

新聞自由在開放社會中非常重要,發揮了監察角色。要維護採訪自由,按法律界的說法,過去部分是靠公眾間的默契,就算記者做法有問題,社會都會容忍接受,然而,這種默契在社會激化下已經打破,大家只能講法律,在此情況下,記者自然不宜再搏,餘下的做法有兩個,一是少做少錯,傳媒只能循其他方法做新聞;二是在法律層面給予記者合法權力,譬如以公眾利益或新聞自由作為豁免或抗辯理由。

法例是否提供豁免,是有不同考慮,當中反映社會的價值,譬如是私隱重要還是新聞自由重要。如果社會支持新聞的力量大,提出有關條文機會就較高,相反,如果社會起底肆虐,公眾看法不同,法例也會因應環境改變。

墮入法網令人同情

蔡玉玲因為做新聞犯了法例令人同情。今次法庭的判決成為案例,留下來就是香港的新聞自由何去何從,當說到這個問題就變得非常有爭議性,隨時又變成充滿政治化的激辯。

齊秀峰

架勢堂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