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樂壇已死?】策展時代廣場舉行《廣東歌101》 音樂人陳詠謙堅信:廣東歌充滿希望

2021-04-30 00:00
音樂人陳詠謙認為,當今本地樂壇才是真正的百花齊放。
 
音樂人陳詠謙認為,當今本地樂壇才是真正的百花齊放。  

  香港樂壇是生是死?廣東歌可永續還是快將滅絕?不同人有不同看法。在一個名為《廣東歌101》的活動上,筆者跟音樂人陳詠謙聊到廣東歌的過去、現在與將來,結論其實並不重要,仍然有緊張本地樂壇的心,才要叫一聲:我們萬歲!
  出生於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陳詠謙有記憶的第一位偶像是「四大天王」之一的張學友,「同時亦記得家裏有部卡拉OK機,播LD碟的那款,跟媽咪合唱《信自己》!」沒有Social Media的日子,香港樂壇是甚麼?「好簡單,電視播甚麼、電台播甚麼,香港樂壇就是甚麼!」陳詠謙續指,當年會很關注《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最受歡迎男歌手獎項花落誰家,「永遠是四大天王加個李克勤!我就在電視機前大喊:張學友!張學友!」
  今天回看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本地樂壇,既富娛樂性亦具影響力,然而歌曲其實很「單一」!「大部分是情歌Ballad,又或者是節拍強勁的快歌,不外乎這兩類,其實非常單一。」踏進2000年,廣東歌種類及主題仍然變化不大,「但不斷有人開始尋求突破,希望能取得所謂『商業加藝術上的成功』!」陳詠謙說。
  娛樂性豐富,但作品單一,正是黃家駒口中的「香港只有娛樂圈,沒有樂壇!」要緝捕元兇,很多人認為是卡拉OK文化,包括陳詠謙。「上世紀九十年代起,歌的使用是唱多過聽。為甚麼要聽熟首歌?因為想在卡拉OK唱。唱片公司製作廣東歌時,考慮的是旋律是否容易記?題材是否淺白?歌詞是否容易上口?純粹是這個方向。」緊隨發生的是,主流媒體開始不團結,「這家電台聽不到某些歌,那家電台又聽不到某些歌;這家卡拉OK唱不到某些歌,那家卡拉OK亦唱不到某些歌,樂壇開始四分五裂,加上香港市場根本不大,利潤不夠分,亦創造不到潮流!」
  隨着社交媒體興起,音樂人有不同「玩法」,陳詠謙坦言,起初大家不懂使用,要經過幾年時間摸索,才知道怎樣播種子、施肥和灌溉。「大家慢慢摸索到一種模式後,會發現找到一塊適合『田園』給不同種子發芽。你會看到,今時今日的樂壇同時間有Mirror、林家謙和Serrini,我舉了三個最極端的例子,一隊十二人超級偶像派,一個超級低調害羞音樂才子,再加一個史無前例的『陀地歌后』!當今樂壇可以容得下三個風格截然不同的人/單位,這才是真正健康的樂壇!」
  既然是健康樂壇,新單曲源源不絕(光是2020年就有八百五十五首單曲!),為甚麼仍有人覺得「樂壇已死」?陳詠謙用足球比賽解釋:「你幻想,現在正觀看一場昔日的球賽,皇家馬德里對巴塞隆拿,是最Fit、最勁的C朗拿度對美斯,你支持的是『皇馬』,當你看到『C朗』失誤,將球射了出界,你也會大叫:『有冇搞錯,都唔識踢波!』超級足球巨星都會被批評『唔識踢波』,那一刻氣上心頭,甚麼話也會衝口而出,是不是真的這樣想呢?未必,我覺得『樂壇已死』這想法只是情緒上發泄,如果你願意認真地看看今天香港樂壇的發展,會發現它比二十年前健康得多,不同種類和風格的歌手都找到他們的發表平台,其實現在有點像全盛時期的台灣樂壇,百花齊放!」
  談到廣東歌的未來,正如《樂壇已死》的歌詞:「漠視、挖苦、比較、恥笑、指責,拋棄這一代,我請你不必再比……」,陳詠謙認為,「我明白,如果我愛吃中菜,你介紹法國菜給我是沒有意思的,但喜歡吃中菜,不代表可以惡意批評法國菜難吃!如果你看過活地亞倫的電影《情迷午夜巴黎》就會明白,每個年代都會有人覺得,上一個年代才是黃金年代!」
  廣東歌要緬懷,同時也要創新,「以前的是經典,新的就是希望!」陳詠謙續強調,「我不怕樂壇死,我只怕樂迷的心死。如果你的心死了,請多給一次機會!給廣東歌多一次機會!」
  

一夜成名機會嚟喇!
  正於銅鑼灣時代廣場舉行的《廣東歌101》活動,藉多媒體展覽、Silent Concert、填詞及作曲工作坊、主題講座和交流會等,展現香港樂壇的今昔。十場Silent Concert以現場佩戴Headphone形式觀賞固然夠吸引,最有意思的是聯同JOOX舉辦的「時代錄音室」試音活動,參加者有機會進行專業錄音及發行新歌,而這首新歌就是由作曲填詞工作坊的參加者創作,實質地以創作推動樂壇!

《廣東歌101》
活動:《100首不能不聽的廣東歌》展覽
日期:即日(4月30日)至5月31日(一)

活動:《明日之廣東歌》展覽
日期:6月1日(二)至7月1日(四)

活動:Silent Concert(共十場)
日期:即日(4月30日)至7月1日(四)

地點:銅鑼灣時代廣場5樓517至519鋪
查詢:www.timessquare.com.hk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