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國殤之柱 延續仇恨的圖騰

2021-10-14 00:00
  因工作關係,除新聞界朋友之外,認識不少廣告人。一個廣告、一句口號、短短幾秒影像足以激起你的激情、你的購買欲。曾製作國際汽水品牌廣告的友人告知筆者,最緊要有足夠觀能刺激燃起觀眾欲望、牽動他們的情緒,他們「記得」你的廣告,便會記得你的品牌。重點在於「把它記住」。

  近日筆者母校香港大學因為「國殤之柱」又再起爭端,校方打算移除「國殤之柱」,但遭反對,雕塑創作人高志活更向大學提出訴訟。雕塑放在港大二十多年了,每年都有「公祭」,政壇高人指它是不折不扣的「圖騰」、保存下來就是要大家記住仇恨。

  這個所謂「國殤之柱」的雕塑,在一九九七年六月四日的支聯會晚會後,由部分港大學生,在未經校方同意下擅自送往校園,放置於由港大學生會管理的黃克競樓平台,一放就逾二十四年,就算校方要求學生會移走雕塑,每次都遭到拒絕,甚至是強烈的抵抗。地是港大的,雕塑現在變成了「逆權侵佔」?

  每年港大學生會都搞一個「公祭」,學生代表一臉嚴肅地洗刷「國殤之柱」,寓意刷新記憶,毋忘歷史。宗教味濃、儀式感重,把雕塑變成一種信仰上的「圖騰」,同時也是仇恨的標記,時刻提醒港人所謂的「深仇大恨」,而選擇在大學內矗立,就是要一代接一代地「傳承仇恨」,為反中、反共延續血脈。

  這種樹立圖騰的手法在一九年也「翻版」了,曾經一度放在中文大學校園的所謂「新民主女神像」,面戴「豬嘴」防毒面具、一手拿雨傘、一手拿棍和背插「光時」旗幟,也是同出一轍。那些「毋忘721」、「毋忘831」口號,似曾相識?「香港人報仇」、管你的「仇」是真是假,不是也一次又一次刷新「仇恨的記憶」嗎?

  仇恨是煽暴最大的助燃劑。一九年的黑暴文宣,一直以謊言、假新聞、天使化、英雄化黑暴示威者,成為其他青年膜拜的對象與圖騰,並以此作為煽動民眾上街示威、甚至反動的燃料。

  八九民運距今已經相隔三十多年, 就算我們不問「國殤之柱」為何巧合地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前從外國送到香港,但我們要繼續把它留在大學校園成為青年學生膜拜的對象嗎?要令那些當年還未出生的年輕人,繼續傳承仇恨嗎?任由它成為青年反政府、搞獨立、搞顏色革命的助燃劑?打着「民主自由」旗號,就可以為所欲為?連分裂及危害國家安全的事也明目張膽地做?

  執筆之時,高志活正式向港大發出律師信,要求召開聆訊,聲稱期望港大尊重其雕塑擁有權,以便將「國殤之柱」順利搬離香港,但重申若雕塑有任何損毁,港大將要賠償約一千萬港元云云。高志活的雕塑霸地在先,現卻惡人先告狀?是甚麼「流氓邏輯」?

  作為港大舊生,筆者支持港大校方的決定,亦希望校方保持「硬淨」,不要向高志活之流屈服。雖然有好事之徒仍上綱上線說這是甚麼「清刷歷史的工程」,心清眼亮的市民都知道,歷史是無法清刷的,但若然不清刷「仇恨」,香港人難以真正地涅槃重生、再次出發!

  原姿晴

  前傳媒人,現任職顧問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