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岑偉宗,作詞人,音樂劇創作人。曾獲金像獎、金馬獎及香港舞台劇獎等。資深語文教師,為香港公開大學語文及教育學院兼職導師。)

  大約是二〇一〇年左右,我捧讀了「錢瑪莉」的原著小說《穿Kenzo的女人》。這個書名是我讀小學時期,朦朧記憶裏的潮物,卻從未卒讀。博益出版合訂本的年代,我也沒有看過。直至三聯書店將之以雅致的幀裝再度發行,我才跟「她」認識。一看就不能自拔,千言萬語、千頭萬緒,我彷彿走過一條時光隧道,很多回憶都湧了出來。

  於是,興起念頭,要把小說改編成音樂劇。與高世章討論過後,經他再跟「錢瑪莉」聯繫,得「她」首肯。遂落筆開工,時為二〇一一年底至二〇一二年初。首次脫稿,交予演戲家族公開試讀,已經是二〇一三年。試讀完畢,我們私下再做參詳修訂,到二〇一八年,司徒慧焯建議在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搬演,用來做演藝學院三十五周年校慶演出。這音樂劇已改了十多稿,期間,「錢瑪莉」從無置喙,最多偶爾在社交場合碰上面,「她」問我一句:「演出機會有頭緒沒有?」那應該是種十分放心的關心。

  其實「錢瑪莉」就是鄧小宇,這個「謎團」自三聯書店版本的《穿Kenzo的女人》出版,已經周街都知。不過,我小時候真的以為「錢瑪莉」真有其人,而且顧名思貌,應該都幾靚。可見鄧小宇的保密工夫有幾到家。還是我太年少無知?

  鄧小宇說:「以前沒有人問,就覺得無謂要讀者知道寫的人是個男人,令一切的想像都煙消雲散。去到三聯書店要出版合訂本了,又要宣傳,又要見讀者,還遮遮掩掩,就有點難看了。所以,一切都是因緣。」

  有說《穿Kenzo的女人》像美劇《色慾都市》(《Sex And The City》),當中的人物組合也有些類近(都是四個都市女性好友)。不過《穿Kenzo的女人》誕生的年月,比《色慾都市》早近二十年。對我來說,《穿Kenzo的女人》就好像印在紙本雜誌上的「連載」劇集。「其實開初的時候,我是沒有計畫的,我不知道會寫多少期就會完結,這些內容,都是我一期一期的慢慢從腦海裏滲出來的。」鄧小宇說。

  無巧不成話,怎麼這類姊妹淘的戲都是「四」個的呢?《色慾都市》如是,還有香港土產的話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又如是,《穿Kenzo的女人》也如是。我就很有興趣「四」這個數目。「因為搓麻將嘛,總是『四』個湊夠一個鵲局。」鄧小宇似乎一言驚醒夢中人,玩笑開完,再認真的說:「姊妹淘裏,總有個乖乖女,又應該有個保守的;不知何故,總要再搭一個性飢渴的,類似這樣的人物配搭,就有些衝突會出現。有這些差異就會有趣有色彩。」

  音樂劇《穿Kenzo的女人》會以一九七八年的香港為背景。劇中的錢瑪莉跟一眾姊妹淘,是為經濟起飛年代的新女性。那是跟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截然不同的女性形象。現在,由香港演藝學院的同學去演,一時之間,大家都在搜羅陳年電視劇、明星照,去尋找靈感,吸收靈氣;繆騫人、朱江、亞倫狄龍等人的風采,在這些學生的手機和群組裏再現風華。有朋友此際問我,今日二十多歲的演員如何「接近」一九七八年時香港新興中產?其實,跟他們去演十八世紀俄國佃農和貴族,或者二十世紀初葛羅威爾角的小鎮居民又有何分別?一樣都是不斷的做研究研究研究,然後找方法融入其中,令身體進入那個時代的「狀態」。

  近幾個月香港的客觀環境,令我們重看這個寫了多年的戲,有了些新的體會。

  譬如,為何今天我們要看一台以上世紀七十年代經濟起飛的香港做背景的音樂劇?為何是這一班當下的香港演藝學院學生去演?他們要說這個故事的動力和原因在哪裏?

  這些都是我過去改編時沒有太仔細去想的問題。

  過去幾年,我的確加了個原著小說沒有的角色進去,那是個說書人,目的本來是方便敘述,但適逢《大狀王》音樂劇也有用說書人來幫助敘事。這使我重新考慮在《穿Kenzo的女人》裏是否也該有個說書人。

  到今年六月,《大狀王》(預演)完成之後,我覺得這個說書人其實不是別人,就是「錢瑪莉」的兒子,甚或是孫兒……由錢瑪莉的子孫輩去重述她當年的故事,這關係就變了多一重解讀意義。當然,原著小說裏錢瑪莉沒有結婚、沒有兒子。我也特地跟鄧小宇交代一下,他微笑回應曰:「幾得意喎。」我還為這說書人改了個名字——Peter。畫公仔畫得會否出腸了?

  音樂劇《穿Kenzo的女人》現正密鑼緊鼓的排練。重看八年前寫下,幾番改易的東西,如何抓緊「錢瑪莉」的生命如何對照當下,導演司徒慧焯和陳淑儀在這過程裏不斷問我。劇本得以在他們協助下修訂,令這個戲在今天看,或者在以後看,都不止是一場「懷舊」和「風花雪月」。

  那天拉朋友衫尾去了Castellana,想到《穿Kenzo的女人》入面提過不少人名地名餐廳名,如American Club、大班、Landu……如果今時今日這小說還在繼續,「Castellana」這餐聽可能也會書上有名。這家位於銅鑼灣Cubus的餐廳,麻雀雖小,雅致幽靜。劇中有個追女仔追得好神秘的鄭祖蔭,他初約會錢瑪莉,只會約午餐。我本來寫了首歌叫《午間小敘》,就是寫鄭不斷約錢去吃午飯。Castellana位置方便,又夠Privacy,應該是鄭祖蔭其中的選擇吧?環境固然關鍵,食物也不容忽視。Castellana那款季節限定的白松露傳統套餐真的不能不試。據說有款Bettelmatt芝士,每年只有九月至十一月才有供應,是芝士中的勞斯萊斯,香口到不得了。講到這裏好了,為食者,自行尋路吧。

  至於音樂劇《穿Kenzo的女人》,十一月二十七日(三)至三十日(六),在香港演藝學院戲劇院上演。門票即日在快達票售票網公開發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