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詩蓓摘銀】雙銀飛魚生活貼地愛看《皆大歡喜》 「山系女生」嚮往大自然

2021-08-01 10:15
何詩蓓自言能夠奪獎,80%靠臨場心理狀態,20%靠平時訓練。
何詩蓓自言能夠奪獎,80%靠臨場心理狀態,20%靠平時訓練。

港隊於東京奧運歷史性勇奪三面獎牌,張家朗一劍定江山,成功摘金。何詩蓓包攬兩面個人自由泳銀牌,同時成為首名港將在單屆奧運連奪兩塊獎牌,締造香港體壇歷史,令全城振奮。香港廣大市民對兩位體壇金童玉女的關注度飆升,在比賽場上傑出表現以外,大家對二人的運動生涯艱苦之路、生活日常、還有感情世界也大感興趣,這次就深入探究這兩位奧運名將背後後鮮為人知的真面目。

23歲的「女飛魚」何詩蓓在東奧連奪兩面銀牌,分別於女子個人100米和200米自由泳摘銀,更刷新亞洲紀錄,寫下香港游泳歷史新一頁。何詩蓓奪得首面銀牌賽後,表示張家朗奪金令她更有推動力,明白努力會有好成績。

這位香港泳壇女英雄,站在奧運頒獎台的背後,她付出的努力與堅持超乎大家想像。何詩蓓原名Siobhan Bernadette Haughey,是香港及愛爾蘭混血兒,父親是愛爾蘭人,母親則是香港人,其中文名的由來是姓氏「Haughey」的首個發音與「何」相似,「Siobhan Bernadette」的頭兩個英文字母又近似「詩蓓」因而命名。於香港長大的何詩蓓樣子甜美,面上總帶着燦爛笑容,被譽為「小飛魚」。

何詩蓓人氣大旺,她的家庭背景亦備受關注,原來她是愛爾蘭前總理查爾斯豪伊(Charles James Haughey)的侄孫女,豪伊家族可說是愛爾蘭政壇名門,背景顯赫。詩蓓的母親任職金管局多年,現職外滙基金投資辦公室旗下風險管理及合規部助理董事。其家姐何雅舒同是游泳運動員,兩姊妹曾一同出戰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

父母逼學游水

說到游水的起源,原來詩蓓小時候不愛游水,到泳池總是哭鬧,但父母認為游泳是求生技能,從小就與家姐一起習泳。何詩蓓最初曾覺得游水永遠望着池底感覺很悶,漸漸游出成績後卻令她愛上游泳。父母於何詩蓓六個月大時於在家中泳池培育她熟習水性,4歲開始在南華體育會參加游泳班,6歲正式入泳隊受訓。

何詩蓓自言能夠奪獎,80%靠臨場心理狀態,20%靠平時訓練。
何詩蓓自言能夠奪獎,80%靠臨場心理狀態,20%靠平時訓練。

詩蓓就讀聖保祿小學和中學,小學階段已屢獲獎項。2014年仁川亞運,她與隊友贏得三面銅牌,翌年參加世界游泳錦標賽刷出香港紀錄。2016年出戰里約奧運會女子200米自由泳,創下歷來奧運香港女泳手的最佳成績,惜未能晉身總決賽。今屆奧運她終於奪獎,成為香港的驕傲。

嚴寒湖中練水髮結冰

香港是何詩蓓土生土長的地方,她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對香港有深厚感情,她透露愛爾蘭曾屢次招攬她代表出戰,被她堅決婉拒,堅持為香港出賽,原因她熱愛香港,她說在香港出世長大,代表香港感到自豪。但她背後的刻苦訓練卻不為人知,與詩蓓同於美國密芝根大學接受訓練的劉彥恩透露,「詩蓓訓練時非常自律,堅持早上5點起牀練水,訓練三小時後返校上堂,落堂後又繼續訓練。由於去年美國疫情嚴峻,劉彥恩指學校泳池停開,何詩蓓為了保持水準和體能,轉去湖泊練水,抵受寒冷天氣,在氣溫極低的湖水堅持訓練,有時濕着頭髮趕返學校上課,凍到頭髮也結冰,可見其毅力驚人。」

傷患是運動員最大的困擾,2018年何詩蓓曾因傷無法出戰雅加達亞運,更長達九個星期休養沒落水及接受治療,對她打擊沉重。她曾在社交網與網民自勉,「面對不同挑戰,謹記自己的目標和夢想。也許每個人都會犯錯,但最重要是不放棄,不斷嘗試,就能夠向前。」

肩上的五環紋身,具有特別意義。
肩上的五環紋身,具有特別意義。
何詩蓓是學霸,讀書成績優異。
何詩蓓是學霸,讀書成績優異。

學霸擁八級鋼琴造詣

卸下游泳戰衣,何詩蓓是一名「學霸」,中學文憑試(DSE)取得35分佳績,之後赴美國密芝根大學攻讀心理學,並加入大學泳隊,在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取得兩面金牌,文武雙全。她亦具音樂才華,擁有八級鋼琴造詣,閒時彈鋼琴減壓。同時也相當有設計天分,她為運動品牌親自設計以奧運為主題泳衣,其中一款以金色貫穿,象徵運動員奪金的目標,並用上奧運五大洲的五色,配上金色肩帶,猶如掛上獎牌。另一款是象徵日本的櫻花,她表示泳衣上有二十朵花,代表今屆2020奧運,設計很有創意和心思。

山系女孩 五環紋身

她的日常生活十分貼地,最愛吃雞蛋仔,兒時喜歡看漫畫《老夫子》,追看劇集《皆大歡喜》,小孩玩意「東南西北」和「天下太平」都識玩。嚮往大自然的她是個「山系女生」,不時相約好友行山,還愛穿三點式在山溪流水的美景下放鬆身心。她的港隊隊友兼密芝根大學師妹鄧采琳是其行山之友,鄧說:「何詩蓓喜歡與好友行山徑,還記起有次相約上山看日出,但遲了起牀,一起跑上山頂的熱血畫面很難忘。」除此,詩蓓也愛美甲,每逢大賽必定把指甲塗上顏色。而其背部左肩紋上奧運五環,是出戰里約奧運後決定紋身作紀念和自勉,她曾說:「出征奧運是光榮,紋身讓自己謹記當時的努力與犧牲,但我不想自滿,希望每次出戰都可以發揮得更好,將時間推前。」



《星島日報》名人雜誌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