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來論】23條立法民意具備只欠東風

2020-03-29 00:00
  二○二○年是不平凡的一年,世界格局因新冠病毒疫情而急劇改變。中美長期抗衡局面已不可改易。隨著美國經濟體量的萎縮,中國超越美國而躍居世界第一的時刻將會提前。亞太區的痛點,一是台獨,二是港獨,明眼人已洞若觀火。香港將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去年底區選,泛黃黑暴派大勝,今年立法會選舉,黃黑有可能過半。明年選委會選舉,後年行政長官選舉,也會有新局面出現。

  必須挑明,美國鐵了心要抗衡中國已昭然若揭,毫無轉圜餘地了。特朗普「中國病毒」此言一出,全球掀起反華的種族歧視浪潮,是他經過縝密計算後的狠毒一招。黃黑背後有美國中情局撐腰,長期以來,安插了大量黃絲在政府部門、社團、政黨,還有教育、社工、宗教、法律、新界、醫療、傳媒各領域,目的就在奪取治權,把香港變成一個反共反華基地。這是美國重返亞洲的戰略部署,與台獨互相呼應。美國的策略已完全形成,不但不會改變,更會變本加厲。「我們不是一家人」的口號,目的在分裂,分化和異化香港的中國人,顛覆中國政府,打倒中國執政黨──最好像當年蘇聯一樣,內鬥解體分裂;中華民族碎片化。

  特朗普口中的「中國病毒」,和美國在港台兩地製造「反中病毒」一脈相承,培養了好幾代人。別的不說,光是美國在越南戰敗,大量難民逃來香港,同時就有大批特工到埗,由英國全數接收,逐步變成香港永久居民。從那時開始就培養了不少不是中國人的香港人,從反對國民教育開始,歷經黃傘、佔中、旺暴、送中、黑暴,愈演愈烈,成為現在無人不知的「香港顏色革命」的中流砥柱。在民主自由和法治人權的幌子下,躲在一國兩制的「保護傘」和爭取所謂「真普選」和「五大訴求」後面,不斷抗爭,逐步蠶食政府和建制派的治港基礎。

  現在疫情正水深火熱,會有更多人失業,經濟會走向蕭條,香港顏色革命可以用更低廉的代價上街搗亂,可以愈發失控。「香港2020」,目的就是要在立法會奪權成功。看來黃黑不會因疫情而收斂,所謂建制派沒有足夠的凝聚力抗衡。特區政府如不採取果斷措施,今後施政將益法舉步維艱,嚴峻的形勢就在眼前。要旋乾轉坤,關鍵是二十三條立法。靈猴揮起金剛棒,一掃澄清萬里埃。國安法是唐僧套在孫悟空頭上的金剛圈,是反守為攻的不二法門。

  二十三條立法的內容,一定要與中央的國家安全法和反分裂國家法一致,不可變得不痛不癢,像無牙婆婆,有等於無。如果是這樣,那就不立更好。判斷其有效性,要看它是否能夠回應港人止暴制亂,恢復社會秩序和嚴正執法判刑的訴求,要對司法部門的有關判決能夠提供明晰的規範。這是大前提。為了維護國家主權,必須反對叛國分裂,禁止煽動暴亂,尊重國旗國歌,制裁鼓吹港獨,禁止勾結外國,還要阻斷非法政治獻金,以及造謠散播虛假消息。

  如果二十三條立法不成,估計中央可以通過人大常委會介入,運用《基本法》第十八條或者立法讓反分裂國家法同時適用於香港。黃黑所以可在香港發生,是利用了一般市民對二十七年後將會如何的憂慮和恐懼。如果中央以《基本法》十八條緊急法介入或以反分裂國家法涵蓋像港,意味着有關的全國性法律可在香港實施,就不需要二十三條立法,但需要審視那些有關的內地法律可在香港實施以及具體如何執行。當然,如果香港繼續沉淪,經濟衰退,政治混亂,治安不靖,移民潮起,港人吸取教訓後幡然覺悟浪子回頭,中央再作計議,也未嘗不可。

  由於一國兩制的關係,估計中央不會主動出手,在環球局勢複雜幻變不定的情況下,北京可能寧願看清楚一點,謀定而後動。畢竟二十三條立法的主動權,按照《基本法》的規定,握在特區政府手裏,看特首有沒有政治魄力向立法會及時提出。當然另一個做法,是立法會議員以私人法案的方式提出,但成功的機率比較渺茫。如果香港市民能夠代特首直接請教駱惠寧和夏寶龍:特區政府應否馬上啟動二十三條立法?答案應該是肯定的,因為這是屬於基本原則問題,怎可能不贊成?至於能否成功,那是另外一回事。不論成功與否,如上所述,估計中央都有應對之法。問題是特首會否因為去年提出逃犯修例引起軒然大波因此膽怯畏縮,害怕又再弄出一個不可收拾的局面,因而畏縮不前?那就要看她有沒有膽識和氣概。黃黑肯定會重演去年的暴力,或更凶險。在疫情狂飆這世紀亂局之中,反而可以是最佳的時機也未可料。現在民間已有一百二十萬名市民表態支持二十三條立法,簽名運動還在進行中(可能會達到二百萬),香港能否脫穎而出,就看特首知否現時民情可用而已。

  關品方(退休大學教授,民眾聯席發起人之一)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