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冬天飛了站,我們直奔春天!全城整裝待發迎接藝術3月,其實不知道大家到藝博會有沒有發現,藝博會上有許多和藝術有關(和無關)的人,唯獨欠了靈魂人物 ──藝術家?

  「我們在藝術博覽會中看到很多畫廊主人、收藏家、藝術代理等,卻不一定見到藝術家本人。我希望通過一系列行為藝術項目,把藝術家放回藝博會,讓觀眾有機會見到他們之餘更可以參與創作。」將和《Art Central》合作呈現行為藝術項目的4A當代亞洲藝術中心總監Mikala Tai表示,這個想法是與商業藝博會合作的一大動機。「行為藝術不同之處在於它是在現場完成,與四周環境和人物有互動關係,而且雖然有些藝術家會把過程錄下來,但更多行為藝術家在意作品的短暫性。」

  4A當代藝術中心是澳洲雪梨一家非牟利藝術團體,今年第四次和《Art Central》合作,帶來四位藝術家,分別是香港出生的加拿大藝術家高小蘭和英籍華人藝術家馮允珊;來自韓國的丘旼子,以及澳洲的Brian Fuata。四人背景和創作風格各異,但將共同探討時間的概念。

  同樣是在香港出生成長,直到升學才離開的Mikala,對於在香港探討這個主題別有一番感受:「香港是一個有趣的地方,香港人好像經常生活在一個倒數的狀態──倒數1997、倒數2046,在這種狀態下我們如何感受時間流逝?」說起1997,Mikala可以說是有特別的「個人體驗」,「當年在回歸典禮上,我是其中一位小舞者!到現在我還是印象難忘。」

  時間倒數和流逝、我們在營營役役生活中的疲憊狀態,將有不同的詮釋和演繹:高小蘭會在現場裝置一個裝有三個巨型輪軸式的互動雕塑,靈感來自廟宇的轉經輪,各輪軸上寫有不同文字,每轉一下會有不同句子,如「香港是香港」、「香港是中國」等,審視中國和香港的關係,現場觀眾可以自己轉動輪軸。首次來港的丘旼子會在現場設立一個兼備餐廳、展覽和關係美學元素的項目,通過速食探討城市文化。馮允珊就會邀請觀眾一起參與表演式繪畫,而Brian Fuata會以探討鬼魂形象的作品穿插全場,以表演動作及一些有趣的道具如牀單、礦泉水與其他作品互動,以求達到藝術性和娛樂性俱備的效果。

  《Art Central》在五年前異軍突起,與《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正面交鋒,難免被比較,所以雖然形式相若,但畫廊組合比較偏重亞洲,並花了頗多心思設計現場節目,行為藝術之外每年還有大型裝置藝術項目「裝置匯萃」,成為《Art Central》其中一個特色。「不過無可否認對香港觀眾來說行為藝術較為陌生,我希望讓香港觀眾欣賞一些不一樣的內容,知道藝術創作的可能性,特別是我們邀請了一些第一次來港的藝術家。其實過去幾年香港藝術發展很快,同時容納兩個大型藝博會,亞洲的畫廊和藝術家有更多機會登上國際舞台,觀眾有更多機會欣賞不同類型的作品。我想隨着大館和西九M+落成,未來將有更多發展機會。」

  有人認為行為藝術太前衞不知所云,也有人覺得作品不能收藏沒有市場,放在商業藝博會似乎有點格格不入,不過,香港的藝博會市場已經發展到一個相當成熟的地步,有足夠的資源帶給觀眾更多選擇,像Mikala所說,作為觀眾也回到初心,在衣香鬢影的藏家、名人、KOL群中,找回藝術創作的靈魂──藝術家。

文:蘇媛 圖:Art Cent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