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歐洲 亞洲
非洲 澳洲
北美洲 南美洲
中國    

優遊派 玩食街
人氣廊 今日館
駕駛艙 時裝界

世界天氣


沙 頭 角 海 南 岸 — — 古 道 步 逍 遙
沙 頭 角 後 南 岸 步 道 。
  為《行山樂》撰稿快有十年,心情依然興奮,香港山水並沒有蒼老,反而日見艷麗。同樣在新界大地,雖然樓盤四起,然而在郊野公園、海岸公園等例規範下,土地得以適度發展,不似深圳特區般,突然成為真正石屎森林。

  新界東北區域南涌、鹿頸,早歲予人印象是極地僻遠鄉村,正所謂山長水遠才能踏足斯地,如今卻是坐上小巴(粉嶺港鐵站)半小時左右便到達。

  假如在南涌站下車,遊人會多參觀幾個景點,都是與傳統鄉村村民有密切關係者,例如那些山邊林中灰,完整尚存,完全由附近石頭堆砌而成,想像它的用途,是撈取珊瑚、蠔殼,加柴火令其成白灰,即用作建築、粉飾、殺蟲等用途。「油灰水」運作便如此產生,那
些石爐又可作焗炭之用,火炭形成令村民四季均有燃料,不怕雨季把柴濕,漁農村民生存智慧表露無遺,這也是最普通的事,假如落入學者心態思維中,又可出厚厚博士論文,在堂皇學府中威得一陣陣。

  南涌村口除考察灰外,外海濱另有小廟多間,分別供奉天后、觀音、龍王等,那些神當然與村民生活有密切關係,靜觀參神者,會發現不只本鄉村居民,有些自架車來,有遠及香港仔或新界鄉村各區,說明此地神靈偉名播遠近,另一角度也顯示出現代人無奈,正如偉人所說:「不問蒼生問鬼神。」即使如此,有希望還是比無助仰天長歎的好。

  離開那群小廟由廟後公路東行,雖然沿途有車出入,不算頻密,遊人尚可悠閒地全覽路左平靜海面,那正是沙頭角海,彼岸高山由右至左為大梧桐山、豆腐嶺、小梧桐山(有電視台發射站天者),中層近紅花嶺、南涌海背嶺、海中鴉洲等。由於沙頭角海為內海灣,故波平如鏡,青山倒影特別令遊人心曠神怡,常見一家大小駐足拍攝或海濱拾貝,其樂無窮。海濱步道完美而安全,繞岸長伸如銀蛇長舞,人行其中,怎不樂不思蜀!更有持竿垂釣,無視燃燒歲月,亦自得其樂。

  四十分鐘經鳳坑村,復見村校屹立,茶水檔熱鬧,那已是來到谷埔大村村口(假如沿途拍攝又尋風問俗,可要花兩 個半小時,那正好是中午時分),茶水檔由原居民主理,男女老幼齊動手,一望而知為家庭成員,茶檔老宋是數十年相識,今為新一代打理,隊友常問他們住在村乎?非也,他們有邊區紙(禁區紙)坐快艇往彼岸沙頭角,轉巴士出粉嶺、上水或大埔墟,綑邊遠足是城市人的事。稍為有條件村校多為兩層,建築結構如孫中山故居,而新界偏遠,村校多自生自滅,十分可惜,那完全是政策規限的事,當然最重要還是村中有否有心人為子民想,興傳承理念。

  谷埔是東北大村落,由七、八條小村組成,老圍及海下另有二肚、三肚、四肚及五肚,那麼老大怎不見?這也是村民智慧,難道老大就稱大肚或一肚?這點讓讀者去探討罷。沿海濱海堤東出為海下村,綑邊紅七嘴而入荔枝窩,那是東北大環走路,今按校前通道直入支路處左行經老圍(直入即二、三、四及五肚),又遇支路而右行山坳口老榕樹,此刻山路伸向上行,也是進入荔谷古道途中,沿途古墓頻見,研風水者豈容錯過!古道雖步步高升,但並不艱辛,真個鳥語花香,半小時間把你送上水坳處,設有修路碑,這近百年記事碑具保育價值,目前任其雨打風吹。

  面對碑刻沿碑鄰小徑上行即抵直升機場,此地可遠瞰東邊荔枝窩海及印塘海、沙頭角海。東南面吊燈籠主峰,北邊北陸群山。望吊燈籠山方向上行經亞媽笏廢村而接媽騰古道急下烏蛟騰村,出口處正是大埔墟小巴總站。由谷埔經分水坳媽騰古道回烏蛟騰村,一般步速兩小時十五分。

2015-11-14

上一頁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