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升級再造 培養減廢回收習慣

2021-09-25 00:00
《2018年廢物處置(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修訂)條例草案》剛於八月底獲得立法會通過,而公眾諮詢為期兩個月的「管制即棄膠餐具計畫」也於九月八日結束,兩項舉措將成為香港實踐「全民減廢」的重要里程碑,不過市民在日常生活方面其實可以為「資源循環」多走一步。

為大眾培養升級再造(upcycling)的概念,是近年最有效的環保方案。有別於把廢物分解成原材料,供日後生產用途的循環再造(recycling),升級再造不會改變廢棄物原本的形態,只是將其改頭換面,煥發新生,強調物盡其用,減少浪費。

外地的升級再造出品包羅萬有,如以舊手襪製成可愛小玩偶、棄置的樽蓋造成小蠟燭、舊滑板化身小童書桌、木鼓改裝成吊燈等。台灣曾有博物館舉辦「舊物新用特展」,展出了不少精采的「舊物新用」作品,包括在黑膠唱片表面刻有雷射圖案而製成的牆鐘、以摩托車零件造成的家居燈飾,這些作品不但呈現出舊物的無限可能,還為舊物注入新生命。

有商人更活用舊物製成商品,進一步提升功能和價值。德國有青年在柏林經營飾物店,陳列創意洋溢的時尚配件,如以咖啡豆麻袋改造成軟帽、舊光碟收納夾變作手提包等,成功打造成升級再造的歐洲品牌。日本名古屋一家百貨連鎖店跟時尚品牌合作,利用品牌不出售的衣服布料製成口罩。香港也有設計師創立升級再造品牌,以回收紙盒,加工製成銀包、卡片套,並開辦工作坊,宣傳環保和回收之道。

升級再造除了給舊物重新價值,最重要是宣揚物盡其用的理念,日本德島上勝町便為這種理念作出一個完美的示範。當地不但積極回收舊物,並會巧妙運用廢件,如用廢酒瓶做裝飾品、舊衣物做稻草人等,小鎮內沒有東西被視為垃圾,成就了「日本零垃圾小鎮」、「日本最環保小鎮」的美譽。去年五月底,該鎮開設的零廢棄設計旅館「Hotel WHY」便以廢棄的雪松木及廢棄農具建成,可謂廢棄資源活用的最大體現。

該鎮之所以「零垃圾」,垃圾回收分類精細是關鍵。當地回收分類多達四十五種,而且要求嚴格,如喝完的牛奶盒,要遵循洗淨、折平、晾乾三部曲;玻璃瓶要分為有色和無色;一支唇膏也要分件分類,膏體屬「可燃物」,唇膏管則屬於「小金屬物」等。要做到這樣鉅細無遺,全有賴小鎮居民的支持和合作。

今年二月,政府公布了《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35》,以應對至二○三五年的廢物管理挑戰,並以「全民減廢.資源循環.零廢堆填」為願景,提出兩大目標:(一)都市固體廢物的人均棄置量逐步減少四成至四成五,(二)回收率提升至約五成五,以求發展成可足夠轉廢為能的設施,長遠擺脫依賴堆填區而直接處置廢物。為達成目標,政府已加強回收物中央收集服務,持續擴大十八區的社區回收網絡,並設有「綠綠賞」電子積分計畫,以儲分模式鼓勵市民把回收概念融入生活。

然而,香港的回收指數至今仍未見起色,根據環保署去年底公布的「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二○一九年的統計數字」,二○一九年的都市固體廢物回收率仍呈現下跌迹象,較二○一八年下降百分之一。若要達致「零廢堆填」之終極目標,除要審視現時的回收政策,還要設法令市民綠色轉型,尤其是必須加強宣傳和教育,讓市民養成減廢回收的好習慣,這樣要實現「零廢堆填」的願景才不致空談。

鄧淑明博士

香港大學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系

社會科學學院地理系及建築學院客席教授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