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教育專欄】我在戲院的日子

2021-03-12 10:3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上星期說要支持戲院入場睇戲,某大院商旋即宣布結業,不能否認鄙人小弟我正一「烏鴉嘴」,就如今年破例買球衣穿上身說要力捧愛隊利物浦連霸,結果哈哈哈!果真要像Sting般高唱《If You Love Somebody Set Them Free》,愛一個人、鍾意一種東西、喜歡一件事情,便應「放過」他們,保持低調,默默支持。

疫情肆虐逾一年,各行各業失業結業已是意料之內,不過,一家幾十年來經常進出的戲院拉閘,總會讓人唏噓,更令我想起「我在戲院的日子」。

兒時家境清貧,父母從未帶我們進戲院,電視是唯一的影視娛樂。記憶中第一次看電影,是大姊帶我們看溫拿樂隊的《大家樂》,最深印象不是Alan阿B的情歌(那是姐姐們的那杯茶),而是陳友唱的《好學為福》,好笑又好玩,還未知孔子是誰,已懂背「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學,其蔽也盪」。

中學的迷惘期,徘徊在油麻地戲院售票處的「黑歷史」不提也罷,新蒲崗麗宮戲院是我的最愛,戲院大,座位又寬敞,早場和二輪電影票價又平,曾經一度以為麗宮就是碧麗宮;更難忘《ET外星人》上畫時圍在太子凱聲戲院外的幾圈購票人龍。

返工的日子,我在沙田住了十年,新城市UA開幕,影院雖迷你,但A至F院「梗有一套啱睇」,毋須去別家戲院,每年大除夕必看「雙周一成」的賀歲子夜場。

最瘋狂看戲的日子,意想不到的竟是成為父親之後,除了動畫和超級英雄電影必看,《Avengers: Infinity War》更創造了我「一天內看同一齣戲兩次」和「最短時間看三次」的個人紀錄,紀念戲票仍貼在書桌白板上。

聽說有人收購UA,希望成事,保留這個陪伴我們長大的名字。我承諾以後會遵守早早入場、靜靜看戲、密密食爆穀、好好寫影評的低調法則。看電影便入場,睇波睇文字直播,想兒子成績好勿插手管,不再作無謂支持。

笨泥爸爸
作者為資深兒童傳媒人,《親子王》前主編,分享如何做個快樂孩子的快樂父親。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3月12日教育版專欄「親子同路」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