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從街頭出發

2021-04-29 00:00
  當代藝術百花齊放,不同類別的界限早已變得模糊,一些約定俗成的規則也被年輕藝術家打破,帶來更多可能性。
  自從匿名街頭藝術家Banksy一次又一次在各地「偷襲成功」,留下與當下政治與社會問題有關的創作,存在已久的街頭或塗鴉藝術在國際間引起廣泛關注,十年間從「街頭」走入畫廊拍賣行,更連番以高價成交,Banksy與KAWS加上兩位早逝以街頭藝術聞名的前輩──Keith Haring和Jean-Michel Basquiat──的市場身價媲美其他現當代大師,超越了街頭或塗鴉的範疇,成為當代Pop藝術的主流。在一片熱潮中,Banksy依然緊守街頭,KAWS就選擇多方發展,各取所需。近日看了一個由英國著名街頭藝術家Adam Neate領軍的展覽,同場展出兩位香港「九十後」藝術家陳衍丞與陳彥曦,部分作品有街頭風而同時具自己風格,頗有潛質。
  展覽名稱《Talking Heads》是上世紀八十年代著名搖滾樂隊的名稱,由華藝國際(香港)與世正藝術共同舉辦,策展人劉穎怡選擇了三位藝術家同樣以自我解讀為題材的肖像作品,呈現他們各自在媒材應用、創作方式和意識形態上的探索,並對他們追求自我風格的成果表示認同。Adam Neate近年的個人發展可以說是街頭藝術在市場發展的寫照,他早年用紙板繪畫了過千件作品,散置於倫敦街頭,任由途人收集,引起矚目,當日誰又想到今天這批作品的市場價格據說竟超過一百萬英鎊!他的作品也獲得英國多家美術館賞識,與專業畫廊合作,作品採用多元媒介,以立體畫挑戰肖像畫的界限,不失街頭藝術的大膽和充滿個人色彩的特質。
  同場展覽的兩位香港年輕藝術家倒是有「初生之犢」的一股衝勁,陳衍丞的作品有自己、家人、喜愛的籃球運動和汽車,但都是以電腦像素的效果重塑自然光影,將輪廓變得模糊,開拓一個關於身分的新命題。如果觀眾嘗試用相機拍攝作品時,物體的輪廓在鏡頭下將顯現出意想不到的效果。根據策展人介紹,原來藝術家從小就要忍受病痛的折磨,和朋友一起打籃球的回憶是自己僅有的運動體驗。難以參與各種運動項目的他,也將自己對籃球和賽車等運動的憧憬表達於作品之中,在這背景下,模糊的影像彷彿多了一層淡淡的愁緒。
  陳彥曦就通過抽象幾何回顧自己的成長,幾何圖形隱含着他的母親、兄長和他自己,藝術家雖然年輕,但作品的用色與構圖十分成熟,特別是顏色的對比,似乎有向荷蘭藝術家Piet Mondrian致敬的感覺:「不同的色彩組合代表自己生命中不同的組成。和其他現有的Piet Mondrian作品不同的是,藝術家並沒有使用黑色的線條隔開每個區間,這是他不想人生拼圖被黑色所束縛的掙扎和願景,而每件作品中金箔的廣泛運用,同樣是他對明亮未來的美好追求。」
  華藝負責人表示,街頭或都市(Urban)藝術作品近年受到收藏家力捧,包括內地的亞洲市場尤其明顯:「經過了近十五年的發展,收藏家對這類作品更加了解,加上Banksy、KAWS等藝術家的成功,大家對未來發展更有信心,而幾位頂級大師的作品價格比較高,市場轉而關注一些有實力的中堅分子及有潛力的新秀。」
  筆者一向很喜歡街頭風格的藝術,縱然從街頭走入畫廊或拍賣會,總是覺得街頭藝術某種特質消失了,但無可否認,撇除了街頭藝術的框架,藝術家有更多的可能性和發揮空間,而這類藝術品的商業成功造就了更多機會,特別是年輕藝術家,在藝術生涯初段得到畫廊或拍賣行的青睞,機會難得,值得鼓勵和支持,也希望本港畫廊、拍賣行及藝術博覽繼續讓香港年輕藝術家發光發熱。
  
文:蘇媛 圖:華藝國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