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衝破聽障無聲世界 「方包」漫畫繪出心聲

2020-12-18 07:35
「我不知道人生應該要怎麼活下去,因我只活在自己無聲的世界……我只知道我喜歡畫圖畫。」自小活在無聲世界的「八十後」女子,因為嚴重聽障難以與人溝通,求學期間屢遭同學排擠,亦難以追上學習進度,一度認為活着沒意義,還幸接觸漫畫後,發現可藉着畫筆表達內心感受,終於步出陰霾,不久通過網上平台展示畫作,分享聽障人士生活點滴和心聲,從中結識不少知心網友,近期又利用繪畫專長創立平面設計公司,寄望未來協助更多殘疾人士就業,一起畫出人生彩虹。記者 林家希

「很久沒聊得這麼盡興了!」先天嚴重聽障的方芷盈,懂得讀唇和以口語溝通,惟疫情下人人戴口罩,無法從別人口形得知所說話語,故此久未與人面對面詳談,及至日前接受訪問之際,記者發問一刻脫下口罩,她終能暢所欲言。

外號「方包」、八十年代出生的方芷盈表示,由於先天聽覺嚴重受損,小時候連飛機掠過頭頂也聽不到聲音,兩歲開始被家人帶往聾人福利會學習發音和口語溝通,母親亦耐心教導單詞,惟聽力有限,較難掌握正確的咬字和語調,就算佩戴助聽器也幫助不大,故此與人溝通困難重重,求學階段屢被排擠和取笑,只好長期躲在圖書館度過小息時間。

渴望擁「陰陽眼」跟鬼聊天

「方包」不諱言,升讀中學後仍獨來獨往,但內心渴望結交朋友,「當時好想自己有『陰陽眼』,起碼有鬼魂和我做朋友和聊天」,又因未能完全聽到老師講課,難以專心學習,導致成績差劣,不時被老師指責。她透露,該段時間內心脆弱,很在意旁人眼光,但因不欲家人擔心,所以經常獨自在房間內哭泣,更一度想過尋死,最終基於不忍家人傷心而作罷。

內心鬱結難解的「方包」,某天無聊之際繪畫自娛,不料成為抒發情感的唯一渠道。她憶述,首次動筆畫了一個太陽後感覺愉悅,此後經常繪畫不同事物表達思想,上課無聊之際更埋首繪畫卡通人物,後來愛上閱讀《叮噹》等漫畫,從中學習詞彙和繪畫技巧,待畫功改進後開始創作偵探、運動及恐怖等題材的原創漫畫,並立志成為漫畫家。

接觸《叮噹》造就漫畫夢

由於學業欠佳,「方包」無法升讀中五,於是修讀毅進文憑課程,繼而入讀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修讀須要繪畫的平面設計,○九年畢業後繼續創作漫畫,一二年開設「我的無聲世界」facebook專頁,分享以自身經歷創作的漫畫,向公眾分享聽障人士的文化和生活,當中作品包括描述她在飲品店付款領取籌號、等待店員炮製珍珠奶茶期間,要站在最前排位置,目不轉睛留意店員嘴形辨認所說號碼,當中情節富饒趣味,亦反映了聽障人士的苦處。

笑中有淚的漫畫,讓不少網民動容,「方包」說部分人會留言為她打氣,也有很多聽障人士表示漫畫內容有共鳴,當中一名澳洲華人訴苦,指身邊沒有知己,感到孤單,她聞言鼓勵對方:「你還有我,絕非孤獨一人。」

創立設計公司邀殘疾加盟

繪畫為「方包」帶來歡愉,但她與不少聽障人士一樣遇到求職煩惱,例如寄送履歷後收到通知面試的來電,因沒法讀唇難以聽到對方說話,最終應徵不果,只好從事食店清潔等兼職工作,上班近十年才如願獲聘全職文員,有感殘疾人士求職困難,加上希望以設計興趣開創事業,今年九月開設平面設計公司,從事網絡廣告和印刷排版設計等業務,並邀請了三名生意拍檔加盟,當中一人患有脊髓肌肉萎縮症,另一人罹患嚴重濕疹。她笑說,自行設計的公司標誌除了有其漫畫頭像,公司名稱「無聲世界」四字亦加上了輪椅、助聽器等圖案,表明公司會協助殘障人士就業,「希望有穩定收入後,可協助他們發展潛能!」

學彈結他「想做就做」

人生經歷低谷與高山,「方包」深諳「想做就去做」的道理,近年不時與友人前往卡拉OK,調校高音量享受音樂和唱歌的樂趣,兩年前更鼓起勇氣學結他,但因聽障學習困難,幸經老師指導,將拍子機放在手臀附近感受拍子,同時熟記指法,不停練習後學會彈奏幾首歌曲,「半年才學會一首,但很有成功感。」她感言,難關總會過去,生命總是精采,希望其經歷可鼓勵其他傷殘人士,「看似不可能的事,或許也可以做到!」

每日雜誌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