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來論】完善社會保障 助基層家庭抗風險

2020-04-14 00:00
  基層勞工屬社會弱勢群體,應對危機的抗風險能力較弱,加上多從事基礎服務行業,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受影響最嚴重的正是這一群體。雖然特區政府一早推出多項措施,為基層紓困解難,然而早前持續的社會動盪和疫情令基層勞工收入、生活、家庭、子女、情緒等多方面陷入困境,這些問題並非現金補貼等臨時紓困政策能夠緩解。疫情之下,基層勞工遭遇的困境顯示出,很多基層需求一直未受足夠重視,未來應該完善針對基層人士的社會保障和社會服務,幫助基層家庭提升抗風險能力。

  基層勞工面對的最直接問題便是工作與收入。每逢社會、經濟遭遇衝擊,基礎服務業最先受影響,比如餐飲、住宿、零售,還有製造、建造業等,而這也是基層人士最多從事的行業。受社會動盪影響,統計處公布的最新失業率為百分之三點七,個別製造、建造行業失業率超過百分之八,住宿餐飲,零售行業,失業率亦分別達百分之五點七和四點八。此外,就像運輸、酒店、導遊等行業,很多人雖未失業,卻在放無薪假,或者收入跌至僅以往的二成。基層勞工一旦收入減少,生活立即捉襟見肘,還會引發連鎖反應,令整個家庭都出現問題。早前有機構調查顯示,受訪基層家庭中一度三成八的人遇到沒工開的狀況,二成一的人放無薪假,超過八成受訪者面對經濟困境,無法應付日常基本開支。特區政府雖然已推出紓困措施,但行業受衝擊,失業的基層勞工短時未必能重新找到工作;而正放無薪假及收入驟減者則因未失業而幾乎沒有保障,可見臨時性的紓困措施保障能力較有限。

  新冠肺炎的傳染率很高,很多公司允許員工在家上班或輪班,降低交叉感染幾率。但基層勞工多從事基礎服務業,就算面對高感染風險也必須外出上班。既然外出工作,就需要做好防護,但疫情爆發後,口罩對於基層家庭來說有些貴不可求。有團體早前調查指出,一度有百分之四十八點九的受訪者口罩存量未能足夠使用兩周,約四成半受訪者口罩會重用三日以上。另有調查指出,有逾八成受訪者曾因搜購口罩及擔心自己或家人感染病毒而感困擾,亦有約一成六受訪者焦慮度達滿分。

  疫情爆發初時,消毒用品一度漲價,基層人士收入減少,卻需要面對購買防疫用品的額外開支。有調查顯示,購買防疫用品,尤其是口罩已經成為很多基層家庭最大的經濟負擔,甚至要節衣縮食才能勉強應付,有些家庭甚至出現每日須少吃一餐飯方能應付的情況。

  除了經濟問題,子女上學及需照顧的人亦成基層家庭面對的巨大難題。因學校停課,子女在家學習時遇到困難,無處請教;家長普遍學歷有限,沒有能力輔導,請補習老師更是負擔不起的開支。

  網路課堂目前已成為疫情期間主流的教學方式,網路授課需要使用電腦,不少居於劏房的基層勞工家庭並無電腦等可上網設備,亦無Wi-Fi,社區中心、圖書館等場所也不開放。近期有調查顯示,逾九成基層學生在停課期間的網上學習遇到困難,有學生要借鄰居Wi-Fi並手抄功課。雖然教育局曾資助清貧中小學生購買相關設備,然而有關計畫早於一八年就已經結束。既無設備又無網路,基層家庭的學生一度面臨停課又停學。雖然有民間捐贈的設備及民間捐助的資料卡參加學習,但資料卡有效期僅兩個月,況且全面復課已遙遙無期,這明顯不是長久之計。事實上,互聯網目前早已成為教學的必須手段,不少功課都要求學生自行上網完成,所以就算是學校正常教學,互聯網亦是學生所必須,而對於基層家庭的學生來說,這一點明顯落後於人。

  此外,如果家中子女有殘障,或特殊教育需要,或家中有長期病患、體弱長者等,由於學校停課及有關公共服務暫停,就需要家中有專人照顧,不少屬於家中女士獨立照顧,不但心理、身體壓力極大,甚至還有人需要為照顧特殊教育需要的子女只能辭去工作,令原本拮据的家庭經濟更為窘逼。

  這說明有必要加強以及完善面向基層的社會服務,因需要在家照顧停課子女而辭職,雖是疫情時期的特別現象,但再一次揭示出基層全日制幼兒或兒童照顧服務長期缺失,導致基層婦女不能外出工作的現實,尤其是單親家庭和貧困家庭,這種現象更為嚴重。與此同時,基層家庭的學生難以利用互聯網學習,以及日常課外輔導也存在不少的困難等問題僅靠臨時的紓困政策難以解決,更多的還要靠提升面向基層的社會服務。

  以上僅是基層勞工所面臨困境的冰山一角,但顯示出基層家庭需要的不僅是資金援助,更需要有針對性的說明。基層勞工家庭在社會、經濟出現危機時,不但最先受害,也幾乎沒有抗風險能力。一旦陷入困境,多數只能靠政府的臨時紓困措施勉強維持生存。下次危機重臨,又重陷困境。這也提醒政府,對基層勞工的關注應該更加細緻,保障應更加完善,幫助基層勞工家庭從根本上提升抗風險能力。

  思路研究會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