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拳一代宗師黃飛鴻的弟子林世榮所著《工字伏虎拳略歷》提到,當年清兵火燒少林寺,至善禪師從福建省逃到廣州海幢寺,並在此教授拳術功夫,輾轉傳到廣州十虎之一黃麒英,再由其子黃飛鴻繼承。洪拳當代兩大世家──林家和劉家皆出於其門下,卻不約而同地來港落地生根。第三屆《香港文化節》展覽《電影.社群.百年嶺南洪拳》重新整理兩條線索,結合多媒體3D影像,呈現他們各自的傳承貢獻。

  林鎮輝師傅這天偕兒子出席《香港文化節》新聞發布會,到場後,各路功夫子弟紛紛上前抱拳問好。林師傅是當代洪拳代表人物,父親林祖是林世榮的姪兒,六兄弟姊妹自幼跟爸爸習武。洪拳講究氣力洪、馬步穩,給人剛勁的印象。林師傅說,父親跟隨林世榮學武,曾被「扔」到「紅船」兩年,穿州過省,打功夫賣藝。當年在船上遇到不同派系師傅,於是將不同元素融匯到林家拳法中,套路動作變得更生動,並添加多種兵器相輔,整理並鞏固派系,「所以很多人都覺得我爸爸對洪拳貢獻很大。」

  武術以身教傳承,父親武術了得,林師傅卻苦笑說,小時候其實並不想學洪拳,可父親有命「父業子須承」,於是只好聽命,每天都過着極度規律的生活──早上跟隨父親上山練功晨運,下山吃早餐後馬上上學,放學後與師兄弟輪流到灣仔藍屋、西區福利會等四家拳館當助教,做完功課晚上還得繼續練習、教班。多年後的今天,兒子林存浩成為林家洪拳新一代傳人,「不像以前,我們都隨孩子自己打算,有興趣就教他。」林師傅說。

  在傳統武術秘傳的年代,林世榮利用當時算是十分新穎的照相技術,無私的將套路動作記錄分享,成就了南北交流,林鎮輝師傅秉承前人精神,出版了四本著作,詳細示範動作,輔以解釋,以及防守進攻的對策。數十年來在香港開班授徒無數,收生亦無分國籍,每年獲邀前往歐洲、美國多地,主持私家班,參與研討會。

  提起黃飛鴻,大家腦海裏大概都會響起《將軍令》的旋律──功夫電影的影響真是無遠弗屆。黃飛鴻另一出色傳人、師從林世榮的劉湛,早年在廣州開設武館,後移居香港。他曾經夥拍關德興參與電影《黃飛鴻》演出,戲中飾演的不是自己,卻是演師傅林世榮,後來提攜兒子劉家良入行。

  上世紀五十年代,劉家良師傅只在粵語片裏當龍虎武師,因身材短小,也時常兼任女演員的武打替身,後來才慢慢進升成為武術指導。其後粵語片式微,劉家良加入邵氏。當年張徹導演的《獨臂刀》掀起武俠片熱潮,執導作品中武打成分很重,劉氏武術指導的才能得到重視,後來獲公司賞識委任為導演,《神打》是其第一部執導作品。「《神打》開始,劉家良師傅的電影進入了全新境界,所有東西都可以由他控制,更全面的將電影結合武術與哲學。」導演舒琪一直十分欣賞劉家良執導的功夫電影,認為他能夠純粹和巧妙地表現洪拳武術,更回想看《中華丈夫》看得目瞪口呆,「這部我後來才知道是劉導演最喜愛的作品,整部戲甚至連故事情節都沒有,所謂劇情只是稀薄的藉口,其實是從頭打到尾,卻一點都不悶,因為打得有層次。」他續解釋:「戲中講中國武術如何對應日本武術,一直打,打到最後將所有兵器、拳腳招式用盡,最後那場戲竟然打忍術。忍術是虛無縹緲的,甚麼都可以的,打天地海,將大自然的元素發揮在裏面。」他認為從劉導的電影中,可以看到他對武術的不斷探索──「他展現的武術精神就是『甚麼都可以』,任何門派的武術都可以在他手裏融合,得到發揮,任何工具都可以成為保護自己和攻擊別人的武器。」

  在舒琪導演眼中,拳腳功夫厲害不足以成就一個好的武術片導演,而劉導難得的結合對武術透徹的掌握以及電影媒介的運用,「他可以兩個人的對打、群鬥,表達電影的衝突,通過不同的表演技巧,展現招式實際上有多厲害,不懂電影是沒法拍出來的。」舒琪挑選了六部經典電影作品,將在11至12月分別於動漫基地、香港藝術中心及香港城市大學進行放映。

  《香港文化節》──《電影.社群.百年嶺南洪拳》展覽

  日期:即日(9月7日)至9月25日(一)(逢周二休息)

  時間:10:00am至9:00pm

  地點:香港視覺藝術中心展覽廳

  費用:免費入場

  查詢:www.lingnanhungku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