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巴士的點評】一個兒子打老爸的故事

2021-02-24 06:32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為「愛國者治港」的標準定調。有「中國問題專家」認為,夏寶龍收窄了鄧小平的「愛國者」標準。我聽到這些所謂「中國問題專家」的分析,簡直笑出來了。大家真是覺得鄧小平講愛國者這樣漫無邊際?如今用這種「捉字蝨」的方式去討論政治問題,還有意思嗎?

先看看鄧小平當年的講話。他說:「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的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穩定。」

夏寶龍定出的治港愛國者的標準,主要有3點:一、愛國者必然真心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不會蓄意從事危害國家主權和安全的活動;二、愛國者必然尊重國家的根本制度及特區的憲制秩序,不會挑戰國家基本制度及拒不接受香港憲制秩序;三、愛國者必然會維持香港的繁榮穩定,不會搞「黑暴」、「攬炒」、「港獨」,把香港毀掉。

夏寶龍完全沒有超出鄧小平講的愛國者標準。他說不要搞「清一色」,甚至暗示不是要你擁護共產黨,只要不去推翻她就可以了。這不正正是鄧小平的想法嗎?

「一國兩制」中的香港的「兩制」,就是在香港不實施社會主義制度,也不是要求擁護中國共產黨。香港可保持資本主義制度,可以搞民主選舉,只要不去挑戰中央、不去勾結外國顛覆中國政權就可以了。這些都不是我作出來的,而是鄧小平說的原話。

1987年4月16日,鄧小平接見《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成員時提到普選:「對香港來說,管理香港事務的人應該是愛祖國、愛香港的香港人,普選就一定能選出這樣的人來嗎?」「中央的政策是不損害香港的利益,也希望香港不會出現損害國家利益和香港利益的事情。要是有呢?……比如1997年後香港有人罵中國共產黨,罵中國,我們還是允許他罵,但是如果變成行動,要把香港變成一個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對大陸的基地,怎麼辦?那就非干預不行。」夏寶龍出手,正正是鄧小平當年有言在先的。

在特朗普做美國總統任內,美國全面與中國決裂。香港2019年暴發的黑暴風波,在中美貿易戰劍拔弩張之時,令香港成為美國對抗中國的基地。你覺得鄧小平會同意香港黑暴上街掟汽油彈、搗毀商店、放火燒人嗎?你覺得鄧小平會同意香港的反對派跑到美國,要求美國制裁中國和香港嗎?你覺得鄧小平會同意香港攬炒大陸,想和中共一齊跳下懸崖嗎?那些所謂「中國問題專家」,用「捉字蝨」的方式,解釋鄧小平的說活,想借此去套住阿爺,這一招已經行不通了。

香港回歸首23年,阿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當惡劣狀況超越了臨界點,自去年開始,局面就反轉了。

10多年前,我與一個資深政界人士,談到回歸之前那個著名的「蠍子論」,當時回歸10年,但香港部分精英認為中共就是那隻騎在烏龜背上過河的蠍子,就算明知會浸死,也忍不住要用毒針螯烏龜,借此比喻中共會忍不住干預香港事務。

但回歸後的實情並非如此。回歸十年,香港的政治已經風起雲湧。那位資深政界人士說,阿爺非但不是蠍子,更像是一個寵愛孩子的老爸。他跟我講了一個兒子打老爸的故事。

一個失散多年的孩子,終於回到老家。老爸當然高興,兒子要什麼都給他。要愛給愛、要錢給錢。兒子甚至用粗口罵老爸,老爸也忍氣吞聲。兒子的膽子越來越大,一面伸手要錢,一面一巴掌一巴掌打老爸,打得老爸目青鼻腫,老爸始終啞忍。資深政界人士說,那個打老爸的兒子就是香港,這種情況不可永續。這位高人已經去世,他的預言今天成真。

我昨天說泛民把一手好牌打爛了。2014年,特區政府提出政改方案,按《基本法》第45條,提出由提名委員會提名、港人一人一票選特首。但反對派硬要取消《基本法》規定的提名委員會,還搞了一個違法的佔中運動,逼中央接受,結果失敗。到2019年的黑暴事件,加大注碼,就更過分了。反對派連對普選的具體要求也不再提了,信了美國吹的風聲,以為中國政權快將倒下,一心想攬炒中共,跳下懸崖。

兒子不但一巴掌一巴掌地打老爸,還要老爸把全副身家送給他,否則大家攬著一起死,老爸最後只能翻臉。兒子套用「中國問題專家」的邏輯問老爸: 「你不是說愛我嗎? 」老爸反問: 「我愛你,但我有說過你可以殺我嗎?」

這個兒子還可以投訴什麼,說老爸改變了嗎?其實不是老爸變了,只是孩子變了。一切煩惱,都是自招的吧。

盧永雄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最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