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傳承好音樂

2021-03-18 00:00
資深樂迷朋友說Downsizing家中收藏,送我兩大箱CD。年老的士司機見我搬上車尾箱之後氣喘如牛,笑問:「還有人聽CD嗎?」我說:「應該不多。」心想,世事萬物興衰有期,CD如墨水筆、菲林攝影等舊世界的產物一樣,注定是小眾玩意。

活在智能手機盛行的世代,隨身FM收音機仔、Walkman、Discman、Minidisc、Laserdisc、VCD、DVD一一遭淘汰,後生世代對這些當年潮物,聞所未聞,現在一部手機在手,配一對無線耳筒,就可以擁抱無垠的虛擬影音世界,穿梭於海量的娛樂資訊之中。

於我而言,經歷過最好的,不會貪新忘舊,這不是「老海鮮」跟不上潮流,而是潮流產品是否真的更好?若答案是否定的,新不如舊,何須改變!

聽音樂,如果演奏者保持水準的話,現場一定比錄音更能打動人心,因為台上的表演者、自己的當下參與、彼此即時的互動,是錄音隔重山所不能比擬的。至於錄音格式,以個人的喜好,錄音帶、黑膠唱片和CD的音質均可以接受,Minidisc和串流就不是我的一杯茶,總會覺得後二種格式的音質薄、乾、動態不足,四個字──了無生氣。

軟件重要,重播系統也不能不講究。現在年輕人說手機播放音樂也好聽,我已經默言無語。說到Hi-Fi,是一個大課題,天大地大,留待日後再談。

說回樂迷朋友送我的CD,古典音樂之中,較多是莫扎特的樂章,反映朋友愛率性、活潑的音樂,但間中又享受莫扎特的慢板旋律,帶往純美致遠的境界。蕭邦的鋼琴CD也不少,有我歡喜的Impromptus,去國遊子在巴黎Salon俊男美女艷羨目光下彈奏優雅的Impromptus,旋律醉人,於激情處,也會感受到蕭邦淡淡的憂愁。在這批CD之中,巴洛克的音樂較少,但幾張韋華第和巴赫,深得我心。流行音樂方面,有ABBA、Queen等,爵士樂有Louis Armstrong、Miles Davis、Ella Fitzgerald等,全部是經典金曲,百聽不厭,充分反映樂迷朋友的品味。多謝他由我暫管這批寶藏,日後我將傳承給其他愛樂者。

文、圖:劉國業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