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巴士的點評】災難前的預演

2020-08-25 07:55
當香港單日確診跌到九宗,只有七宗本地確診時,下月初做全民檢測,的確予人有點來得太遲的感覺。

也是在疫情開始紓緩時,中央政府支援香港在亞博館旁邊興建臨時醫院。由於入院人數漸減,也好像沒有太大需要。不過,由於有關的興建設施費全數由內地承擔,建成後又會交給醫管局營運,民眾好像找不到甚麼理由去開罵,不過亦有不少人覺得多餘。

但大家有沒有想過,今年冬天會否再有一場疫情大爆發呢?

香港如今這次第三波爆發,和全球多個地區的再爆發同步。各大城市都是因為五、六月疫情紓緩,開始重啟之後,防疫態度放鬆而爆發。值得注意北半球如今是夏天,天氣很熱,原本不利冠狀病毒傳播,還是有這一波爆發。這樣問題就來了,到十二月傳統的冠狀病毒活躍期,二○○三年的沙士和去年的新冠疫情都是從十二月開始,再加上全球多地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流行病毒流散的背景下,本地再有另一波大爆發,絕不為奇。

北京六月初曾二度爆疫,但在二十六日後歸零。北京有全民檢測加健康碼兩大法寶幫助抗疫,而北京有能力進行全民檢測,皆因她利用了之前疫情紓緩的兩個多月空檔,大力擴大檢測能力所致。香港五、六月沒有做甚麼,所以七月再爆疫時,每日的檢測力只能做七千、八千個,不要說全民檢測,連疫區檢測也未能做好。

所以如今香港要試驗一次全民檢測,要先把港版「方艙醫院」、「火神山醫院」建好,目前未必有用,但將來萬一再爆疫時,就有大用。Touch wood萬一香港十二月再爆疫,又萬一內地又同時有大城市爆疫時,到時你想叫阿爺幫你,他也未必得閒。預備了最壞,期望有最好,永遠是為政者要做的事情。

就下月初進行的全民檢測,估計大體情況會出現這些情況:

一、是否檢測的決定變得政治化。全民檢測本來是一個科學化的方法,找出隱形的帶病毒者,加快截斷傳播鏈。不要說全民檢測貴,社會因疫情而限聚多一天,損失的金錢已比全民檢測多,更不要說減少染病者的人命價值,無法以金錢衡量。可惜社會上已把全民檢測的決定,看到很政治化,特別是傾向反政府的族群,不止質疑全民檢測無用,更相信「DNA資料送中」的政治宣傳,所以反對檢測。

二、參加人數不會多。政府官員初時曾估計,全民檢測計劃會有大約五百萬人參與。我一聽就覺得有點超現實,因為除非是強制性(例如武漢),否則即使在內地城市如北京,在六月至七月那次自願性的全民檢測,二千一百七十萬北京市民中,只有一半左右進行了檢測。

香港七百五十萬人口,有一半去檢測就只有三百七十五萬,但估計會遠低於此數。就我自己接觸所知,不同市民的確會因為政見去看檢測問題,百分之五十五支持反對派的市民,估計只有少量會去做檢測。而百分之四十五支持建制的市民,就會按自由意願做決定是否檢測,例如感覺疫情是否嚴重、去檢測是否方便、檢測時要否排隊等。七除八扣,有一百萬人做檢測已相當不錯,若比這個數字多,已經很驚喜了。

三、找出確診人數會很少。以北京在六月十一日至七月二日,北京市對一○○六萬人進行了核酸檢測,陽性率為十萬分之三點六七。若香港有一百萬人做檢測,同一個陽性率等如三十六點七人確診。若香港的陽性率更高,只表明香港的社區擴散更嚴重,更應該做檢測。

我自己打算去做檢測,並不是因為政治理由,而是想盡點公民責任,萬一自己是感染者,確認出來就不會影響其他人。更重要的是一種「走火警」心態,走火警時會覺得有點煩,但是為萬一出現的災難做一次預演,以增加災難發生時,大家能成功脫險的機會。萬一每天出現一千個確診,到時全面停擺十四天後再加全民檢測,就變得很有需要了。

盧永雄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