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是香港足球史研究者,碩士畢業論文主題是關於香港足運早期發展,並與同道中人創立「香港足球史學會」。

  談起香港足球,我身邊好同學雀躍不已,皆因我們讀中、小學時,正值香港足球的黃金年代,當然,這不是姚卓然、何祥友的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不過,我們看電視足球轉播、追體育新聞時,張子岱、林尚義、黃文偉仍在沙場奮戰。我的偶像是胡國雄、仇志強和何容興,至於「耶穌」居理亦很難忘,我在大球場邊跟他握過手。今天翻開這本書,不但找到早年的回憶,更加長了知識,第一件關於香港足球歷史的事,原來香港足運是由英國炮艦為我們打開的。

  香港於1841年成為英國殖民地後,大批英國商人來港發展,足球乃英國國技,駐港之洋行大班、政府官員及其家眷,平時也要足球友誼切磋一番,奈何苦無對手,因為香港華人跟他們不是「那一班波」,當年經常來港之英國炮艦,帶來一船足球愛好者,香港洋人終於有了理想的足球對手,他們與炮艦代表的足球賽事日多,政府順應民意在銅鑼灣開闢體育場地,隨後港府高官更催生成立香港足球會,從此打開了香港足球往後百年的發展史。

  最初香港球壇是洋人威盡,鮮有華人有此「榮幸」得以參加比賽,直到1914年,即是香港開埠逾四分三個世紀,才有兩支華人球隊參與乙組比賽。南華體育會於1917年及1918年度取得乙組冠軍,成為第一支升上甲組的華人球隊。到了上世紀二十年代,爭氣的南華首奪甲組足球聯賽冠軍,打破洋人壟斷香港球壇之局。再過多半個世紀,即是我當小球迷的日子裏,除了外援洋人球員有過人實力之外,「土生」香港洋人球隊,在甲組聯賽已淪為「三零部隊」,即是「零勝」、「零和」、「零分」。

  足球是英國人發明的,體育精神又是英國紳士常掛在口邊的說話,然而,看香港足球歷史,令我發現有其不可告人的一面。話說發展至上世紀三十年代,香港華人優秀球員輩出,財力雄厚的足球班主也有不少,華人球隊表現已經足以威脅洋人。須知道,足球總會的話事人仍是洋人,球場比賽只是前線之爭,比賽背後的球例、會籍、章程、仲裁之權等,才是「無影腳」,可以踢翻對手於無形。《華洋衝突與五華會退出足球總會》一章,作者對事件有客觀的記述。你如果自認腳法不精,足球天分不高,但又想發揮足球智慧的話,看看這一章,洋人施展規程手段,玩球例法律遊戲,可謂達到出神入化境界,對有志者有相當啟發性。

  談過英國的炮艦、英國體育真正精神,我們來點正氣些的話題,談一談香港足球的民族英雄!早期參與香港足球比賽的都是精英人士,抗日戰爭打響了,有血氣的香港球員紛紛回國參與抗日戰事。值得一提的是香港足球員陳鎮和,他於1936年代表中國出征柏林奧運會,任職後衛。香港參賽第一圈賽事爆發了「中英大戰」,是役英國以二比零勝出,陳鎮和表現出色。他原本在廣東航空學校受訓,奧運之後正式回國參軍,在廣東戰區率中隊,合共擊落四架日本戰機,後在長江血戰日本戰艦,被擊落之後慶幸跳傘逃生,可惜1941年往新疆接收前蘇聯戰機,經過甘肅時遇上黃沙暴失事而亡。

  香港淪陷期間,滯留在港的香港球員黃文貴,原効力警察會,為了對抗日本佔領軍,當上盟軍的情報人員,不幸被揭發身分,遭日本人槍斃,當時,中國球王李惠堂也受株連,被拉去受酷刑審訊。另外,香港多位足球員去重慶工作,亦有赴雲南地區的,如譚詠麟父親、1936年柏林奧運會中國足球隊成員譚江柏,擔任運輸大隊長,在險惡的滇緬公路負責運送物資補給前線,其官階為中尉。

  香港球員有頂天立地、為國家奉獻一切的英雄人物,不過,時移世易,往後的香港足球與國家球隊作賽時,發生多次不愉快事件,作者對此有詳述,另一不愉快的香港打假波事件,也有記入香港足球史之內。回顧香港足球的輝煌歷史,今天我們遇到的負面情況,相信只是歷史長河中的一小段,好快我們就揭開光明的一頁。祝願如是,香港熱愛足球者,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