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國安法力挽狂瀾 撥亂反正須深化

2021-01-04 00:00
  二〇二一年的元旦,香港雖被疫情陰霾籠罩,但市民仍湧到商場和郊外,享受冬日陽光與新年佳節,氣氛平和愉悅。去年元旦卻是兩種景象,暴力分子在街頭四處縱火打砸,鬧市猶如戰場,沒完沒了的暴亂,令大多數市民憂傷心痛,難展歡顏,大家像在黑暗隧道中看不見出口。回首過去一年,香港由亂到治的轉折點,在六月底中央毅然實施《港區國安法》,此雷霆行動直擊動亂根源,堵截外力支援,終於力挽狂瀾,說明這場暴亂本質上是源於國際角力的「顏色革命」。如今亂局雖稍息,但正伺機復燃,政府在各範疇的撥亂反正仍須深化,才可達致大治。

  美煽「革命」攻華 是港亂之源

  反修例風暴於前年六月爆發,抗議《逃犯條例》只是導火線,其實行動與二〇一四年的佔中以及兩年後的旺角暴動,乃一脈相承。本土派激進勢力,連同鼓吹以違法手段爭取政改的泛民政黨,藉反修例煽起群眾政治狂熱,推動街頭暴力,最終目的是衝擊「一國」,達致完全自治。

  這股力量一直與外國政府,特別是美國與台灣,有着千絲萬縷關係和共同目標,透過某些在暗裏穿針引線的人士,結成政治聯盟裏應外合,在強大支援及宣傳推動下,把行動擴大為衝擊北京與特區政府的「革命」。

  從時間上看,香港動亂與中美的外交及經貿衝突重疊,並非巧合。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不久,即強攻中國,其團隊裏的「鷹派」,尤其是國務卿蓬佩奧等,聲言中國是首要敵人,誓要推翻執政的中國共產黨。他們的戰略是,藉貿易戰與科技戰削弱中國的經濟實力,若其經濟崩潰,中共就有機會倒台,美國便可在「新冷戰」大勝。

  正如美國對待東歐、中東和北非國家的模式,除了打貿易戰和科技戰外,還會支持當地反對力量,革非親美政權的命,令其不戰自潰,最終落入美國的勢力範圍。這套策略今次同樣用於香港,先是發動「顏色革命」,促使香港變天,從而衝擊北京政權。

  在這「新冷戰」思維下,香港無可避免會爆發一場「內戰」。不少證據都證明,香港動亂背後有強大的財力、物力和人力支援,美國和台灣政府亦不斷聯繫港獨派和反對派人士,並多次公開聲援,目的昭然可見。到反修例風暴後期,激進勢力在外來支持下,將街頭暴力升級,同時在議會戰線出擊,圖癱瘓政府運作,逼使中央與特區政府妥協,讓出權力。

  當時香港已到了極危險地步,外國勢力仍招招兇狠,街頭暴亂蓄勢再爆,議會亂作一團,中央經過縝密考慮與部署後,終於果斷出手,將平亂提升至國安層次,毅然實施《港區國安法》予以強力遏制。此一重招,準確擊中了幕後策劃動亂者的要害,外國支援多被切斷,就算仍有舉動,也大大收斂,而動亂核心人物與部分泛民政客也紛紛流亡,整個反對派陣營頓時零星落索。

  復燃危機仍在 須緊守防線

  反對派本以為美英等會對實施國安法作出強烈反應,北京在壓力下將退讓,但這判斷完全失準,外國聲討雷大雨小,制裁影響也有限,而這都在中央估計之內。加上美國總統剛好換人,拜登雖仍遏制中國,但策略料會不同,中美關係可能有變,而中歐達成投資協定,歐盟對華態度將傾向友好。在這大環境下,香港政治動亂的能量勢將減弱,中央毋須投鼠忌器,必然繼續採取強硬制亂策略。

  雖然由亂到治的前景漸趨明朗,但暗湧仍然存在,激進反對勢力正伺機反撲,故特區政府除了強力執行國安法,還須在不同範疇,包括教育、議會、公務員和司法等進行整頓,深化撥亂反正,以國家安全為大前提,嚴守「一國兩制」底線,這才是防止動亂再生的長遠之策。

  只要香港能保持政治穩定,減少動亂因素,當疫情消除後,便可如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所言,經濟有望於下半年呈現較強的復甦動力。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