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电子竞技】电竞天空谁主宰

2020-11-26 12:07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提起东京奥运,想起国际奥委会主席在年初说过,电子竞技终有一天成为奥运项目。他认为奥运要保持与年轻人的联系,并向他们宣扬奥林匹克价值。根据市场调查,香港有三十万名游戏玩家,其中超过一半是十八至二十一岁的年轻人,而内地单在疫情期间就增加了二千六百万名玩家,估计市场规模可达四亿之多。5G通讯普及,疫情令人足不出户,使电子游戏的玩家数目出现爆炸性增长。

电子游戏演进为电子竞技,远远超越游戏的空间。传统的运动竞技逐渐呈现虚实结合,在训练上已大量引入智能科技,加上大量新兴电子游戏和竞赛产品,使电竞产业发展异军突起。首先是比赛规范化和专业化,电竞比赛队伍水准提升和职业化,凝聚观众和业馀爱好者,进而吸引投资者和广告客户,逐渐形成一个可持续的生态。

传统运动竞技大佬国际奥委会意识到通讯与智慧科技的冲击,决意紧跟时代步伐引进电竞项目,不过,奥运精神和价值观却恒久常新,奥委会主席坚持对电竞项目有所筛选。他说:「我们不想与杀人游戏或倡导歧视的游戏有关连,我们在争夺年轻人的闲暇时间,向年轻人的平台转移,我们可以用这个平台来推广我们的价值观。」

一个既是游戏开发者又是内地大学电竞科老师的香港人坦白对我说,有些游戏有大量市场,例如杀人游戏,但他本着良知不去开发。目前,香港对电子游戏并无专门的法例规管,针对游戏内容和意识的只有《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基本上只限制与性和色情相关内容。环顾其他国家及地区,很多都有不同的法例或行政规则进行规管,以保障青少年及儿童。台湾有《儿童及青少年福利与权益保障法》,规定游戏软体分类为五级;韩国有《青少年儿童保护法》,当中有规限未成年人使用网上游戏的条文;在内地,更早于二○一○年颁布了《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提倡文明上网,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网络世界,无远弗届,地球村的村长还未去给我们下一代一个清洁的天空,我们香港是否也听之任之呢?

陈卓禧校长
作者为香港专业进修学校及港专学院校长,从事高等教育管理工作逾二十年

文章刊于《星岛日报》11月26日教育版专栏「校长有情」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