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追擊|僱主搶外傭 花兩萬七「得個桔」

2021-10-25 00:00
  (星島日報報道)外籍家庭傭工供不應求,有雙職父母在外傭到埗前,花掉二萬七千元手續費、檢疫酒店等雜費,外傭卻「扭計」,工作三個月便辭職,家庭頓感手足無措。另一方面,由於疫情限制外傭來港數目,本地心急僱主,居然向屋苑內外傭招手,教唆他們辭職跳工,從而避開隔離檢疫,造成惡性循環。外傭僱主關注組召集人徐曉彤指,他們每月收到過百宗求助個案,有僱主孤注一擲,居然在屋苑挖角,教唆外傭跳工。

  「現時外傭真的很渴市,我和太太早前去中介公司約工人姐姐面試,試過早上看中一個工人,打算預約第二次面試的日期,怎料傍晚中介跟我說,『姐姐俾人請咗喇』我和太太才意識到,聘用外傭不要太揀擇,看中就要決定簽約」。梅少峰與太太育有兩個女兒,大女現年四歲,妹妹兩歲。大女出世後,他們便開始聘用家庭傭工照顧女兒和打理家務。今年三月,則安排了新外傭來港。

  外傭未到埗,梅少峰已花了近二萬七千元,十分「肉赤」。「當時要預約十四天隔離酒店,索價一萬二千元,中介公司手續費一萬多元、機票和身體檢查費用,又花掉四千五百元。」梅更較法定月薪四千六百一十五元,額外加多一千元報酬。他說,「我聽過最誇張,有僱主肯付一萬一千元薪酬。」

  梅自言外傭工作量不大,「外婆會協助睇住小朋友,外出買餸都是她負責。姐姐主要是煮晚飯、洗衣服、洗奶樽等雜務」。外傭在第一個月的工作表現中規中矩,不過到埗後第二個月,外傭態度截然不同,「她經常反客為主黑面,我們要看她面色做人。」梅無奈地說。怎料不久,外傭向他們遞辭職信,表示一個月後辭工,「她表現激動,說自己女兒有事要離開香港」,更莫名其妙的是,「她返回菲律賓的機票,更要指定航空公司」。

  沒有外傭的日子,梅兩個女兒交由外婆照顧,十分吃力。「我和太太要工作,變相只靠婆婆照顧兩個女兒,正宗『以一打二』,婆婆又要接大女放學,又要準備晚餐給我們。真係好彩家有一老幫手」。有否考慮過辭工,讓太太轉為家庭主婦?梅說「我們要供樓養家,又要應付兩名女兒興趣班費用,單是每月上體操課,兩個人共要一萬元。若果太太辭職,只由我一人工作,家庭的擔子全落在我的身上,事實上經濟環境不是太好,若果我失業,那全家生計就成問題了」。

  外傭突然請辭,一家人大失預算,於是立刻透過中介,再聘請新的工人,梅又要再一次付中介公司的手續費和隔離酒店費用。印傭已獲批簽證及完成接種疫苗,惟六月至今仍滯留印尼。皆因夫婦仍未能成功替外傭預約隔離房間。每逢星期一早上九點,梅與太太共出動三部電腦及三部手機,登入竹篙灣網上預約系統,「但沒有一次成功,簡直是精神虐待」。

  他希望特區政府以外傭獲發簽證時間為先後次序,「其實輪候公屋都有先後次序,起碼有一個編號得知自己的等候時間,現時我們只能無了期等待」。一家人心急如焚,因印傭必須要十二月前來港,否則簽證便會被取消。梅先生心情仍十分忐忑,「半年內花近五萬元請工人姐姐,將會來的工人不知會做多久,僱主沒有保障,感覺似倒錢落海」。

  現時外傭來港,必須接受二十一日隔離檢疫,本港外傭隔離場所,包括竹篙灣隔離中心、荃灣絲麗酒店,以及下月一日新增青衣華逸酒店為檢疫場所,提供五百間房間,今早(二十五日)九時三十分開放預約,每晚收費六百五十元,包三餐膳食及所有費用。據荃灣絲麗酒店網頁顯示,外傭隔離房間的預約,只排期到下月三十日,本報記者曾致電酒店,職員表示房間已爆滿,亦未有未來數月訂房的資料,酒店職員表示「最新安排,要等待政府公布」。竹篙灣隔離中心為另一隔離場所,政府每逢星期一早上開放網上預約系統,惟數量有限,檢疫中心每天只能安排五十個外傭入住,業界及僱主普遍形容是杯水車薪。

  勞工處發言人回覆本報指,「疫情嚴峻,政府必須堅守『外防輸入』的政策,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逐步有序地恢復外傭來港」,又表示「政府會在考慮環球及本地疫情後,檢視會否進一步增加指定檢疫設施的數目」。政府於上月二十二日起在檢疫中心提供額外二百個房間,即合共一千個單位作檢疫用途。「政府會在考慮環球及本地疫情後,檢視會否進一步增加指定檢疫設施的數目。 」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