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挽 政 府 威 信   須 煞 霸 官 地 歪 風
  港島南區出現豬欄變豪宅奇觀,這一帶寮屋未經政府批准,佔用官地擴建化身豪宅超過三十年,政府竟然從來沒有採取行動,到這幾天傳媒揭發,才表示要「嚴肅跟進」,令人覺得監管制度形同虛設。

  本港有登記寮屋的制度,源於上世紀中葉人口激增,建屋速度遠遠追不上需求,而且不少逃難來港的人根本沒有能力買樓租樓,只好在田野、海岸、山邊等沒有私人業權的土地,用木頭或鋅鐵搭建陋屋棲身,後來政府大建公屋,讓寮屋居民可以「上樓」安居,到八十年代即透過全港普查登記,凍結寮屋,逐步清拆。

  當年政府優先處理市區山邊寮屋,原因是這些地區寮屋密集,衞生環境差,偷水偷電時有發生,還發生過傷亡慘重的火災和
山泥傾瀉,在這些地方平整地盤興建公屋,可以容納更多基層市民安居,有的地方則發展成工業區讓基層市民就業,也有部分地方用作私人住宅發展。

  佔寮屋非法變豪宅

  對於一些地處偏遠、交通不便的零散寮屋,政府則不急於收回土地進行清拆,讓其自然淘汰,原因是這些寮屋建築物料簡陋,經不起風吹雨打,不會捱到多少年月,寮屋主人如果想重建,要先獲政府批准,除非在附近耕田養魚,大部分屋主都希望早日交出寮屋來換取公屋單位。

  由於寮屋根本是在官地上非法僭建而成,當局發牌登記,只是「暫准」其存在,過去有寮屋「業權」轉讓,主要是一些心急上公屋的人士,買來「插隊」,博取早日清拆獲安置「上樓」,免輪候多年之苦,雖然不公平,卻並不犯法。

  不過,由於近年大規模清拆安置工程已經完成,在偏遠地區的零星寮屋,已經失去助人插隊住進公屋的價值,卻出現了更具價值的發展潛能。有人買下一些風景秀麗地區的寮屋,自行改建成甚為舒適的豪華居所,有的甚至霸佔毗鄰官地進行擴建,這些重建和擴建多不獲當局批准,而是非法進行,地處偏僻反而有利隱藏。

  今次前助理勞工處長麥世耀被揭發在大潭灣東丫背村化豬欄為豪宅,便是兼享偏僻和美景之利,建屋之外還修建花園和碼頭,佔地接近一萬方呎,如果以對岸豪宅紅山半島價錢來計算,估值逾千萬元。麥世耀不但在公家地上「點寮屋成金」,而且多年來沒有繳交差餉。

  這並不是獨特個案,村內還有其他物業獲不同富商垂青,將寮屋變豪宅,而其他地區亦有類似的事例,罔顧政府規定之外,還肆無忌憚將公共資產據為己有。

  執法不容虛與委蛇

  這樣明目張膽霸佔官地逾三十年,政府卻沒有採取行動。報道引述不願透露姓名的地政官員指當局一早知情,卻礙於業主的高官和富商背景而網開一面。果真如此,政府機構的公正廉明威信何在?

  其實,不但是寮屋非法改建,其他霸佔官地的事件,由傾倒泥頭至發展休閒農場,比比皆是,地政總署都顯得後知後覺,往往要由傳媒或關注團體揭發才有所行動,即使跟進,有的個案拖延經年仍未解決。

  地政總署最常用的解釋是人手不足。當局人手有限,不可能巡查所有地方,這是事實,因此,民間組織的監督功能非常重要。不過,當發現了問題,當局就不能夠拖拖拉拉,愈是執法不嚴,公眾就愈覺得霸佔官地風險小和代價低,一些人就愈沒有顧忌,霸地歪風更猖獗,執法人手更顯不足,惡性循環下,公家資產被蠶食,政府威信亦蕩然。

2016-06-11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