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很多年輕人自小學音樂,但最終向音樂發展的人卻只屬少數,究其原因,除了熱情不足外,不少人對能否靠音樂維生的問題,始終存在疑問。Elsie知道,兩位九十後音樂人——鋼琴家黃家正及長笛演奏家李一葦,將在明晚啟播的香港電台節目《樂壇新秀2017》中擔任主持,兩人在節目內會破天荒合奏外,還會跟十六位樂壇新秀談音樂,包括古典音樂是否「離地」?學音樂是否要趁早?讀音樂的出路等等。Elsie上周就跟黃家正(KJ)及李一葦(Angus)傾過,談及他們的音樂人生,知道曾遇上挫折,他們均指過程中最重要有家人支持,以及自我肯定,才可渡過各種信心危機。

  兩位首次擔任節目主持的音樂人,一位是二〇〇九年紀錄片《音樂人生》的主角黃家正,他七歲學琴,十一歲已考獲八級鋼琴,兒時已踏上國際舞台表演,多年來獲獎無數。KJ中學就讀拔萃男書院,後來在美國的印地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的Jacobs School of Music修讀音樂,畢業後回港繼續發展音樂事業,除教學和音樂演出外,又曾籌辦音樂節,增加本地音樂家的表演機會。

  至於小學和中學皆是「華仁仔」的李一葦,十歲才學習長笛,半年後已獲香港演藝學院取錄為初級音樂生,其後分別於香港演藝學院及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畢業,是現時活躍的長笛演奏家之一。有趣的是,Angus五年前曾參與《樂壇新秀》,當時他只是節目內的表演者,但今日卻成為主持人,以過來人身分跟師弟妹談音樂。

  純看KJ和Angus的履歷,表面看來一帆風順,但「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兩人接觸音樂,跟普通人一樣,最初是父母的選擇,KJ父親本身喜歡彈琴,笑指自己被他「o氹入局」,並認為「興趣是o氹出來的!」他憶述父親在自己學琴之初,會讚「彈得好好聽喎!」有時帶他看音樂會,見到人家在台上演奏,父親會讚表演者,「他彈得好好聽喎!」潛移默化地讓KJ產生對彈琴的興趣。

  「我甚至有時認為,『天分』兩字,也是大人為『o氹』小朋友『入局』而說出來的。」KJ說小朋友的腦袋是一張白紙,最多是學習某方面技能較易上手,但當家長讓他們多接觸,多練習後就有進步,再經家長稱讚有「天分」,就會相信自己有某方面才華,樂意繼續學下去。不過,KJ提醒家長,即使認為子女有「天分」,也別過分強逼他們練習,因為有時愈強逼,愈會引起小朋友情緒反彈。他以自己為例,也曾一度對學琴反感,需要時間調節心態,才可慢慢適應。

  至於Angus的音樂路,父母的角色更重要。他說自己並非出身音樂世家,雖然幼稚園年代曾學鋼琴,但很快就沒有興趣,於是父母連家中的鋼琴也賣掉,Angus無再學其他樂器,反而參加了話劇訓練,但後來因太過活躍,母親想他文靜點,於是想他再學音樂,然而今次卻有部署,方法就是母親本人先學長笛,並估計兒子會喜歡,然後才鼓勵他學。

  「母親自己先學長笛半年,然後再用一個月時間教我!當我學會她所懂的吹奏技巧後,我才出去學。」Angus坦言最初對長笛的興趣也不大,但當時香港經歷「沙士」,他只能留在家吹長笛,慢慢地學懂吹奏不同樂曲,開始有成功感,體會到「好玩」之處,才逐漸培養出對長笛的興趣,後來獲香港演藝學院取錄為初級音樂生後,才開始正統的音樂訓練,更立志以音樂為自己的事業。

  從兩位年輕音樂家的音樂人生,反映家人的支持很重要外,還需要對自己有信心。KJ說作為音樂人,無可避免地常會被人作比較,從好的角度看,是進步的動力,但另一個角度看,就是包袱和壓力,也容易產生挫折感。他指自己遇上挫折時,最重要是肯定自我。「這是父親教我的,彈得好不好,自己應該知道,並非靠一個比賽。」

  Angus則說當年在香港讀音樂時,對自己的才華很有信心,後來投考兩所法國的音樂學院,要跟全世界的高手競爭時,卻不獲取錄,才明白自己的渺小,一度懷疑自己是否應繼續讀音樂。後來Angus獲英國的音樂學院取錄,又感受到不同的文化衝擊,需要整年時間適應,但同樣地擴闊了音樂上的眼界。

  音樂以外,KJ及Angus是普通年輕人,例如KJ笑言常常看劇,不少劇集如《權力遊戲》、《紙牌屋》等,都是一邊練琴一邊追看,除了娛樂外,他們認為看劇也可增加對音樂的理解。兩人說,通過《樂壇新秀2017》,也可了解年輕音樂家的想法和生活;節目上的「新秀」,由中四至大學生均有,部分非讀音樂出身,反映不同學生的想法。Elsie知道,《樂壇新秀2017》分電視版和電台版,共有八集,電視版在明晚起,逢周二晚九時半,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電台版則在六月二十五日,逢周日晚八時,在香港電台第四台播出,大家不妨留意。

  若有任何家長關心的話題,歡迎報料。傳真:2798 2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