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歐洲 亞洲
非洲 澳洲
北美洲 南美洲
中國    

優遊派 玩食街
人氣廊 今日館
駕駛艙 時裝界

世界天氣


貓 • 狗 • 單 車 千 里 闖 陌 路
  單車旅遊,是近年流行的「出走」模式。一個人,配一架單車,一言蔽之:型!然而,當兩個本來孑然一身,來自香港和武漢的大男孩,分別在路途遇上了一隻貓和狗,他們的旅程會起甚麼變化?鐵漢臉上,又會否增添幾分柔情?「如果我碰到一個帶一隻貓的騎行者,我會想:他可能是瘋的,又或者,他一定很善良。」大概,李明熙兩者皆是。

  採訪當日,膚色黝黑的明熙以一身運動裝束,背一個掛有噹噹頸圈的紅色貓袋現身,已給筆者鐵漢柔情之感。他說出國的念頭,早自中學時期已萌芽。2003年,他從香港演藝學院畢業,首次向夢想進發,到澳洲工作假期一年。「那時候我覺得學了二十多年英文,終於派上用場,打開了世界之窗,從此便上了出走的癮!」2007年他再度遠走,到德國修讀數碼媒體,抱「沒預計何時回港」的心態,一待就四年多。2012年,在歐洲待久了的他有感必須找尋新挑戰,結果在沒任何單車旅行經驗的前提下,他選擇將生命豁出去--從德國騎上陌路回港,從西向東,經波蘭、拉脫維亞、俄羅斯等地,花了約四個月,終於重踏中國領土,光聽已覺瘋狂。

  「我很慶幸自己選擇了騎車回家。一路上,我的身體每秒也在動,也在思考過去幾年的經歷。很多時,我沒如遊客般『跑景點』,是因為當下的事情更重要,並不需要『到此一遊』。」他坦言很享受獨自在途上的時光,不過這種想法卻因在新疆遇上了小貓「蛋撻」而有所改變。

  「當初在一家商店遇見不太健康的牠,覺得給牠點水和食物,大概可增加存活機會,也沒想過收養的事。後來想想,既然我已為牠改名、造籠、買糧……或許這隻小貓注定是跟我的。」從此,明熙瘋狂的單身旅程成了「一人一貓」的溫馨之旅,「每天出車前我都會預算該在甚麼時候、在哪堜顐e出來走走;路途上亦盡量少紮營,給牠舒適的環境,陪牠耍樂;後來又為了要替牠取得入境的健康證明,冒死夜騎了五天到廣州。總之,『蛋撻』對我來說,比沿途的風景和人物都重要,我倆共對了近三個月,走過四千五百公里,那種親密是無可比擬的。」

  除了貓之外,書本亦陪伴這位柔情鐵漢走過不少飄泊日子,不過角色相對「蛋撻」,當然較像過客。「啟程時,我帶上了英文版的岩士唐自傳《It's Not About the Bike:My Journey Back to Life》和《李小龍:生活的藝術家》,後來又買了朋友推介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不過最後全都『漂書』去了,轉贈予路上的人。」他認為:「走訪愈多地方,愈感覺身無長物的輕鬆,好像書其實不必擁有,取去媕Y的理念就夠。」言語間滲透出其遊牧民族的因子。如今,明熙已經返港一年多,他直言「很適應」,又或者該說成「沒再理會香港的步伐」。 「從前會覺得社會總是推自己走,感覺辛苦,現在我沒再去追趕,完全依循個人的生活節奏。」愛好自由的他,預期會再度出走,「未必是厭倦了香港,只是對其他國家更好奇」。本月底,他將率先赴蒙古參加為期七天的越野單車計時賽,「沒辦法,實在太想尋回在荒野踏單車的自由感!」

  另一位來自湖北,人稱「騎吉」的九十後男生,無獨有偶在2012年踏上了騎行中國景觀大道「川藏公路」(四川至西藏路段)的旅程,不過他遇上的並不是貓,而是一頭流浪狗。「受好友影響,其實自2010年起我就有『走川藏』的想法,奈何一直未有充足資金和騎行經驗,到了去年從城市職業學院畢業,我決定給自己一個畢業旅行,便與網上徵來的騎友結伴起行。」他們從成都出發,經雅安、新都橋等地入藏,至行程的第六天,遇上了氣喘喘地趴在公路旁的狗兒「小薩」。「當時我給了牠一點吃的,牠就跟我跑,我以為牠只是一時興起,加上自己身體已出現兩次高原反應,沒想過要帶牠上路。然而牠卻一直跟,足足跑了三天,後來路上一位大姐對我說:『道上這麼多人,牠跟上你是緣份,你就盡自己能力照顧牠,往後發生甚麼事,也是牠的命。』」就這樣,命運讓他們牽上了。

  「其實一路上,也不能單方面說是牠帶我還是我帶牠,我們之間都是相互的--在牠跑累了或是下坡跟不上的時候,我會用單車載牠一程;而當我爬坡騎不動時,走在前頭的牠又會從山上跑下來,撲向我,用牠可愛堅定的眼神為我加油!」最難忘一次,騎吉因為精神欠佳,獨個兒掉落在車隊的最後,率先抵的小薩於是在海拔五千零八米的埡口,挺寒風等,「當時隊友們都冷得受不住,但小薩卻堅持不走,待了一個多小時,見我緩緩駛至就馬上跑來,讓我既慚愧又感動。」

  無可否認,小薩是頭特別有靈性的狗,「每次牠不願意做甚麼或吃甚麼時,你怎樣弄牠,牠都不會去做;沒事的時候,牠就跟一個思想家一樣,老趴在一角想自己的問題,叫也不應。在旅途中,大多數時間牠也靠自己跑,有時想抱牠上車,牠都不情願,跟我們一樣喜歡在路上自由自在的感覺。」如今,人狗倆已經完成川藏之旅,安全到家,而騎吉更為小薩開了微博,與粉絲們分享他們的生活,同時轉發一些救狗、尋狗和領養的消息,「希望藉牠的影響力去幫助更多生活在水深火熱的流浪動物」。未來,他打算每年花一個月左右出外走走,正準備騎電單車往尼泊爾、印度、巴基斯坦等地朝拜,至於小薩?當然生死與共,同在路上!

2013-08-08

 下一頁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