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教育專欄】鼠去牛來 又到農曆新年

2021-02-12 14:4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鼠去牛來,又到辛丑農曆的新年。

  上年年廿八,曾撰寫一篇〈唏噓〉的過年文章。當時因社會事件令很多大型的慶祝活動相繼取消,大家只能在平淡靜寂中度過新年;但同時亦期盼日後可重獲昔日喜氣洋洋的時光。

      遺憾的是至今疫情仍未遏止,至使快將來臨的農曆新年蒙上更灰更沉的氣氛。

  除了取消煙花匯演和花車巡遊外,年宵市場亦只得濕貨攤位的年花發售,這大大削弱了行年宵的興致。在中國人社會,過時過節多依從風俗習慣,前往廟宇祠堂酬神祭祀,然而,因疫情關係,「頭炷香」和「求籤」等活動亦有所限制。

  不但如此,由於政府恐怕餐飲聚會產生另一波疫情,酒樓食肆須延續晚上六時後沒有堂食的措施;這令親朋戚友的團年飯聚和團體機構的開年飲宴全面告吹,那股舉杯共飲和彼此祝福的歡樂聲音實「失聲」不少。

  相比庚子鼠年更糟糕的是,差不多全港市民都不能離港度歲;過往藉着較長的農曆年假舉家出外旅遊,因疫情無法成行。這情況對於慣性在春節返鄉探望高堂摰親的更為傷感,因為中國人認為歲晚新春是一家團圓必不可缺的倫理文化。

  不能出門,只能留港,但消費意欲大減。經濟活動因疫情受到很大的衝擊,公司盈利下降,店鋪營業額下降,不少打工仔收入驟減,失業和就業不足的情況惡化,實在令到很多家庭出現經濟困難。

     在此情況下,自然會減少新春消費,結合沉重的心情,何來可以有愉悅的心情迎接新春。

  社交距離和減少接觸仍需要廣大市民繼續堅守,故此在避免聚在一起的大前提下,各人只可通過電子媒體進行視像拜年。相比去年的「唏噓」新年,今年更為惡劣;故此,我們只好過着一個「傷感」的新春。希望一年過去,辛丑牛年會有一番正面的新氣象!

麥耀光
作者為廠商會中學校長,從事中學教育工作逾三十載。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2月10日教育版專欄「校長有情」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