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來論】香港的亂局如何收拾?

2020-05-03 00:00

  去年六月以來,反對派通過顏色革命教科書式的手法,以泛民派和黃色雨傘為基礎集聚力量,逐步建立泛黃統一陣線,進而建立黑衣暴徒細胞組織,以互聯網號召及指揮行動。新冠疫情出現,無法大規模鼓動人群上街後,黑暴化整為零,轉變為本土恐怖分子個別小組式運作,繼續用違法達義和光復革命的口號,煽動被標籤為勇武派的年輕人化整為零,繼續抹黑警隊,利用所有可利用的議題狙擊政府,削弱政府施政能力從而蠶食其信用,攬炒香港(即「魚死網破,同歸於盡」的意思;攬炒一詞,今年勢將列入牛津英語大辭典)。其即時目的,是破壞治安,危害經濟,動搖民心,操控言論。其政治意圖,是通過今後兩年內的三次選舉,達到奪取特區政府實質治權以對抗北京的目的(司法:要基本偏黃,立法:取多數議席,行政:可陽奉陰違)。其總體策略,是長期配合美國抗衡及遏制中國的環球戰略。由於香港實行一國兩制,超級自由開放,司法獨立更可不時通過覆核干預行政,因而不幸被美國選中,捲入漩渦,無辜落阱。自二○○八年美國重返亞洲以來,形勢不斷惡化,去年找到反修例作為突破口,從此急轉直下,不再一樣。下一階段,如果港獨勢力與台獨勢力益發走近,前景堪虞。這是香港當前最大的隱患。

  香港的深層次矛盾長期不獲重視不予處理,外因通過內因起作用,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問題錯綜複雜,如何逐一解套,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不提。只聚焦二十三條。

  二十三條國家安全本地立法,是醫治香港大頭巨嬰政治幼稚病的特效藥,是防止港獨病毒被不斷傳播擴散,是隔離犯罪分子和提高年輕人免疫防疫抗疫能力的防火牆,是堵截泛黃,防止黑暴,支持警隊維護社會治安和恢復公眾秩序的法律依據。《基本法》規定二十三條要由本地立法,香港市民要齊心,努力發聲呼籲,促使特區政府履行其憲政責任,不可拖延。二十三條本地立法的內容,要和國內的有關法律特別是反分裂國家法保持一致,司法更要保證有效實施,才能夠真正起到阻嚇的作用。

  美國由於欠下中國巨額債務,部分反中政客正妄圖藉著新冠病毒疫情的所謂源頭問題大做文章,提出問責索賠的謬論,以類戰爭法的方式準備提出國際訴訟要求中國賠償數十萬億美元,意圖達到賴債和敲詐的目的。這是不宣而戰的極為兇惡的行徑​​,事態嚴重,要密切注意。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之一,不可以因為沒有國家安全法的關係,不可以因為欠缺必要的法律保障而引起法律漏洞,不可以被利用為反中的國際訴訟操作的基地。否則香港將永無寧日,金融市場不穩,後果不堪設想。

  今天,中國剛從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機中緩步走出,但接下來並不意味着風平浪靜。新冠疫情必將嚴重衝擊世界秩序和國際格局,導致一系列動盪甚至失控的情況出現。中國將會成為以美國為首的一些國家為了轉移國內對政府失望而萌生憤怒情緒的頭號標靶,更何況美國年底有總統選舉。衝動攻訐甩鍋,不理性和不講理,將在特朗普、彭斯和蓬佩奧等的推動下,掩埋國際間應有的反思、冷靜、合作和互動,中國將面臨比疫情前嚴重得多的國際政治風險。

  從全球整體形勢來看,疫情不會很快結束。現在新冠病毒已在全世界傳開,疫情的震中不斷移動,如果與人類密切接觸的家居動物一旦成為病毒的新宿主,那就更不可收拾。估計新冠病毒為全球帶來的衝擊,將會是反覆性和持續性的。在有效疫苗出現之前,它大概只能被控制在個別國境之內,短期內無法消滅,國際關係將會十分緊張尖銳,國家主義抬頭,全球化往反方向走,動盪的局勢隨時會被政客忽悠,一旦失控,可能會擦槍走火打起來。新冠肺炎引發的危機,還只剛開了個頭,在國際層面,形勢將更為複雜、更嚴峻的挑戰將紛至沓來,國家安全因此更形重要,事涉國運的存亡絕續。

  中國作為最早走出疫情危機的大國,如今需要為即將到來的波雲詭譎做好全面準備,積極應對。此中包括在香港從速完成二十三條國家安全本地立法,莫謂言之不預。估計中央已有底線思維。中央一旦被逼自行出手,對香港而言,那肯定不是上策。真正愛國護港的香港市民,急宜猛醒。

  關品方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