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抽象藝術雙人展】 一次睇兩大藝術家作品!丁雄泉和弗朗西斯Sam Francis:《友誼之歌》展覽

去藝術展覽,難得同場看到兩位大師級的作品。於1981年創辦的Alisan Fine Arts藝倡畫廊今年踏入40週年,畫廊帶來兩位譽滿全球的20世紀藝術大師──美國抽象畫家弗朗西斯 (Sam Francis)和海外華裔畫家丁雄泉的雙人展《友誼之歌》。今次展覽將通過丁雄泉和弗朗西斯的作品揭示他們二人之間細膩和有趣的友情。

2021-01-26 00:00:00

更多

波蘭海報展 橫跨五十載美學軌迹

設計是一種介乎藝術與功用的媒介,好像海報設計,便是其中一種顯例,既能傳播訊息,也展示多元豐盛的藝術形態,見證不同歷史時代的變遷。最近於PMQ元創方舉辦的《Posterized:Warsaw International Poster Biennale in Hong Kong》,亦能讓大眾更了解海報設計。展覽展出來自二十三個國家及地區的一百二十位設計師作品,更有不少著名的設計師之作,包括波蘭海報學派(Polish Poster School)傳奇人物Henryk Tomaszewski、日本設計大師田中一光、美國普普藝術大師Andy Warhol等,折射海報設計與藝術的重要軌迹。   這次

2021-04-15 00:00:00

香港話劇團 回歸生活新「戲」象

疫情對各行各業帶來不同程度打擊,表演藝術是其中一個重災區,只要場館關閉,加上限聚政策,表演就做不來,而且許多表演從業員是自由身,更沒保障,百上加斤。幸而大型劇團沒有停下步伐,好像香港話劇團,便剛公布2021至2022劇季節目,除了給觀眾做齣好戲,或能帶動業界一起沉着應戰。「我們不會停下來,計畫一定要繼續。」香港話劇團藝術總監陳敢權(Anthony)如是說。   2020年疫情忽然襲來,大家措手不及,香港話劇團去年兩個演出,包括《父親》和《美麗團員大結局》,大夥兒進台了,燈光都做好了,隨時演出,卻難敵閉館令,「心血都白費了,我們可是排練了兩個多月,失落感很大。」痛定思痛,既然改變不了大環境

2021-04-15 00:00:00

為藝術家與運動員喝采!

運動與藝術表面看來似乎風馬牛不相及,但其實兩者都是人類共通語言,跨越種族界限,觸動我們的心靈。而運動員和藝術家擁有很多相同的特質,同樣代表了人類對真善美的追求和堅持。   近日參與了一個由《新藝潮博覽會》、文化躍動、中國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奧委會)合作、為香港運動員打氣的《敢動藝術》項目,有機會接觸多位傑出香港運動員,很有感觸,也驚覺運動和藝術的關係原來比想像中密切,運動員和藝術家有許多共通點。首先從事藝術創作和體育同樣需要專注投入,先天條件與後天努力缺一不可,更重要的是個人的熱情和毅力,特別是在香港,全職藝術家和全職運動員的生存環境一樣困難。就以過去一年肺炎肆虐為例,許多藝術

2021-04-15 00:00:00

加拿大哈利法克斯緬懷鐵達尼號

加拿大東岸哈利法克斯(Halifax),是個漂亮海港城市,更因拯救在1912年4月15日遇事的鐵達尼號郵輪(Titanic)的生還者而備受注目,當地的大西洋海洋博物館(Maritime Museum of the Atlantic),便常設鐵達尼號展覽,讓大家回顧這宗著名大海難。   加拿大海洋三省(Maritimes Provinces),位處大西洋沿岸,向以迷人海岸風情見稱,三省中的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省會哈利法克斯更是個風光旑旎的不凍港,予人悠閒感覺的港口燈塔、水陸兩用遊覽車,以及軍港一帶的船艦,都為城市帶來充滿生命力的海岸景致,然而說到哈利法克斯予人最深刻的印象

