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两个肥佬黎 你想保护谁?

2020-08-12 07:25
警方拘捕壹传媒主席黎智英,并派出数以百计警员搜查位于将军澳的壹传媒大楼,事件引起部份人反对,认为不应该搜查传媒机构。

我也是传媒中人,感情上亦不想警察搜查传媒机构。但现实上,我们见到有两个肥佬黎,不能够不分开评说。

肥佬黎的第一个身份是传媒老板,营运香港其中一个主要的传媒机构。政府即使对传媒人没有特别优待,也应该要重视传媒机构的独立性。但是,现实上肥佬黎却有另一个身份,就是「反对派共主」。

一、献金。他与反对派中的泛民人士特别友好,给予他们大笔捐助。二〇一四年,网上曾披露肥佬黎的大批电邮,让我们有机会看到一些内幕。电邮揭发了肥佬黎捐了很多钱给泛民,包括在二〇一二年四月立法会选举前夕,向涂谨申、毛孟静和陈淑庄三人各捐了五十万元;在二〇一三年和二〇一四年分别捐给李卓人五十万元和一百万元;在二〇一四年捐给陈方安生三百万元。披露出来的数额,恐怕这只是冰山一角。这个世界money talks(金钱会说话),做了金主到处派水,自然有发言权。

协助肥佬黎处理这些最秘密的献金事宜,是他得力助手Mark Simon,是一个美国人,其背景更是可圈可点。Mark Simon出生于情报世家,本人亦曾任美国海军军事情报员。从爆出的电邮显示,Mark Simon还负责黎智英与美国政界紧密联系的工作。肥佬黎找一个前美国军情人员做贴身助手,真是可圈可点。

二、策划。在反对派的重大政治行动,都见到肥佬黎的身影。早在二〇〇九年十二月,社民连提出「五区总辞,全民公决」,争取真普选。民主党领袖司徒华当年仍然在生,据他披露,黎智英在何文田大宅主持晚饭会议,司徒华、李柱铭、陈方安生、李鹏飞都有参加。华叔看完五区总辞之后的重新参选人名单之后,就决定民主党退出那个计划。从中可见肥佬黎扮演的关键策划角色。

由于长期有记者在黎智英的大宅门口守候,经常拍到泛民政党头目,出入黎智英大宅的照片,显见黎智英经常在指点江山。

三、发功。在香港的多场政治运动的关键时刻,肥佬黎都积极发功参与,而他旗下的媒体还全力鼓动群众。在大游行的时候,经常会见到肥佬黎旗下媒体的宣传海报,在人群中挥动。当然,近年更多的是网上动员。

肥佬黎当了很久的反对派共主,过去政府只眼开、只眼闭,主要因为一则碍于肥佬黎是传媒老板,忌他七分;二则是当时香港的反对运动也不是太离谱。政府像温水煮蛙,感觉迟缓。

不过去年六月开始的反修例运动,最后演变成极其暴力的动乱。事态急剧激进化,再发展到勾结外部势力,要颠覆中国政府的地步。大家都知道阿爷不是食斋的,不会坐以待毙,才出手反制。

一般传媒老板,议论一下政治问题,只是停留在「动口不动手」的阶段。但如果变身成为反对运动的总指挥,直接参与政治,已经完全踩过界。

其实过界的事情,早在占中时候已发生,据二〇一四年披露的电邮,其中包括肥佬黎要全力支持占中,不但提供三百多万元经费,还叫壹传媒的员工拍片教人如何占中。出力出到这个地步,连壹传媒当时的执行董事叶一坚也觉得有问题。他在电邮中劝肥佬黎说:「壹传媒不适宜提供任何帮助给占中」、「占中的卖点是无权无势,人们不喜欢占中三子背后有猛人帮助」云云。但黎智英完全听唔入耳,只回答:「知道,但不同意」,这真有忠言逆耳的味道。传媒人显然不想老板直接叫传媒公司介入政治,但在老板头脑发热的时候,又怎会听取理性的意见呢?

肥佬黎混淆了上述两个身份,便产生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肥佬黎的办公室就在壹传媒大楼内,他涉嫌违法行为,警方是否不能够进入壹传媒大楼蒐证呢?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等同传媒老板有特权,做甚么都可以?我作为传媒人,很不想说新闻自由也有界线,但当见着传媒老板变身激进反政府运动的领袖,不禁要问,他还是传媒人吗?有两个肥佬黎,你想保护哪一个?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