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 se|本地二人組合 新專輯儼如童話殘酷物語

2021-11-26 00:00
  在這個數碼年代,仍有音樂人堅持一張碟一張碟的出版,本地二人組合per se便是其中之一,即將發表醞釀兩年的最新專輯《character/character》,收錄九首歌及一首前奏,Full Album格局,買少見少了,「由頭聽到尾,想帶給樂迷一個旅程。」這趟旅程,敞開一個童話世界,然而細聽之下,這些童話故事,未必天真趣致,更像一章章殘酷物語。
  per se的Stephen Mok和Sandy Ip,笑說自己仍是會買實體碟的人,也以出版專輯為目標,但還是一首首單曲通過網絡陸續發表,然而跟部分音樂單位累積足夠單曲,再結集出碟的做法不同,他們以概念、主題出發,有計畫地發表單曲,互有牽連,有始有終。「順着次序聽,還是有特別之處。」Stephen續說,他們特意在歌與歌之間設計「無瑕」接駁位,這是順着聽才有驚喜,鼓勵樂迷即使於串流平台欣賞,也宜順序播放,不過說到底,「實體碟始終有難以取代的特質。」
  《character/character》是per se第五張錄音室專輯,創作計畫自2020年展開,歷時兩年,碰上疫情等事件,創作人有更多反思,「這張專輯比較個人化,有較多自身經歷,借童話角色的口道出來。這是之前創作所沒有的,所以製作時間特別長,也更投入。」該碟以「童話」為軸,歌曲首首穿上故事外衣,音樂底蘊卻不童謠,電子樂、搖滾等包羅萬有,而歌詞所探討的也非稚幼,而是直面人性,「中文『童話』有個『童』字,英文則是『Fairy Tale』,不一定就是寫給小孩子看,只是漸漸發展成要有教育意義。」時代很壞,童話也殘酷,「看似簡單,只要細讀,便發現許多層次,有許多東西能夠發掘出來。」
  童話世界,不盡然是王子和公主手牽手,大團圓結局,與其說藉着作品喚起大家童真,不如說他們更想探討人性,「現實世界,人是立體的,不同時候展示不同性格,好人、壞人可能也是同一人。」
  《無窮》是這個系列第一首作品,當時兩人看到冰川融化、澳洲叢林大火等新聞,有感而發,便試試與《漁夫和金魚的故事》扣連,促成創作。《漁夫和金魚的故事》講述漁夫捕獲一條會說話的金魚,金魚向他求饒,表示只要把牠放生,就能滿足他的願望,怎料事成後,漁夫的妻子不滿足,把金魚捉回又放生,放生又捉回,要求一個接一個,無窮追求是貪婪,漁夫最後也重過貧苦生活。per se以《無窮》道出人與大自然的關係,還有人類的貪婪,這首歌起伏頗大,跟故事末段風起雲湧相互對照。創作了《無窮》後,他們信心多了,決意發展這個童話音樂系列。
  有趣的是,兩人這次選來的童話故事多屬冷門,未必叫港人耳熟能詳,「不想大家先入為主。」就算是較為人熟悉的故事,也不是摘取大家熟知或期待的段落,好像《孤獨之塔》所取材的《長髮公主》,其中一幕是王子救不了公主,瞎了眼睛,「這首歌講的便是王子其後仍想犯險營救的心情。」
  per se過往喜以易入口的流行曲式,探討艱澀題旨,新碟則剛好相反,歌曲各自對應看似簡單的童話故事,反而在編曲等音樂創作上,添進需要消化的東西,不是大家可能聯想到與童話對應的民謠曲風,「歌詞述及的故事,意思直接,大人和小孩都看得明,我們想在音樂多花心思,若你反覆聆聽許多遍自能領會,但當作一首輕鬆的歌也行。」譬如《純孩兒》等等,便摻進電子樂,Stephen笑言是新嘗試,他們之前甚至一直避用電子樂,直至《純孩兒》,覺得電子樂跟這首歌很搭配,不如就試試看,「《純孩兒》講的也是純粹做自己!」有Serrini作Featuring的《粉碎糖果屋》,在音色上可能是全碟最童話的一曲,歌詞卻也不輕鬆,說的是怎樣捱過難關,「見到巫婆怎麼辦?」
  per se於2012年組成,迄今差不多成軍十載,此刻回首,Stephen笑說從前寫歌主題或太艱澀,叫部分樂迷卻步,好像靈感來自《死亡筆記》的《How to be Alive》,表達生存和活着是兩回事,便似乎沒太多樂迷願意消化,「加上是英文歌,可能已有一半人不去聽了。」Stephen苦笑起來,並稱現在較懂得拿揑與平衡。不過,說到底,per se不是要提供「即食」音樂,他更希望作品留芳百世,無論歌詞以至概念,都不追求時間性,題目大一點,盼於不同年代聽見也有共鳴。Sandy則說自己一直以來的宗旨,是「Make Something Unique」,為作品注進獨特聲音,「每次聽到人們說這首歌很『per se』,便很高興。」
  per se在12月舉辦音樂會《Kingdom Far Away》,演繹的作品,包括《character/character》的歌曲等等,顧名思義,邀樂迷想像一個遠方的王國,「觀眾獲派一張卡,卡上顯示不同角色,各有不同背景和職業,好像有的離開熟悉之地重新開始。觀眾便以這個角色去看演出。」聽歌後,祝福烏托邦不遙遠,更不是童話故事。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