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来论】完善社会保障 助基层家庭抗风险

2020-04-14 00:00
  基层劳工属社会弱势群体,应对危机的抗风险能力较弱,加上多从事基础服务行业,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受影响最严重的正是这一群体。虽然特区政府一早推出多项措施,为基层纾困解难,然而早前持续的社会动荡和疫情令基层劳工收入、生活、家庭、子女、情绪等多方面陷入困境,这些问题并非现金补贴等临时纾困政策能够缓解。疫情之下,基层劳工遭遇的困境显示出,很多基层需求一直未受足够重视,未来应该完善针对基层人士的社会保障和社会服务,帮助基层家庭提升抗风险能力。

  基层劳工面对的最直接问题便是工作与收入。每逢社会、经济遭遇冲击,基础服务业最先受影响,比如餐饮、住宿、零售,还有制造、建造业等,而这也是基层人士最多从事的行业。受社会动荡影响,统计处公布的最新失业率为百分之三点七,个别制造、建造行业失业率超过百分之八,住宿餐饮,零售行业,失业率亦分别达百分之五点七和四点八。此外,就像运输、酒店、导游等行业,很多人虽未失业,却在放无薪假,或者收入跌至仅以往的二成。基层劳工一旦收入减少,生活立即捉襟见肘,还会引发连锁反应,令整个家庭都出现问题。早前有机构调查显示,受访基层家庭中一度三成八的人遇到没工开的状况,二成一的人放无薪假,超过八成受访者面对经济困境,无法应付日常基本开支。特区政府虽然已推出纾困措施,但行业受冲击,失业的基层劳工短时未必能重新找到工作;而正放无薪假及收入骤减者则因未失业而几乎没有保障,可见临时性的纾困措施保障能力较有限。

  新冠肺炎的传染率很高,很多公司允许员工在家上班或轮班,降低交叉感染几率。但基层劳工多从事基础服务业,就算面对高感染风险也必须外出上班。既然外出工作,就需要做好防护,但疫情爆发后,口罩对于基层家庭来说有些贵不可求。有团体早前调查指出,一度有百分之四十八点九的受访者口罩存量未能足够使用两周,约四成半受访者口罩会重用三日以上。另有调查指出,有逾八成受访者曾因搜购口罩及担心自己或家人感染病毒而感困扰,亦有约一成六受访者焦虑度达满分。

  疫情爆发初时,消毒用品一度涨价,基层人士收入减少,却需要面对购买防疫用品的额外开支。有调查显示,购买防疫用品,尤其是口罩已经成为很多基层家庭最大的经济负担,甚至要节衣缩食才能勉强应付,有些家庭甚至出现每日须少吃一餐饭方能应付的情况。

  除了经济问题,子女上学及需照顾的人亦成基层家庭面对的巨大难题。因学校停课,子女在家学习时遇到困难,无处请教;家长普遍学历有限,没有能力辅导,请补习老师更是负担不起的开支。

  网路课堂目前已成为疫情期间主流的教学方式,网路授课需要使用电脑,不少居于劏房的基层劳工家庭并无电脑等可上网设备,亦无Wi-Fi,社区中心、图书馆等场所也不开放。近期有调查显示,逾九成基层学生在停课期间的网上学习遇到困难,有学生要借邻居Wi-Fi并手抄功课。虽然教育局曾资助清贫中小学生购买相关设备,然而有关计画早于一八年就已经结束。既无设备又无网路,基层家庭的学生一度面临停课又停学。虽然有民间捐赠的设备及民间捐助的资料卡参加学习,但资料卡有效期仅两个月,况且全面复课已遥遥无期,这明显不是长久之计。事实上,互联网目前早已成为教学的必须手段,不少功课都要求学生自行上网完成,所以就算是学校正常教学,互联网亦是学生所必须,而对于基层家庭的学生来说,这一点明显落后于人。

  此外,如果家中子女有残障,或特殊教育需要,或家中有长期病患、体弱长者等,由于学校停课及有关公共服务暂停,就需要家中有专人照顾,不少属于家中女士独立照顾,不但心理、身体压力极大,甚至还有人需要为照顾特殊教育需要的子女只能辞去工作,令原本拮据的家庭经济更为窘逼。

  这说明有必要加强以及完善面向基层的社会服务,因需要在家照顾停课子女而辞职,虽是疫情时期的特别现象,但再一次揭示出基层全日制幼儿或儿童照顾服务长期缺失,导致基层妇女不能外出工作的现实,尤其是单亲家庭和贫困家庭,这种现象更为严重。与此同时,基层家庭的学生难以利用互联网学习,以及日常课外辅导也存在不少的困难等问题仅靠临时的纾困政策难以解决,更多的还要靠提升面向基层的社会服务。

  以上仅是基层劳工所面临困境的冰山一角,但显示出基层家庭需要的不仅是资金援助,更需要有针对性的说明。基层劳工家庭在社会、经济出现危机时,不但最先受害,也几乎没有抗风险能力。一旦陷入困境,多数只能靠政府的临时纾困措施勉强维持生存。下次危机重临,又重陷困境。这也提醒政府,对基层劳工的关注应该更加细致,保障应更加完善,帮助基层劳工家庭从根本上提升抗风险能力。

  思路研究会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