2021-04-15 00:00:00

七人協奏曲

經歷去年因疫情破天荒停辦,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總算別來無恙,順利舉行。 今屆電影節的開幕電影《風再起時》與《七人樂隊》,都是影迷期待已久,然而前者以「技術問題」取消放映,故只剩下洪金寶、許鞍華、譚家明、袁和平、杜琪峯、林嶺東與徐克七大導演合作的《七人樂隊》擔大旗。此片本來吳宇森也有分參與,但其後抱恙退出,故戲名由最初的《八部半》改作《七人樂隊》。 由多位導演合作的短片集,其實並非甚麼新鮮事,粵語片時期就有《人海萬花筒》、《愛(上、下)》,近至回歸十年拍的《十分鍾情》等。《七人樂隊》難得在於找來不同出身的重量級大導演,各自負責拍攝一個年代,並特別用上傳統的菲林拍攝,堪稱影壇盛事。

2021-04-15 00:00:00

佳作雲集 珍藏書畫展

游藝堂與中國嘉德(香港)首度合辦《百川匯海——游藝堂珍藏書畫展》,呈現游藝堂主人唐楚男律師及蔡克昭律師,數十年來四方蒐求、悉心珍藏的中國書畫精品共一百三十二幅,並編成專輯,佳作雲集,豐富和精采程度皆為罕見,欣賞拍賣並舉,以饗藏家及各界人士。   游藝堂今次展覽,本着獨樂樂莫如眾樂樂宗旨,蓋吾人所蓄,不必終身為吾有,務使世傳有緒,公諸同好,娛人性情,樂莫於是。   《百川匯海——游藝堂珍藏書畫展》共分三部分——「鍾靈毓秀」、「嶺南風雲」及「名士筆墨」。各大家之時代與流派,浩浩湯湯;個人風格與路徑,各有溯源,其中豐富紛繁、博大精深、別開生面之種種,皆在此處交錯融合,正正如百川之匯海。展出秘

2021-04-10 00:00:00

藏品遍全城 AR藝術互動體驗

因疫情之故,世界各地的藝術館紛紛嘗試以線上形式與公眾交流,好像善用擴增實境(AR)、虛擬實境(VR)等科技,開拓世界各地觀眾的賞藝眼界,探索與觀眾交流的方式。香港藝術館亦於疫情下推行了不少線上節目,嘗試以另一種形式推廣藝術,最近為慶祝「香港藝術館之友」成立三十周年,便推出《我們的.藝術館》藝術推廣活動,以不同媒介展示香港藝術館的藏品,讓藝術在城市間流轉。   香港藝術館自翻新後,一直致力以更多元的面貌與形式推廣藝術,與觀眾交流,將藏品的展示延展至更寬廣的空間。去年疫情之故,香港藝術館不得不關閉多時,亦造就了機會讓藝術館探索新科技的可能性。通過新媒介的平台(如社交平台、手機應用程式等),觀

2021-04-08 00:00:00

鄭哈雷 木棉的淒美與哀愁

香港木棉樹處處是,適逢春天,正值木棉花燦爛綻放良辰,本地藝術家鄭哈雷的工作室附近,也不乏艷紅花影,「當人們察覺到木棉花,卻多是在其枯萎後掉落地上任人踐踏的時候。」木棉花碎落地上,紅了一灘血,是淒美,是詩意,他一一以畫筆記錄下來,發展出「木棉花系列」。死亡,也是最具生命力之際,此時此情此景,叫人想到甚麼了嗎?   在《Kapok20》展場繞了一圈,「木棉花系列」多幅作品,畫面俱小,跟他過往畫展氛圍略有不同,本以為跟疫情有關,他卻搖搖頭,說只想畫面貼近實物大小,於是促成多幅小畫。「這些是我第一批畫的『木棉花系列』,其後的第二、三批,或有不同尺寸,拼合起來更『有機』。」   哈雷一直都有以植

2021-04-08 00:00:00

誰是創造者?

