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望故鄉

2021-04-29 00:00
談及十九世紀英國畫家康斯特勃(John Constable),總會讓人想到他與另一位著名英國風景畫家特納(William Turner)的半生糾葛。正在日本東京三菱一號館美術館(Mitsubishi Ichigokan Museum)展出的《鍾愛英格蘭》(《Constable:A History of His Affections in England》),為觀者呈示兩百多年前英國畫家眼中的湖水與天空,以及他們對故鄉的繾綣深情。

通常,藝術家離鄉日久,回望往昔,不免生出「月是故鄉明」的慨歎。像康斯特勃這樣,從未離開英格蘭卻長年熱衷於在畫布呈現家鄉自然風景的畫家,更是難得。他與特納是同鄉,且作畫題材近似,兩人之所以未能成為惺惺相惜的夥伴反而恩怨糾葛半生,全因風格迥異:康斯特勃作畫求真,花費大量心力,只為將眼前所見以最逼真的方式呈現出來,而特納作畫傾向於寫意,捕捉瞬息光影,引領後世印象派對光和色彩的追尋。

與特納追求畫面的情緒張力、着意呈現激烈與衝突的場景不同,康斯特勃的眼中似乎只有英國鄉間的田園景象,平靜、安寧,從未沾染塵世煙火。據說法國浪漫主義畫家德拉克羅瓦(Eugène Delacroix)在某次巴黎沙龍展現場,見到康斯特勃畫中天空,回家後立刻將自己新近完成畫作《希阿島的屠殺》的背景天空重畫一遍。即使重畫後,其細膩與逼真的程度,仍無法與這位英國人比肩。

雖說在康斯特勃活躍的年代,同行特納的畫法與風格更受歡迎,但卻無阻他的畫作在後世備受好評。2005年,英國BBC邀請該國民眾投票選出「英國最偉大的畫作」,康斯特勃代表作《乾草車》被票選為第二名,可說是為這位大半生鬱鬱不得志的畫家正名。

第一名呢?由一幅名為《被拖去解體的戰艦無畏號》的畫作奪得,而該畫的作者,是特納。

文:李夢  圖:三菱一號館美術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