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難忘教學經驗】不一樣教室 鐵窗中教STEM最難忘

2021-02-22 12:44
在懲教所的STEM課,黃金耀曾教學生做類似的小相機。
在懲教所的STEM課,黃金耀曾教學生做類似的小相機。

「我甚麼學生都教過,包括博士生到少年犯!」現為香港資優教育學苑院長的黃金耀,於英國完成半導體材料科學博士學位,回港後曾在香港城市大學工作,協助指導碩士和博士生,其後也曾在香港四邑商工總會黃棣珊紀念中學、拔萃女書院教物理。在香港新一代文化協會科學創意中心任總監期間,更教過小學生甚至幼稚園生,所以他教STEM的經驗非常豐富,但他最難忘的,卻是在一九年十月起,給少年犯的二十堂課。

首日上課 逼爆班房

  黃金耀憶述,他在一九年初收到懲教署邀請,在西貢的科創中心為懲教署的老師,提供STEM教育的培訓,好讓他們可以在監獄內轉教少年犯。然而,因為老師們無信心教STEM,遂決定邀請黃金耀親身到懲教所教學。由於辦手續需時,課堂在一九年十月才開始,合共十個星期,逢周二到勵敬懲教所教女少年犯,周四則到壁屋懲教所教男少年犯,而陳同佳也差點成為他的學生,「他上午出來,我教的班在當日下午。」

  「我第一日入去,其實幾唔開心。」黃金耀指他準備教材時,曾問校長每組的學生上課人數,當時的回覆是每組「十個、八個」,但後來遇上反修例風波,每日都有新人加入,導致首日上課的學生倍增,估計有十多二十個。「連我張凳都要讓給他們坐,除了班房不夠凳,我帶的材料也不夠分,要兩個人分着用。」

  懲教所的STEM課,跟一般學校差不多,內容包括教授如何製造小相機、簡單電路和防盜警報器等。黃金耀說他教的學生,分為已定罪和還柙中兩種,而當日教的學生,是仍未判罪的年輕人。上課期間,他雖無打聽各人的背景,但有些面孔和名字,還是無意中記住了。下課後他看報紙,發現其中一個學生,數日前因製造炸彈被捕。「這個細路,好叻。我所教的,對他來說只是很簡單的東西。」他說時報以一個苦笑。

純講科學 不涉情緒

  雖然懲教所的情景讓黃金耀很感觸和不開心,但他聽校長講,學生們都很期待他的課,上課時也很開心,所以他在課堂上,也盡量不牽涉他們的情緒,純講科學和STEM,有時亦希望可加入點人生道理。當然,懲教所內的教學環境,如四個角落有人看守、班房內有兩度閘等,也讓他印象深刻。

  黃金耀記得,在勵敬懲教所的最後一堂課,大家都玩得好開心。「記得有個女孩子跟我說︰『阿Sir,你何時再來玩?』我當時回應︰『要看校長請不請我,但我希望遲些妳出來,我再教妳啦!』」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