無論是甚麼物料以甚麼形態出現,「創造」它的人就是「創造者」,本是簡單的定律,但是瞬息萬變的數碼科技是否已將這種關係改變,將創造者與創造過程的定義重新釐定?   九十後新媒體藝術家陳朗丰,也是典型玩電腦成長的新一代,加上家人從事設計和創作,比一般人有更多機會深入接觸:「我父親從事設計工作,年輕時曾經畫油畫,所以我從小在家裏有機會同時接觸電腦和藝術,學過傳統素描,中學開始對電腦科技感興趣,於是選擇了新媒體創作。」他先後獲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文理學士及香港藝術學院高級文憑,實驗多種媒介創作,如聲音景觀、電子裝置、程式編碼、數據視覺化、生成藝術和混合媒體等。近日陳朗丰回到母校之一──香港藝術

2021-04-08 00:00:00

慶新年 祈福蔭 潑水節文化傳承

再過幾天,便是一年一度的潑水節檔期,這個藉着潑水作為祝福的傳統節日,除慣被視為泰國的新年慶典,還在中國雲南的傣族聚居地區,以及緬甸、柬埔寨與老撾等多個東南亞國家盛行,可惜受到疫情影響,這兩年的活動不是取消便是大減規模,期望明年可以看到一個熱鬧的潑水節。   每年4月13日至15日舉行的潑水節(Songkran),可說是東南亞多個國家的重要傳統節日,包括泰國、柬埔寨、緬甸及老撾,都視潑水節為新年而作大肆慶祝。   說到潑水節,Songkran這個字據說源自梵文Sanskrit,有「通過」的意思,可解作進入新的星象,代表着新一年到臨。至於潑水節的起源,有傳是源於五世紀的波斯地區,後來隨着小

2021-04-08 00:00:00

可愛的蘇菲

若你曾往瑞士旅行,或會好奇於五十元面額的瑞士法郎上出現的那位女性肖像。她不是政客,也並非學者,而是一位活躍在二十世紀的抽象藝術家——蘇菲阿爾普(Sophie Taeuber-Arp)。她的回顧展正在巴塞爾美術館(Kunstmuseum Basel)舉行,四百多件展品回溯這達達主義(Dadaism)藝術家,如何在幾何圖形的世界中探索,孜孜不倦。   藝術家的愛情和婚姻,常常微妙難解。起初形影不離的兩人,或許某天忽然分道揚鑣,此生不復相見。而曾經橫眉冷對的兩人,或許因為某一次的邂逅或遭逢,忽覺惺惺相惜,成為畢生伴侶。蘇菲阿爾普和她的丈夫讓阿爾普(Jean Arp),卻從不曾經歷那般糾葛:他和

2021-04-08 00:00:00

執迷不悟 人也瘋狂

人,執迷不悟,為達一己之欲,可以幾瘋狂?可以去到幾盡?香港話劇團上演《玩轉婚前身後事》,以超現實劇場手法,把人之駭人,表現得淋漓盡致。   《玩轉婚前身後事》改編自以色列著名劇作家Hanoch Levin的《冬季的葬禮》,一場葬禮與一場婚禮爭奪參加者,鑄成難以排解的矛盾,雙方堅持不下,劇情張力不斷擴大,直至人人失控。   男主角是個獨子,與親母相依為命,母親臨終遺願,是數名親友都來送她最後一程,兒子不敢忤逆,急忙去通知嬸嬸。但嬸嬸女兒的大婚典禮與喪禮撞期,她拒不開門接訊,扮作不知,漏夜與家人和未來親家出走,於寒夜的沙灘任由風吹雨打,親家老爺心臟病發,猝死沙灘,男主角追至……荒誕的事發生

2021-04-08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