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自成一派】史無前例 毫無指引的教育難題

2020-04-08 00:00
  自從教育局宣布DSE考試要押後之後,令人心裏一沈,最不想遇見的情況終於真的出現了。另外,有防疫專家認為,這個學年復課恐怕遙遙無期了。其實公開考試與復課上學是息息相關,不能考試,自然也難以復課。這是一個史無前例、同時毫無官方指引的教育大難題。教育界一向秉承教育專業原則來工作,簡單來說,包括教學和學校前線的專業判斷,以及依循教育主管部門的證詞指引。

  但這次疫情對教育和學校的衝擊實在太大了,我們既沒有先例可供參考,〇三年的沙士事件雖然也有停課,但遠遠未到今天的長度,我們也沒有足夠的政策指引可以依循,而疫情的反覆波動,也使得教育界不得不摸着石頭過河,幾乎是每兩個禮拜就需要修訂學校的各種教學指引。這是遍及全港的大問題,不是一句「校本管理」便能解決。校本管理的一個前提是假設校際校情差異很大,不宜一刀切管理,而應該由最熟悉學校情況的校方自行決定。但這次疫情對全港學校的衝擊是一樣的,至少有以下幾個問題,就不是校本能完全解決得了的:

  一,升班考試安排。到底是如坊間有意見認為,應該全部學生留班一年,還是照樣如常升班,九月新學年就教新學年課程?這不可能在校際存在差異,不可能學校甲的同學九月份重讀今年課程,而學校乙則教新課程,同年齡但不同學屆的差異會帶來不公平現象。

  二,本學期缺的課程,會否下學年再補,或者當網上學習完成教學就算了?表面上這似乎可以校本處理,但細想之下也沒那麼簡單,因為不同學校的網上學習進度、深度不盡相同,這裏涉及質素保證的問題,其他教育持份者尤其家長可能有不同看法。

  三,有沒有暑假?這就更不可能完全校本自決。如果有的學校有,有的學校沒有,這種差異,恐怕教育界和家長都未必能接受。就算真的可以校本自決,那總要有符合教育原則的程序和明確指引吧,不能主觀隨意來決定。

  四,DSE真的能繼續?如不能,怎麼辦?這又是涉及問題一,留班一年,然後明年同時進行兩屆考試?(類似一二年同步進行第一屆DSE和最後一屆高級程度會考)還是在九月之後的年底前,破例額外進行?

  五,升小一、中一的派位,家長一如往常去指定派位中心取結果,還是網上派發、叩門和註冊,從而避免人群聚集?

  要求教育局馬上拿出指引方案出來,也是強人所難,但面對這場無先例、無指引的疫情衝擊,總不能完全被動地見步行步,至少要召集學校、業界人士和家長代表,未雨綢繆,制訂各種預案,不能又是一句「校本」便了得。

  鄧飛(中學校長)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