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deepthroat】美媒:中共建黨百年 為何在國外大受詆毀 在國內深受歡迎?

2021-02-22 10:39
中國共產黨今年慶祝建黨100週年,中國在西方的批評聲中,躍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有93%中國民眾支持政府,成為外國媒體甚感趣的話題。

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2月18日文章,題為:「國外被詆毀,國內受歡迎——中國共產黨迎來建黨100週年」。雖然從一個西方角度出發,但也看到一些問題。文章擇譯如下:

起初,武漢市政府對新冠疫情的應對引發了廣泛的不滿情緒。但是,僅僅5個月過後的8月,疫情得到了控制。在武漢一個泳池派對上,人們狂歡的畫面被廣泛傳播。它證明了中國很大程度上成功地平息了國內的疫情。

2020年中國的經濟增長了2.3%,成為全球唯一增長的主要經濟體。在中國共產黨準備在今夏慶祝建黨100週年之際,專家們剖析為什麼中國政府能得到國內民眾的擁護。

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艾什研究中心中國項目主任愛德華·坎寧翰說:「現在如何解釋中共至少看起來相當有韌性的事實?」坎寧翰和其他哈佛大學的研究人員領導了一項獨立的、持續多年的中國民意調查。總的來說,過去20年來,中國民眾對政府的滿意度越來越高。2003年至2016年的研究包括對中國城鄉3.1萬人的面對面採訪。2016年,高達93%的受訪者對中央政府表示滿意,其中32%的人表示「非常滿意」。同年,70%的受訪者對地方政府表示認可,與2003年的44%相比顯著提高。

坎寧翰說,這些趨勢今天很可能還在繼續。他說:「最近的新冠疫情就是一個有說服力的例子。一開始,民眾對地方政府的應對不滿意,但隨著中央政府介入封城和形勢的改善,民眾對中央政府行動的滿意度上升,最終也擴及到對地方政府的看法。」

專家們說,中國迅速控制住疫情的表現與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的拙劣反應對比鮮明,進一步助推了民眾對中國政府的支持率。

美國亞洲協會政策研究院、澳洲前總理陸克文說:「在中國內部,從應對疫情的視角看,無論是在公共衛生和經濟方面,還是在政治方面,與美國和許多其他西方國家的疫情應對相比,進一步增加了民眾對中國領導層的支持。」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伊麗莎白·埃科諾米說,不要低估中國民眾對政府的滿意度。「絕大多數中國人對本國的經濟發展,以及中國如今在全球舞台上發揮更大作用非常自豪。」這種政治動態在中國如何演變,將對未來10年及以後的世界產生重大的地緣政治影響。

上世紀70、80年代,阿波(音)在中國西南雲南省的一個高山村落長大。當時,他家裡很窮,只能吃野果和野草。村裡的土路一下雨就變得泥濘無法通行。他回憶說:「我們總是挨餓」。如今,在政府的幫助下,阿波一家和村裡許多人都擺脫了貧困。他在一個小農場里養鴨、養豬、養牛,還到工地上打零工。村子里如今有自來水和水泥路。

去年12月,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宣佈在全國消除了極端貧困,完成了自1981年以來使8.5億人擺脫貧困的艱巨任務。這一里程碑就是一個有力的例子,顯示中國共產黨如何繼續獲得中國民眾的擁護。

美國當代國際事務研究所的研究員吳馬太說:「農村低收入地區對中共的滿意度非常高。」他在雲南偏遠的邦東鄉村生活了兩年,不久前才回到美國。他說:「雲南邦東的鄰居們現在過著從未有過的好日子。他們的生活比5年前有了極大的改善,他們把這直接歸功於黨。」

另一項深得民心的政策是2012年發起的反腐運動。埃科諾米說:「從習近平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的那一刻起,他就談到必須根除腐敗。」他說,這關係到黨和國家的生死存亡。

哈佛大學在2011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過半數中國受訪者認為地方政府官員「不清廉」或「非常不清廉」,效率低下,而且偏袒富人。阿波說:「當時很亂。」腐敗的地方官員設置路障,收取過路費,或者限制供水。習近平於是發起了現代中國最大規模的反腐——有數千名各級黨政官員因此被查。反腐極大地遏制了民眾遇到的官員濫權情況。如今,地痞已經不再控制阿波村子周圍的道路了。「現在那些人不敢做那種‘黑社會’的事情了,否則會被抓起來。」阿波說。

這些在民生方面的具體成果,以及在反腐、治理環境污染等問題上的進展,提升了黨在全國民眾——包括新興的中產階層——中的支持度。退休民營企業家張先生出生於北京一個工人家庭。他不僅受益於中國的經濟繁榮,也受益於住房保障以及政府對醫療和養老的支出。他用他這代人典型的說法總結了大眾的態度:「如果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一年比一年好,那還有什麼不滿意的?」他表示,中國人當然還會在飯桌上抱怨一些事。「我們也罵腐敗的官員。但哪個國家沒有‘壞蛋’呢?」

deepthroat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編按原題為:「美媒:中共建黨百年 為何在國外大受詆毀 在國內深受歡迎?」

最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