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题】「代网课」服务涌现 付135元可全日走堂

2021-01-28 07:19
过去一年,网上授课取代实体课成为教学新常态,不少中小学均要求学生开启镜头,或输入文字即时回答问题,衍生各式各样假扮出席网课的方法,例如只拍摄额头及头发、自制画面迟滞影像「挂机」。有网店乘势推出「代网课」服务,预制模拟上课的视像影片,助莘莘学子在网课时瞒天过海,索价数元至数十元不等。大专考试同样改为网上开考,有院校为防考试「出猫」,要求考生使用多个镜头录影考试过程,进行视像实时监考,惟有学者指难以杜绝镜头外的作弊行为,但愿考生们自律。 记者 林紫晴 陈倩婷

疫情之下「代网课」服务应运而生,只要在社交平台Instagram以「代上堂」、「代上Zoom」为关键词,便轻易搜寻到数个帐户声称可帮学生出席网上学习课堂。记者佯装顾客向其中一名服务提供者查询,对方列出详细的「代上堂」价目表,以中学生为例,欲找人代上课每小时只需付十八元,想全日走堂可付一百三十五元,若有意「失踪」一星期,五日收费是六百七十元。

代答老师提问 重要笔记截图

学校若强制要学生开视像镜头,一样有应对方案。该帐户教路,只需拍摄约五秒的影片,「会眨眼或者低头做功课的片段」,届时便可利用影片装作上课,该服务亦可以代学生上课期间在聊天室回答老师提问,以及帮学生将重要笔记截图。另外,拍卖平台Carousell亦有人推出「代上Zoom」服务,不用开镜头的每堂索价二十元,开镜头的服务则会展示头发,多收十元。

然而,教师们均预料代上课未必成风气,皆因学生不用「请枪」已各出奇谋应对网课,光怪陆离得惹人发笑,亦令人感叹教学甚艰难。

在小学任教的梁老师透露,网课初期有学生上课时曾「出蛊惑」,故装自然地坐歪一点,并截图成画面迟滞的影像,到下课前她才发现该学生在「挂机」,假扮出席网课,「他们用Zoom专业过我们(老师)。」她表示,及后一旦发现学生上网课时「挂机」的情况,校务处便会致电其家长。

截图迟滞影像扮挂机

同样教小学的麦老师(化名)遇过同类事情,叫一名小五学生答问题时,荧幕前的「学生」零反应,原以为学生的电脑故障,但真人学生随即返回座位,荧幕上顿时出现了一真一假学生,以虚拟背景扮上堂一事才东窗事发。

升读高中后,截图术未必派得上用场。任教高中的陈老师(化名)表示,网课开镜头涉及私隐问题,不强制所有学生「见样」,他任教的屋邨学校,不少学生住的是公屋或劏房,未必方便开镜头。另一尴尬位是开咪高峰,试过叫学生开咪答题,未发言已听到学生背后有家人的粗言秽语横飞,包括自己及其他学生在内都不懂反应,此后只要求学生在聊天室文字答题。

关上镜头难以察觉学生是否「挂机」,陈老师形容「学生赏面就在被窝里上课」,试过下课后五分钟,全班仍有一个学生未离开会议房间,他不得不大声叫喊学生名字,此时学生才「开咪」,坦承自己刚从睡梦中惊醒。

找人代写论文电话面试

平日面授课堂见学生打瞌睡,陈老师会「停一停、说个冷笑话拉回注意力」,惟现时网课上完了,学生未必吸收到知识。学校于去年十月复课,陈老师花费个多月让学生重拾学习动力,但十二月再度停课,他直指是「前功尽废」,今年将应考文凭试的中六学生更属重灾区,高中三年有两年先后受社运及疫症影响而停课,不少高中生均对前路感迷茫。

大学生「走堂」成风,上网课时也不例外。中大工程学院副院长(外务)黄锦辉直言,院校教职员普遍给予大专生及大学生自由度,由学生决定上课与否,但仍有部分教授看重出席率,网课期间会安排助教为学生点名,定时抽查上网课的学生。

多镜头监考过程防「出猫」

早前一名内地留学生在美国遇上交通意外后,继续以电邮与教授通讯及递交论文,始揭发该学生雇用「网上代管」服务,代其完成大学的学业。黄锦辉坦言,代写论文并非新鲜事,目前各地学术界只会以论文抄袭比对系统,监测学生所提交的论文内容是否涉及抄袭,「但未能防止学生找人代写。」

代写论文以外,亦有人找人「代面试」。他知悉,曾有学生以电话面试时英文对答如流,网上考试亦符合学科要求,获得大学取录,但该学生在校内试表现不达标,最终被取消学位,「即使平日找人代写,到考试始终会见真章。」

黄锦辉认为,网上授课为学生带来作弊的便利,情况亦蔓延至网上考试,让不诚实的考生有机可乘。去年九月,本报曾报道公开大学有学生在网上考试期间,利用通讯群组集体「出猫」,最终涉事学生被取消成绩。

事实上,为防止考生网上应考时作弊,各院校已投放额外资源应对。黄锦辉指,以中大为例,进行网上闭卷考核时,校方要求考生使用多个镜头录影考试过程,进行视像实时监考,惟他称仍难以杜绝镜头外的作弊行为,只希望考生们自律,「学习成果是自己拥有的,这不仅是一张证书。」

大专以外,有小学只要求小五及小六生回校考呈分试,其他级别的考试则延期或取消,考卷当作工作纸让学生温习;有中学则要求高中生分批回校考试,初中生的考试待农历年假后处理。至于何时回复实体学习,受访教师相信仍遥遥无期。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