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飛龍:「一國兩制」轉型 無法迴避黨領導

2021-06-18 00:00
  (星島日報報道)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以《擺脫西方誤導,香港該補上「黨史課」》為題在內地媒體撰文,指回歸二十四年,「一國兩制」從「井水不犯河水」走向「融合發展」,是其內在的理性轉型,是制度實驗因應時代精神的變遷。香港與「國家」融合,其中黨的領導是最本質的特徵。

  田飛龍指,「一國兩制」下的國家組織,不是抽象的民主法治國家,而是具體的黨的領導原則下的社會主義國家。但「一國兩制」長期以來刻意留下模糊想像空間,一方面是中央保持極度的政治謙抑和權力節制,高度自治不僅被高度尊重和支持,更是被理解為先進的制度安排;另一方面,香港被本土派和外部勢力建構為「民主中國」的樣本,並作為滲透影響中國民主化進程的前沿基地。「一國兩制」在粗淺的各方共識之下,潛藏着多重誤解和歷史進程的複雜張力,直到抗爭爆破和制度清晰化。

  田飛龍強調,真正創制和管控香港「一國兩制」的政治力量是中共,直接的管轄機制是《基本法》規定的中央管治權,但黨與國家權力的整合形式正是中國憲法的本體。但是在港社會長期「恐共」、「懼共」甚至「反共」的社會意識形態氛圍下,國民教育尚且難以推行,關於黨的教育更是「人心」之堅冰所向。

  他指出,在《港區國安法》和新選舉法構成的「一國兩制」2.0版框架下,掩飾或迴避黨的領導在「一國兩制」中的法權正當性及制度作用已經不現實。田飛龍批評,在港英殖民統治、國民黨歷史敍事以及各種反共勢力的劫持扭曲之下,香港社會出現了相當程度的「反共」思潮和行動,並與愛國愛港傳統始終處於鬥爭狀態。然而中共並沒有在港佔據歷史敍事和教育文化的主導權,香港史被講成了港英「領導」下的現代化史和反共群體的「民主鬥爭史」,共產黨的民族代表性和民主正當性被嚴重侵蝕和消解。駱惠寧的講話,觸及了香港的「黨史」補課問題,這不僅涉及香港教育體系的改革問題,也涉及公職人員倫理改造與社會文化生態修復的問題。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