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自成一派】史无前例 毫无指引的教育难题

2020-04-08 00:00
  自从教育局宣布DSE考试要押后之后,令人心里一沈,最不想遇见的情况终于真的出现了。另外,有防疫专家认为,这个学年复课恐怕遥遥无期了。其实公开考试与复课上学是息息相关,不能考试,自然也难以复课。这是一个史无前例、同时毫无官方指引的教育大难题。教育界一向秉承教育专业原则来工作,简单来说,包括教学和学校前线的专业判断,以及依循教育主管部门的证词指引。

  但这次疫情对教育和学校的冲击实在太大了,我们既没有先例可供参考,〇三年的沙士事件虽然也有停课,但远远未到今天的长度,我们也没有足够的政策指引可以依循,而疫情的反覆波动,也使得教育界不得不摸着石头过河,几乎是每两个礼拜就需要修订学校的各种教学指引。这是遍及全港的大问题,不是一句「校本管理」便能解决。校本管理的一个前提是假设校际校情差异很大,不宜一刀切管理,而应该由最熟悉学校情况的校方自行决定。但这次疫情对全港学校的冲击是一样的,至少有以下几个问题,就不是校本能完全解决得了的:

  一,升班考试安排。到底是如坊间有意见认为,应该全部学生留班一年,还是照样如常升班,九月新学年就教新学年课程?这不可能在校际存在差异,不可能学校甲的同学九月份重读今年课程,而学校乙则教新课程,同年龄但不同学届的差异会带来不公平现象。

  二,本学期缺的课程,会否下学年再补,或者当网上学习完成教学就算了?表面上这似乎可以校本处理,但细想之下也没那么简单,因为不同学校的网上学习进度、深度不尽相同,这里涉及质素保证的问题,其他教育持份者尤其家长可能有不同看法。

  三,有没有暑假?这就更不可能完全校本自决。如果有的学校有,有的学校没有,这种差异,恐怕教育界和家长都未必能接受。就算真的可以校本自决,那总要有符合教育原则的程序和明确指引吧,不能主观随意来决定。

  四,DSE真的能继续?如不能,怎么办?这又是涉及问题一,留班一年,然后明年同时进行两届考试?(类似一二年同步进行第一届DSE和最后一届高级程度会考)还是在九月之后的年底前,破例额外进行?

  五,升小一、中一的派位,家长一如往常去指定派位中心取结果,还是网上派发、叩门和注册,从而避免人群聚集?

  要求教育局马上拿出指引方案出来,也是强人所难,但面对这场无先例、无指引的疫情冲击,总不能完全被动地见步行步,至少要召集学校、业界人士和家长代表,未雨绸缪,制订各种预案,不能又是一句「校本」便了得。

  邓飞(中学校长)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