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二〇一四年三月青山醫院男病人因持續發燒和休克,搶救後最終不治,後發現該病人生前血糖大幅飆升。死因庭昨展開研訊,裁判官高偉雄對於有三名醫生及護士先後作供指看過報告,卻未發現死者的血糖指數高於正常數倍,質疑「兩個護士一個醫生都睇唔到?」並指出醫生及護士各自指須依賴對方留意病人情況,質疑「醫生話要睇護士,護士又話要睇番醫生」。

  庭上透露,三十四歲死者尹耀明有妄想及幻覺等症狀,生前有濫藥習慣,包括咳藥水及冰毒。死者的主診醫生楊詩詠指,因留意到死者體重大增,決定為他做空腹血液檢查,檢查其血糖血脂指數是否有異常。

  報告完成後病房護士未有留意到死者的血糖讀數很高,只把報告放入其信箱;約一周後她閱覽報告,亦沒有發現死者的血糖指數高達十九點一,較正常超出逾三倍,承認自己有疏忽。楊又透露死者獲處方的藥物「可致律」,副作用包括體重增加及致肥、白血球減少等,她曾向死者講解藥物副作用及為他定期抽血檢驗等,但她本人沒有向家屬講解。

  青山醫院病房護士主管鄭健邦稱,死者服用藥物「可致律」後體形一直膨脹、體重增加,但指不能確定此情況是由藥物引致抑或是因死者經常吃東西所致。他指死者需要每四周抽血作監察,而收到死者三月五日的化驗報告時他不知道醫生為死者抽血的原因。

  高官質疑醫生及兩名護士三人都有看過報告,但為何無人留意到死者的血糖讀數大幅高於正常,是否因血糖讀數沒有標示出代表超標或低於標準的「H」及「L」字樣便不看讀數,鄭在追問下承認當時沒看讀數。

  另一護士吳桂鴻指,當日有認真看報告,但承認有漏看。吳又指不知死者要抽血的原因,高官質疑既然他不知驗血的原因,如何知道該留意報告上甚麼讀數,他亦不會知道死者的血糖上升了很多,吳表示死者並非他負責的病人,若之前的同事沒告訴他有無特別留意事項,他只能從讀數看是否有異常,有關情況仍主要依賴醫生把關。

  高官質疑「醫生話要睇護士,護士又話要睇番醫生」,又認為護士們是負責第一線監察,吳表示護士未必如醫生專業。案件編號︰死因研訊三八五——二〇一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