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特打索償牌 卸責中國圖「止蝕」

2020-04-30 00:00
  由於美國疫情仍未受控,確診人數已超過一百萬,每天死亡人數還在二千人以上,打擊美國總統特朗普年底連任希望,他近日又高調找中國作代罪羔羊,並表示要向中國索取巨額賠償。特朗普如此卸責中國,中美外交戰不但難以緩和,更可能升級,對全球抗疫亦不利。

  美國新冠疫情爆發近兩個月,民眾批評特朗普抗疫不力亦有所升溫,他的支持度已落後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近十個百分點,且有下滑趨勢,面對這形勢,他與共和黨都須出招「止蝕」。最近共和黨一份內部教戰手冊就提出,在新冠疫情問題上,黨人要將責任全推向中國,用指責中國為特朗普解圍。特朗普本人自然大力遵行,近日又再高調表達對中國不滿,並說會索償。

  美國迄今至少已有七宗有關向中國索償的訴訟,當中包括共和黨掌控的密蘇里州政府。按國際法律慣例,國與國之間實行主權豁免,若未得別國同意,不可以對別國的國家行為作出訴訟,美國亦有相關法例。

  然而,美國國會早在二〇一六年已有搬龍門的先例,定立新法可取消資助恐怖主義國家的司法豁免權,現時亦有反華的共和黨議員尋求修例,容許國民因新冠疫情向中國索償。在中美外交關係日僵下,美國斷然修例起訴中國,並非沒可能之事。

  美國一面之詞 缺乏理據

  但有法還要有理,並非美國一面之詞就可成為證據。特朗普等一直指責中國隱瞞疫情,禍害美國及全球,事實是否如此?縱然不計中國早在一月初已通報世衞,中國出現新型冠狀病毒,又向世衞提交了病毒的基因圖譜,並在一月下旬疫情大爆發後,就斷然封鎖湖北,及後全國實施封城,以阻病毒散播。歐美則遲至三月才大爆發,疫情還遠超中國,這究竟與中國有多少關係?只要看看亞洲,尤其香港及南韓的例證,就知真相。

  香港與內地人流交往頻密,美國一月底對中國封關時,香港還對內地人流作有限度開放,但香港並沒如美國般爆發,皆因港人高度警惕、港府防疫得當,至今確診才一千人。此證明只要自己採取有效措施,是可以防止疫情爆發的。

  就算如南韓不幸在二月失守,由於政府肯全力面對,採取措施追蹤、隔絕病患,仍可如中國般遏止疫情,南韓累積確診還不足一萬一千宗,遠低於歐洲大國的逾十萬宗、美國逾一百萬宗。歐美政府就算不信中國,但在南韓爆疫後,卻仍不提高警覺、作出防禦,以至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可見歸咎中國並無充分理據。

  防疫不足釀禍 找代罪羊

  還有一點令人唏噓的,是美歐因新冠疫情而死亡人數特別高,中國因疫情而死的為四千六百多人,歐洲不少大國死亡人數超二萬、美國更已逾六萬人死亡。以每一百萬人口計,西班牙新冠肺炎死者有五百人、意大利有四百五十人、美國已達一百八十人,中國則只得三點三人。香港因新冠肺炎而死亡人數每一百萬少於一人,出現社區大爆發的南韓亦只是五人。

  歐美死者特多,與老人院脫不了關係。有媒體統計,歐洲近半死亡病例與養老院有關,歐美長者多住養老院,但院舍群聚高危人士,又缺乏防疫措施,於是出現多宗院內大爆發,加上歐洲醫療系統無法負荷大量病人,不得不放棄救治重症長者,才導致歐洲死亡個案特多。若要為死者追究責任,那歐美養老院防疫欠奉、醫療設備不足,要負多大責任呢?

  中國在疫情初爆時,未知病毒嚴重性而低調處理,因而可能遲了拉響警鐘,但從亞洲例子可見,其他地區仍有足夠時間防疫,就算爆發亦能於短期內控制疫情,而沒有出現如美歐般的災難結果。

  今次疫情過後,全球確有需要查究及檢討,從源頭、第一波及第二波爆發,一路追查各國處理得宜及失當問題,才可更好地防範下一次疫情。有了這樣的檢討,始知每一國應有的責任。特朗普以我為主、漠視全球,為了選情而不斷攻擊中國,但公道自在人心,只要全球肯誠實面對自己,就不會再上演向中國索償的鬧劇。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