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媛專欄|過年新氣象 也談NFT與藝術

2022-02-03 00:00
近年各界的熱門話題離不開NFT及元宇宙等。
近年各界的熱門話題離不開NFT及元宇宙等。

虎年首次與各位讀者見面,謹祝大家虎年行大運,事事如意,希望今年香港各行各業能全面復甦。自從去年3月美國藝術家BEEPLE一件NFT作品以6,900萬美元天價拍出後,藝術界關於NFT的報道幾乎每天出現,一夜之間,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區塊鏈(Blockchain)、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等專有名詞,或像科幻電影描述的元宇宙(Metaverse),都變成日常用詞,甚至潮語。

文:蘇媛 圖:The MetaArt Club、星島圖片庫

The MetaArt Club平台上作品之一《All Your Little Faces》。
The MetaArt Club平台上作品之一《All Your Little Faces》。
多媒體藝術家武子揚的作品。
多媒體藝術家武子揚的作品。

藝術、財經、科技界各路紅人積極投入於NFT,拍賣會有專場,數碼藝博會大受歡迎,相當熱鬧,極短時間內形成了一種不玩NFT就是落後的氛圍。很多媒體已分析過NFT藝術品的創作、展示和購買,就不在這重複了。目前最大的NFT藝術交易平台OpenSea,活躍會員達一百二十六萬,平台上的NFT超過八千萬件,這家2017年成立的公司,目前的價值估計約130億美元,高於不少上市公司。根據專業區塊鏈數據公司分析,去年全球NFT成交總值超過400億美元。先不論OpenSea公司估價是否合理、市場成交價有多少水分,NFT確實已經成為藝術市場一股全新力量,讓市場生態出現了根本變化。

香港現新平台

近日,香港出現了一個全新的NFT平台The MetaArt Club,作為頭炮,推出三十五位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接近一萬件NFT作品,這群藝術家涵蓋了不同創作風格,系列主題為《新的開始》,寓意新的藝術收藏時代已來臨。背後幾位推手都在香港藝術界打滾多年,更有銀行家富二代的NFT收藏家。有別於OpenSea般的開放平台,The MetaArt Club的藝術家是經過策展邀請,包括近期活躍的新一代藝術家,如目前內地NFT作品價錢最高的劉嘉穎,還有香港資深設計師陳幼堅,可見NFT並不是年輕藝術家的專利。

創辦人之一李詩韻指出,The MetaArt Club旨在扮演橋梁角色,一方面連接數碼藝術家與藏家,另一方面將NFT與藝術的距離拉近,「藝術的代幣化印證了一個新生的收藏家群體的誕生,這僅僅是開始。」在收藏群體方面,現在的確是傾向於年輕一群。要進一步向更多香港收藏家推廣NFT,李詩韻表示正陸續在香港舉行簡介會,讓更多人了解從開立加密錢包到購買作品的流程。「參與NFT的藝術家大致分兩類,一類是傳統媒介藝術家涉足NFT,像英國藝術家赫斯特、內地的蔡國強,市場反應都很好,另一位著名內地藝術家徐冰的NFT作品也很快會出現。另一類是一直在數碼世界的藝術家,暫時這類型藝術家比較活躍,不過傳統藝術家也陸續加入NFT的行列。」

The MetaArt Club推廣手法頗特別,是採用類似航空公司飛行哩數的獎賞制度,投入愈多「哩數」,會員的待遇也更優越,其中一個比較吸引的,是將來可以在虛擬世界Decentraland內The MetaArt Club的元宇宙博物館,展示自己的藏品。

數碼藝術家John Park的作品《Summon》。
數碼藝術家John Park的作品《Summon》。

進場前要三思

雖然NFT已成為藝術界不能忽視的力量,質疑聲音也同時出現,包括NFT不過是一種形式,是否值得收藏還要看作品本身的創意,NFT並不能點石成金;NFT以加密貨幣交易,必須關注加密貨幣的風險;法律灰色地帶甚多,監管制度是否完善等,都是大家「進場」前須考慮的問題。有本地藝術家表示,近月很多人找他們合作NFT,但具體如何做、是否能保障自己權益等,還是有點模糊。一向沒有投資加密貨幣或對數碼藝術品不大熟悉的藏家,覺得無從入手,特別是短短一年內冒出了不少「專家」,究竟誰的分析比較準確客觀,也不清楚。

說實話,筆者正有這種困惑!不過,過去二十年科技發展之迅速、影響之大,是驚人的。所有新事物、新科技的出現,必有一批先導者,願意嘗試積極投入,也必有審慎態度的觀望者,亦有人完全不信任、不接受。但是,無論NFT藝術品投資的熱度尚是冰山一角,還是曇花一現,言之尚早,可以肯定的是,展示、欣賞和收藏藝術品的方式,已經不再局限在傳統實體世界,當一部手機幾乎能滿足我們所有工作、娛樂和生活基本需求,距離通過網絡展示自己在虛擬世界的藝術藏品的日子,也不遠了。

香港資深設計師陳幼堅的作品。
香港資深設計師陳幼堅的作品。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