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访】逆流开展水上飞机 「非凡」港青回流逐梦

2021-01-25 07:04
全球航空业被疫症叫停一年,机师空姐人人叫苦,正在停薪留职的机师张敬龙,竟然宣布在港开展「水上飞机」业务,不少人听罢,第一反应也是「哪有可能?」不过,三十出头的张敬龙,自小就鬼主意多多,因为一封致英国首相的信,十五岁晋身政府青年顾问及伦敦奥运大使,十九岁参选欧洲议会选举,成为历来最年轻的候选人。在香港人嚷着移民的时候,他选择回流,更「瞓身」创办新公司,既为「钱」途,也为年轻人点亮前路,「连我这个只有中学毕业的肥仔哥哥,都可以做飞机师,创办航空公司,你怎会不可以?」记者 郭增龙

生于香港,居于粉岭华明邨的张敬龙,飞机师的梦想早在香港萌芽,「嫲嫲住在观塘,每次坐巴士经过启德,见到飞机升降,就想做飞机师。」机师梦未启航,他翻开课本,书中文字率先起飞,令他阅读困难,他长大后始知道,这是读写障碍,「当年父母也不知道,只是骂我懒,不肯读书。」

开展食物外交 函首相启从政路

眼见张敬龙的成绩直至中一也未有好转,父母决定带着一家五口移民英国,首站落户伦敦的贫民区。作为中学内唯一黄皮肤面孔,他亦尝过被欺凌之苦。为扭转困境,他灵机一触,想起父亲任职中菜馆点心部主管,于是展开食物外交,将点心带回学校供同学享用,既化解矛盾,也令他发现身边的同学,均经历崎岖的童年,「他们有的是非法入境者、新移民后代,甚至是非洲刚果的儿童兵,来到这个英国其中一所最差的学校,将来注定找不到工作。」他于是成立学生会,创造平台让学生向校方表达意见,做法获地方政府赞赏。

○五年,伦敦传出申办一二年奥运的消息,十五岁的张敬龙不知哪来的冲劲,决定写信给时任英国首相贝理雅,提出让穷人也能入场观赏赛事等多个诉求。结果两星期后,时任奥运大臣蒋黛思亲自回覆,并邀请他参与新加坡举行的国际奥委会会议,见证伦敦成功申奥。这次经历,令他获邀担任政府青年顾问,并在奥运期间,担任火炬手及奥运村村长,一步步踏入从政之路。

闻老华人困境 19岁参选欧议会

○九年,年仅十九岁的张敬龙宣布参选欧洲议会,成为历来最年轻的候选人,但原来这个纪录,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出现,「我○八年本身考上了大学,但决定休学一年,到投行实习,结果工作两星期,公司就执笠,这家公司就是雷曼兄弟。」金融海啸下,他难以找到投行实习,辗转到华人电台工作,认识大批第一代华人移民,耳闻目睹他们的困境,「有老人家因为语言不通,有病也不愿看医生,结果小病变大病;又有华人开店遭种族歧视,被当地人前来破坏。」

张敬龙笑言,当时认为英国政治家都是只说不做的人,「既然他们如此差都可以做政治家,那我也可以参政。」纵然他的参选备受瞩目,但当时他缺乏政党支持,最后只得五千多票,在二十二名参选人中排名十七。不服输的他,其后加入自由民主党,一心从政,连大学也放弃再读。回想当日决定,他也不禁自嘲,「搞政治真是可怕!」

即使有政党支持,张敬龙在一五年的英国国会选举再次落选。他慨叹,当时英国民众脱欧诉求强烈,与他留欧想法格格不入,同年他的嫲嫲去世,令他重新思考人生方向,「我想做既享受又有满足感的工作。」他于是花费过百万元积蓄,取得机师资格,在欧洲一家航空公司任职机师,一圆儿时梦想。

花百万圆机师梦 遇疫情未停步

好景不常,张敬龙的二弟在一八年因交通意外去世,留下当时只有七个月大的婴儿及未婚妻,令他更感叹人生苦短,回港的欲望更加强烈,「十九岁后,因为嫲嫲中风,我每年都会返香港照顾她,当时我已经觉得,香港是我喜爱的地方。」过去他为免离开家人,一直选择在欧洲工作,经历巨变后,他决定忠于自己的想法,在港寻找工作,即使一九年香港爆发反修例示威,他的想法不但未有改变,反而更加强烈,「年轻人在社会运动后,变得更迷茫、更无希望,我觉得身为八十后这一代,有使命去启发年轻人寻找自己的方向。」

张敬龙在港亦非一帆风顺,他来港工作不过四个月,就遇上疫情停飞,原本薪高粮准的机师,变成停薪留职的苦主,但他未有因此停步,去年举办民航机师飞行体验日,让过千公众一尝驾驶飞机的滋味。最近更宣布开展水上飞机业务,用行动证明「有危才有机」,他笑言,在港创办水上飞机并无想像般困难,「加拿大、澳洲及马尔代夫都有成功案例,疫情下飞机师失业,飞机制造商缺定单,人才、配套、资金也不困难,最大挑战是要政府配合。」

水上飞机能否成事,要待张敬龙日后与政府商议,至于首架水上飞机,他预计今年六月到港,届时港人有机会见证水上飞机升空一刻。张敬龙笑言,并不是奢望所有香港年轻人,也要学他做飞机师,他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鼓励年轻人在港勇敢追梦,「连我这个只有中学毕业的肥仔哥哥,都可以做飞机师,创办航空公司,你怎会不可以?」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