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強人|心肌炎截肢靠刀片腳生活 照跑馬拉松踩板考車牌

2021-10-28 00:00

阿興截肢後不斷挑戰自己,嘗試各種運動,突破限制。
阿興截肢後不斷挑戰自己,嘗試各種運動,突破限制。

阿興截肢後不斷挑戰自己,嘗試各種運動,突破限制。

阿興截肢後不斷挑戰自己,嘗試各種運動,突破限制。

外表健碩,充滿陽光氣息的鄺遠興(阿興),除了跑馬拉松外,亦會舉重、踩滑板和行山。如果不望向他的腿,也不會察覺其實他是位截肢者。因心肌炎沒有了半條腿,餘生可以做到甚麼?他證明了肢體殘障並不等於殘廢,康復者可以照樣做運動,甚至表現得比其他人更出色。

心肌炎入院 為保命截肢

心肌炎其中一個成因是心臟受過濾性病毒感染,因而發炎,會有發燒和喉嚨痛等症狀,由於與感冒症狀相似,所以不少人都會忽視了它的嚴重性,錯過最佳的治療期。阿興15年前患上心肌炎,當時以為是普通感冒,沒有及時就醫,只是自行服食止痛藥。直至有一晚睡覺時胸口翳悶,四肢麻痺,於是到醫院求醫。照心電圖後,醫生馬上把他送去急救病房,後來再轉到深切治療部(ICU)。「在ICU第二天突然感到很辛苦,醫生幫我落藥,昏迷了約兩至三個星期才醒來」。阿興憶述醒來時發現自己插住呼吸機,身體亦因為嚴重水腫而動不了。

「我昏迷時醫生也跟家人說我應該救不到,奇蹟地我醒過來。」雖然保得住性命,但由於阿興心臟功能差,影響身體血流,加上要用大劑量藥物控制病情,導致右腿小腿、左腳腳趾,以及腳跟缺血壞死,需要切除。「那時我有幻想過會不會康復,但那些皮膚沒有了感覺,我跟醫生說,其實腳也變黑了,如果你真的要做手術就決絕一點做,不要浪費大家時間,讓我可以快點康復去裝義肢,康復後重投社會,做一個正常人可以做的事。」阿興認為沒有一隻腳不代表從此不能生活,與其拖拖拉拉,令腿部傷口有機會受感染,引起併發症,倒不如爽快地踏出這一步,於是決定截肢,從此與義肢一同生活。
阿興擁有樂觀和堅強的性格,即使要截肢亦用正面態度面對,繼續活出豐盛人生。

阿興擁有樂觀和堅強的性格,即使要截肢亦用正面態度面對,繼續活出豐盛人生。

行路如火燒 花兩年時間適應新生活

截肢後,第一步需要克服傷口的痛楚。阿興指當時每天都害怕早餐後的洗傷口時間,因為紗布每次也黏滿血,而且乾了會黏實傷口。另外傷口亦縫滿釘,拆釘時需要逐粒逐粒拔出來,是個痛入心的經歷。好不容易捱過這些關口,裝上義肢後又有考驗。「你要把平日腳板穿鞋的力全部放在截肢位,那些位並不習慣,穿起來就會很痛。」他當時穿著由羊毛製成的義肢襪,走十分鐘路腳已經會磨損,如被火燒一樣痛。「義肢產品很影響截肢者的康復過程,以前我不知道就會走了一段很長的冤枉路,產品質素不好就會令我很痛。」幸好後來他結識了一位做義肢的朋友,朋友介紹他轉穿矽膠襪,腳馬上沒有那麼容易磨損,走的路也較以往多,生活變得不一樣。
阿興最初站不穩,需要拿着拐杖走,其實當時他可以選擇坐輪椅,但他希望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學會重新走路。「有時走到人都會發脾氣,不想再走,但又叫自己走,自己和自己掙扎,經歷了一段頗長的時間。」他亦有過不少「蝦碌」情況,例如睡醒後忘了自己沒有了右腿,還未穿義肢便下床,結果不小心跌在地上。最後他用了兩年的時間適應義肢生活,最終可以正常走路,做自己想做的事。

留院期間手指頭曾經變黑,雖然無須切除,但指甲厚度和形狀卻變得不一樣。
留院期間手指頭曾經變黑,雖然無須切除,但指甲厚度和形狀卻變得不一樣。
矽膠襪的保護力較好,即使走路時間長,也不會容易磨損。
矽膠襪的保護力較好,即使走路時間長,也不會容易磨損。
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阿興現在最重可以舉到50公斤的鐵。(受訪者提供)
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阿興現在最重可以舉到50公斤的鐵。(受訪者提供)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

You are currently at: std.stheadline.com
Skip This Ads
close ad
clos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