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教育专栏】感谢同工

2020-06-29 11:03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数月来,香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停课多时。五月底复课后,对于个别地区,产生了即使各级全面复课,但跨境学生仍然无法过境,因此复课无期的问题。 

我工作的学校在元朗区,是全港最多跨境学生的地区之一。自复课以来,校长会和教育局的同事,一直努力奔走,开会商议,在教育局支援和领导下,制定了处理方案。执笔之际,已定好了复课日子和安排。虽然可以想像首日难免会出现混乱,但面对这世界上绝少有其他国家或城市出现,因此也绝无可供借鉴处理经验的挑战,看到区内许多不同岗位上的同工,积极合作,毫不计较,我实在满怀感谢。

在疫情中复课,每所学校本来已面对不少工作和压力。处理跨境学童复课,校内校外都牵涉许多问题。先不说在进程上,不同持份者都希望愈快愈好,在时间上有逼切的压力。成事与否,除了是疫情安全,还包括考试安排(特别是牵涉高中选科的中三级)、成绩表处理,两地家长的心理和经济负担、关口检疫安排和学生自理能力等。而且相当吊诡的是,处理不同学校众多学生同时的活动,原则方法本来应该着重「聚」,通过整合设计,掌控情况、资源和节奏等,才可处理和协调学生的众多,而且来自不同学校。偏偏在疫情肆虐的情势下,一切都不应聚,大家所着重的是「阻隔」,所以安排上,就在这种矛盾中,平添了许多压力、变数和复杂性。

这两星期,区内许多学校不停讨论、不停收集资料和开会,参与的校长和老师,以至教育局同事,大家都努力认真,我深表欣赏。自疫情出现以来,香港社会经济大受打击,不少行业惨淡经营。社会上,一直都说「同心抗疫」,同心,正是先明白不是由自己出发;抗疫,不止是保持健康,也包括抵抗由疫情而产生的种种困难。孩子处境被动无助,仰仗我们成年人引接支援,我们用热诚努力以赴——这本来就是从事教育工作,一种本质而悠扬的旋律。

潘步钊
作者为裘锦秋中学(元朗)校长、课程发展议会委员。

文章刊于《星岛日报》6月29日教育版专栏「校长有情」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