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教育專欄】寫信

2020-10-09 11:0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因為科技發達,互聯網成為生活上的必需品,現代人通訊方式,已改用電子通訊軟件,WhatsApp、Messenger、微信等成為主流,也因此,遠方朋友之間的聯絡,也就更容易和緊密了。

然而,也因為通訊軟件功能多多,群組通訊方便,於是我的手機也就有大量不同的社交群組,儘管傳訊方便了許多,但各種資訊也真的太多,結果我對這些群組內容,不知不覺有點厭倦,也就不常看了。

最近幾個月,因為疫情,孩子和同學見面的機會少了很多,小女兒為了和好朋友保持聯繫,二人居然開始互相通信起來,差不多隔天便寫一封寄出,每天經過郵箱,都帶着期待的心情,查看有沒有自己的來信。

我家一向不支持孩子使用手機,她的好朋友也一樣,她們二人是沒有自己的手機。在自校,我們一直相信,小學生還不是擁有手機的年紀,一來怕孩子沉迷在互聯網的娛樂世界、手機遊戲等,二來也擔心接觸太多不必要的輻射,三來,若要限制使用,也會產生親子衝突。

為了和好朋友保持聯繫,推動二人以寫信來維繫,我亦發現,小女生們也覺得寫信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也就樂此不疲了。

開始的時候,她常常要問我一些字如何寫,現在,她已掌握很多常用字的寫法了。期待回信的心情也很熱切,因為由寄信到收回信,是有一個時差,這差距在疫情期間是以數天計。這不像通訊軟件那麼快速,這快速讓人們也培養了焦急的情緒。寄信給朋友,卻是最少要三至四天才會有回覆。後來,她還寫信給老師和已移民外國的朋友,寫信成為她的習慣。

我認為寫信,對孩子的學習也有好處,我發現中文學習其中一項目標,是學會寫字,於是在一般學校,每周一次默書是少不了,這成為很多學生的噩夢。而長期寫信的小女兒,由常常問字到不用問,差不多每周寫一封信的她,也確實掌握了書寫和運用文字的能力,效果可能比默書更好呢!

海星
作者為鄉師自然學校校長及創辦人,愛自然,愛孩子。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10月9日教育版專欄「校長有情」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