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是清末洋行高層,曾擔任東華醫院總理。本書寫百年前的香港很有趣,多謝莫世祥教授整理,教今天的我們可以無障礙地閱讀。

  百年前的香港,有很多名稱和地方名,沒有專家給註解,你看了也不知所云。百年前的域多厘、扯旗山,你可知即是維多利亞、太平山嗎?大王海頸,你又估到是甚麼?不說不知這是Tathong Channel,今之藍塘海峽,在哪?位於鯉魚門東南水域。拍稼山、百步林又是哪個地方?貼士提供︰兩地皆在港島(答案在文末)。

  香港於道光二十一年,即公元1841年為英軍所佔領,翌年中英簽訂《南京條約》,港島正式被割讓。香港開埠之後,很快成為遠東的航運中心,維多利亞港泊滿各國商船,第九任港督寶雲稱「香港為地球東便之截波路打及摩路打」,用今天說話來講即「香港堪比東半球的直布羅陀和馬爾他(兩地為大西洋與地中海的交通要道)」。當年香港有多班定期開往新、舊金山的大型客輪。舊金山是三藩市,新金山你又知道嗎?即是澳洲墨爾本,兩個城市之被稱為金山,皆因發現金礦,百年前繁榮到不得了,吸引無數商人往來。香港當日雖未至於跟新、舊金山相比,但已是一個直通繁華之要地。

  「考香港之故典,其始英國與中國貿易,致有戰爭;因戰爭,致有割讓。」今時今日,不得不為之掩卷歎息。中國因為與外貿易而惹來戰爭,結果中國因為落後而捱打,被逼失去香港。這段歷史與今天何其相似──過去幾十年,中國與美國貿易往來得不亦樂乎,現在美國因為雙方貿易不平衡而翻面,不停推出強硬方案,中國亦不甘示弱,講明奉陪到底,雙方在南海、東海更頻出戰艦示威。你只要打開本書第二部之《開港來歷》,重溫一下作者如何描述清朝與英國貿易二百年,最終怎樣反目成仇,大動干戈的歷史,就明白歷史最誠實,告訴你貿易不是甚麼自由、雙贏,說到尾是「拳頭話事」!

  工業革命為西方帶來強大的軍事實力,你有了戰艦,有足夠戰艦,道理就在你手上,清朝被逼在英國人戰艦下重新劃定規矩,我們不但失去貿易利益,連尊嚴也保不住。全書有數萬字,不過,其中有兩個字我會永世不忘,這就是一個「稟」字和一個「夷」字。關於這個字的故事,我希望大家可以分享開去。

  話說清朝無視西方的崛起,仍以世界中心自居,極之輕視洋人,未學會運用大國博弈和外交戰略,處處流露傲慢態度,一派胸無城府,不過,英國外交部就已經處心積慮以軍事力量打開中國貿易的「壁壘」。過往,英國人為與清廷交易,願意入鄉隨俗,對清官員視為上司,與之會面及書函往來,都是用「稟」這字眼。可是到了中英臨近翻面之前,英國外交大臣彭夏士示意英方代表毋庸再理會清廷的感受,書件往來都一律不用「稟」字。清廷認為此舉不恭而不答允,令雙方在鴉片貿易上也出現糾紛,如此這般,就為英國艦隊開打提供口實,連場海陸攻防大戰以清方大敗為終止,清廷割地賠款,雙方主客地位易轉,從此之間再無「稟」字出現。

  另一個「夷」字可謂上述故事的下集。清朝與英國議和時,所起草的文書稱英方為「夷」,其實此字為中國古代稱外國的意思,並非貶詞,不過,英國當時聘用的翻譯,可能是個不中不西之輩,把「夷」字翻譯為「Barbarian(蠻族)」,今天上Google依然搜索得這個註解。英方當然不悅,乘本身是戰勝國之威勢,竟然在和約上聲明,要求清朝保證「夷」字「無論何處,概不准用,而印書尤為不可。」可悲,英國的一個誤會,抹殺了今天我們香港人最堅持的「言論自由」。

  作者出版本書之前,要把書交去港府審批,結果因為書中出現有「夷」字,因而被「副安撫華民政務師大老爺」當面訓斥,並命令書中對「英廷」不恭文字盡刪,方可發售。讀者們,你可會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本書還有多個方面的歷史記述,在此不作細訴。

  回應上文,答案分別是柏架山(港島東)、薄扶林(港島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