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專欄|送舊迎新音樂會

2022-02-03 00:00

去年12月香港管弦樂團的大除夕音樂會,由內地指揮家余隆領軍。
去年12月香港管弦樂團的大除夕音樂會,由內地指揮家余隆領軍。

2021年過去了,不同人有不同的回望。一場古典音樂會,曲目一樣,不同人,有迥異的感覺。我與樂迷一樣,每年將盡,沒有聽過New Year Eve Concert總覺缺少了甚麼!去年12月疫情稍緩之際,香港管弦樂團得以舉行大除夕音樂會,由內地指揮家余隆領軍,順利完成了兩場演出,其後Omicron進入社區,原定由余隆和多位演奏家擔當的多場音樂會,被逼取消!

我當時碰見多位樂友,大家疫下相聚演奏廳,難能可貴。即使彼此同為愛樂人,對一場傳統的年終音樂會亦有不同的感念。朋友A說:「余隆,今晚,你想說甚麼?由二胡拉奏的《我的祖國》,我想起大學的 O Camp 宣傳認祖關社,曾令我年輕的心靈撼動。Encore是《新獅子山下》,今時今日,不想聽。直到Beatles的《Hey Jude》,我跟着節拍擊掌,『And anytime you feel the pain, hey, Jude, refrain, Don't carry the world upon your shoulders⋯⋯』外國朋友說沒聽過New Year Eve Concert不似過年,我如是,小約翰‧史特勞斯的圓舞曲奏起,音樂似在轉呀轉,就讓我輕挽她的腰,旋轉入新的一年⋯⋯帶着希望。」

朋友B:「來自內地的余隆,在西方傳統的除夕音樂會中,注入中國色彩,邀來二胡家陸軼文,與港樂合奏王丹紅的《我的祖國》。著名結他手楊雪霏先彈傅人長的《可愛的一朵玫瑰花幻想曲》,然後回到西方,彈奏白寧的第三、第四浪漫曲,粒粒清脆晶瑩的琴聲,是為現今樂壇最佳之結他彈奏。兩位演唱家葉葆文和張吟晶,情深獻唱,感人至深。最後一曲拉威爾的《波萊爾》,小鼓輕輕敲響一個主旋律,樂團低迴伴奏,鼓聲逐大,伴奏強起來,攀上大音高潮,令人精神抖擻。此曲雖列末端,但樂迷知道必有Encore,余隆指揮港樂樂手奏起披頭四的《Hey Jude》,流行曲古典樂化,優雅中不失強勁的節拍感,觀眾不期然隨着拍子擊掌,演奏廳的氣氛熱哄起來。去到尾聲,等到《Radetzky Marsch》奏起,是為大除夕音樂會的壓軸,昂揚的節拍,歡快的樂韻,配合台下擊掌聲,以最熱烈的期盼迎接2022年。」

於我而言,只要在每年的除夕夜,隨着《Radetzky Marsch》的昂揚節拍,擊掌、擊掌、再擊掌,抖擻精神,踏入新一年,再等待下一次《Radetzky Marsch》。
文:劉國業 圖:主辦單位提供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

You are currently at: std.stheadline.com
Skip This Ads
close ad
clos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