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诗蓓摘银】双银飞鱼生活贴地爱看《皆大欢喜》 「山系女生」向往大自然

2021-08-01 10:15
何诗蓓自言能够夺奖,80%靠临场心理状态,20%靠平时训练。
何诗蓓自言能够夺奖,80%靠临场心理状态,20%靠平时训练。

港队于东京奥运历史性勇夺三面奖牌,张家朗一剑定江山,成功摘金。何诗蓓包揽两面个人自由泳银牌,同时成为首名港将在单届奥运连夺两块奖牌,缔造香港体坛历史,令全城振奋。香港广大市民对两位体坛金童玉女的关注度飙升,在比赛场上杰出表现以外,大家对二人的运动生涯艰苦之路、生活日常、还有感情世界也大感兴趣,这次就深入探究这两位奥运名将背后后鲜为人知的真面目。

23岁的「女飞鱼」何诗蓓在东奥连夺两面银牌,分别于女子个人100米和200米自由泳摘银,更刷新亚洲纪录,写下香港游泳历史新一页。何诗蓓夺得首面银牌赛后,表示张家朗夺金令她更有推动力,明白努力会有好成绩。

这位香港泳坛女英雄,站在奥运颁奖台的背后,她付出的努力与坚持超乎大家想像。何诗蓓原名Siobhan Bernadette Haughey,是香港及爱尔兰混血儿,父亲是爱尔兰人,母亲则是香港人,其中文名的由来是姓氏「Haughey」的首个发音与「何」相似,「Siobhan Bernadette」的头两个英文字母又近似「诗蓓」因而命名。于香港长大的何诗蓓样子甜美,面上总带着灿烂笑容,被誉为「小飞鱼」。

何诗蓓人气大旺,她的家庭背景亦备受关注,原来她是爱尔兰前总理查尔斯豪伊(Charles James Haughey)的侄孙女,豪伊家族可说是爱尔兰政坛名门,背景显赫。诗蓓的母亲任职金管局多年,现职外滙基金投资办公室旗下风险管理及合规部助理董事。其家姐何雅舒同是游泳运动员,两姊妹曾一同出战台北世界大学运动会。

父母逼学游水

说到游水的起源,原来诗蓓小时候不爱游水,到泳池总是哭闹,但父母认为游泳是求生技能,从小就与家姐一起习泳。何诗蓓最初曾觉得游水永远望着池底感觉很闷,渐渐游出成绩后却令她爱上游泳。父母于何诗蓓六个月大时于在家中泳池培育她熟习水性,4岁开始在南华体育会参加游泳班,6岁正式入泳队受训。

何诗蓓自言能够夺奖,80%靠临场心理状态,20%靠平时训练。
何诗蓓自言能够夺奖,80%靠临场心理状态,20%靠平时训练。

诗蓓就读圣保禄小学和中学,小学阶段已屡获奖项。2014年仁川亚运,她与队友赢得三面铜牌,翌年参加世界游泳锦标赛刷出香港纪录。2016年出战里约奥运会女子200米自由泳,创下历来奥运香港女泳手的最佳成绩,惜未能晋身总决赛。今届奥运她终于夺奖,成为香港的骄傲。

严寒湖中练水发结冰

香港是何诗蓓土生土长的地方,她说得一口流利广东话,对香港有深厚感情,她透露爱尔兰曾屡次招揽她代表出战,被她坚决婉拒,坚持为香港出赛,原因她热爱香港,她说在香港出世长大,代表香港感到自豪。但她背后的刻苦训练却不为人知,与诗蓓同于美国密芝根大学接受训练的刘彦恩透露,「诗蓓训练时非常自律,坚持早上5点起牀练水,训练三小时后返校上堂,落堂后又继续训练。由于去年美国疫情严峻,刘彦恩指学校泳池停开,何诗蓓为了保持水准和体能,转去湖泊练水,抵受寒冷天气,在气温极低的湖水坚持训练,有时湿着头发赶返学校上课,冻到头发也结冰,可见其毅力惊人。」

伤患是运动员最大的困扰,2018年何诗蓓曾因伤无法出战雅加达亚运,更长达九个星期休养没落水及接受治疗,对她打击沉重。她曾在社交网与网民自勉,「面对不同挑战,谨记自己的目标和梦想。也许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最重要是不放弃,不断尝试,就能够向前。」

肩上的五环纹身,具有特别意义。
肩上的五环纹身,具有特别意义。
何诗蓓是学霸,读书成绩优异。
何诗蓓是学霸,读书成绩优异。

学霸拥八级钢琴造诣

卸下游泳战衣,何诗蓓是一名「学霸」,中学文凭试(DSE)取得35分佳绩,之后赴美国密芝根大学攻读心理学,并加入大学泳队,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取得两面金牌,文武双全。她亦具音乐才华,拥有八级钢琴造诣,闲时弹钢琴减压。同时也相当有设计天分,她为运动品牌亲自设计以奥运为主题泳衣,其中一款以金色贯穿,象徵运动员夺金的目标,并用上奥运五大洲的五色,配上金色肩带,犹如挂上奖牌。另一款是象徵日本的樱花,她表示泳衣上有二十朵花,代表今届2020奥运,设计很有创意和心思。

山系女孩 五环纹身

她的日常生活十分贴地,最爱吃鸡蛋仔,儿时喜欢看漫画《老夫子》,追看剧集《皆大欢喜》,小孩玩意「东南西北」和「天下太平」都识玩。向往大自然的她是个「山系女生」,不时相约好友行山,还爱穿三点式在山溪流水的美景下放松身心。她的港队队友兼密芝根大学师妹邓采琳是其行山之友,邓说:「何诗蓓喜欢与好友行山径,还记起有次相约上山看日出,但迟了起牀,一起跑上山顶的热血画面很难忘。」除此,诗蓓也爱美甲,每逢大赛必定把指甲涂上颜色。而其背部左肩纹上奥运五环,是出战里约奥运后决定纹身作纪念和自勉,她曾说:「出征奥运是光荣,纹身让自己谨记当时的努力与牺牲,但我不想自满,希望每次出战都可以发挥得更好,将时间推前。」



《星岛日报》名人杂志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