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獨家】聲帶重創 情緒崩潰 留下後遺症 Anson Lo:曾經絕望過…

2021-07-25 17:49
Anson Lo因聲帶愛損加上壓力太大,同時亦操勞過度,一度處於情緒低落而心灰絕望。
Anson Lo因聲帶愛損加上壓力太大,同時亦操勞過度,一度處於情緒低落而心灰絕望。

「像病態般這麼喜歡你」是盧瀚霆(Anson Lo)新歌《不可愛教主》第一句歌詞,相信也是千千萬萬神徒的心聲。由《全民造星》到MIRROR成軍,入行短短的三年,AL努力挑戰不同的可能,由跳唱教主變為入屋暖男,「一秒眼紅」展現不同層次的演技,獲讚有初出道梁朝偉的影子,鋪天蓋地的生日應援,而成功非僥倖,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辛酸,曾經歷失聲、崩潰、絕望……

MIRROR成員Anson Lo(簡稱AL)憑港版《大叔的愛》的暖男角色「阿牧」融入家中,7月7號是AL的26歲生日,神徒(AL粉絲暱稱) 鋪天蓋地為他慶祝,碼頭巨型廣告、專屬巴士,燈箱、展覽甚至郵輪示愛,生日變「教主誕」全城為他賀壽。近日推出的新歌《不可愛教主》,短短十日就有超過200萬觀看次數,至今已累積至320萬,AL形容是自己一個新紀錄︰「近排大家對Anson Lo呢個人多咗關注,出歌出MV大家都第一時間衝去聽,又會去loop歌,而我的粉絲都有不停去share(分享)畀唔識我的人,等大家接觸同認識我,好多謝大家的支持,也是第一年咁多人同我講生日快樂。」

操勞過度 聲帶受損

成名路上AL並不平坦,熱愛跳舞的他當年考DSE五科有23分,以高材生姿態入讀工商管理學學士,為了追夢中途停學,放棄大好前途而選擇跳舞,曾與家人出現分歧而鬧得不快,當年以1,400元月薪擔任舞蹈員和教舞老師,為天王郭富城伴舞時激發起他要成為舞台上主角的念頭,之後為李玟演唱會伴舞而認識現任經理人花姐,受邀請下參加《全民造星》而正式加入娛樂圈!

出道短短三年,AL成為萬千寵愛的教主,與MIRROR成員一起出席活動時,總見到他笑容滿面,笑容背後卻隱藏悲傷,花姐批評他為「黐線佬」,原來今年5月MIRROR舉行演唱會前夕,AL邊上武打堂邊要為《不可愛教主》錄音,嚴重過勞令聲帶發炎和結繭,花姐指AL被告知聲帶有事,雖然有一秒鐘的擔憂,然後他又若無其事,永遠不想人擔心,自己承受所有壓力。

Anson Lo因聲帶愛損加上壓力太大,同時亦操勞過度,一度處於情緒低落而心灰絕望。
Anson Lo因聲帶愛損加上壓力太大,同時亦操勞過度,一度處於情緒低落而心灰絕望。
睇唔出演唱會上的AL是患病當中。
睇唔出演唱會上的AL是患病當中。


AL承認自己是這種人︰「我係一個報喜不報憂的人,喜歡將心事收埋,媽咪是我最信任,溝通度最高的人,但我都習慣對住媽咪講開心的事情,而唔開心的事情,盡量自己去解決,唔想將自己煩惱加重在別人身上。」此刻令人聯想起了他在《調教你MIRROR》中爆喊的一幕。

幾痛都要頂落去

錄製《不可愛教主》時是舉行MIRROR演唱會前的一星期,AL壓力大到差點崩潰,「當時係最唔夠瞓同體能上最大負擔的時候,每日朝9晚6要上打拳堂,夜晚就返公司fitting(演唱會試衫)之後再去錄音,錄音每次都錄4、5個鐘,體力已經透支,最誇張是聲帶發炎時連講嘢都有困難,講兩三句就要休息一個鐘,所以錄音時好大壓力,壓力來自好驚自己嘥咗首歌,花姐都有同我講,不如算啦、取消啦,唔好出呢首歌,因為都錄唔好,自己就覺得開始咗就唔想突然間放棄,唔想辜負劇組同監製的心機,最後忍痛地錄咗!」

為了急救自己聲帶同首歌,AL邀請了唱歌老師,錄音前為他作準備,盡量調教令他不需要用力去唱,捱完首歌就到六場MIRROR演唱會,跳唱部分本身已經是高體能的項目,還要病中上場,當時的他食了無窮無盡的藥物,連類固醇都起不到作用時,一度令他很絕望,最終是意志捱過,他不斷同自己講把聲幾痛都要頂落去。

七十小時唔瞓覺

強行用聲帶自然會出現一定的後遺症,AL︰「後遺症係聲線低音咗,如果要唱高音,開聲時間要比以前長好多,但又未誇張到唱一兩句高音就玩完,把聲而家變得容易攰,講半日嘢就要食喉糖!」

完成了六場的演唱會後,以為他就可以休息養下把聲,在尾場演唱會的凌晨時分,隊友們在慶功之際,AL就要漏夜染髮,回家換衫後就馬上為首部電影開工,AL以瘋癲來形容當時的自己︰「完咗演唱會後是人生中最瘋癲的狀態,試過連續七十個鐘唔瞓覺,之後每一日都保持只瞓一至兩個鐘,但係要開全日戲,諗番轉頭都要比個credit(讚賞)自己,捱得過都真係叻仔。」

打開五官感覺

舞台上的AL充滿自信有魅力,與演戲的他有極大反差,在港版《大叔的愛》中他將「阿牧」的深情、無奈、絕望的情緒演得淋漓盡致,「一秒眼紅」難以想像他是演戲初哥,連場喊戲展現不同層次的悲傷,爆發超強感染力,令觀眾代入角色之中,隱隱作痛之下憐愛疼惜他,始終演戲並不是他的強項,開拍前AL特地上了彭秀慧一期十堂的戲劇堂,打開自己的演戲世界,令他學會去揣摩角色,開啟自己五官的感覺。

多得郭富城激發起AL要成為舞台上的主角念頭。
多得郭富城激發起AL要成為舞台上的主角念頭。
AL的26歲生日被喻為「教主誕」尖沙嘴碼頭的巨型廣告牌成為景點。
AL的26歲生日被喻為「教主誕」尖沙嘴碼頭的巨型廣告牌成為景點。


「我真正的拍戲經驗只係得《男排女將》,初時做戲會驚到手震,台詞又講唔到,個腦又會突然一片空白,完全唔記得前一晚背的所有對白,所以好驚自己入唔到戲,又或者用一板一眼的講嘢方式來做戲,上完十堂後自己學會百分百投入角色。」

AL亦有一個獨門聽歌的入戲方法,「由細到大我都好鍾意聽歌,音樂影響自己好大,足以影響自己的情緒,唔同種類的歌可融入唔同的情緒,我拍阿牧個角色時好依賴聽歌,依賴原因係跳拍場口太多,好多時拍完好開心拍拖,接住第二場就要拍分手的傷心戲,情緒跳得太快,所以要用聽歌入戲這個方法,令自己十秒內入戲!」

貌似少年梁朝偉

在《調教你MIRROR》中AL曾撥開額頭被指貌似「少年梁朝偉」,兩人同是「巨蟹座」型男,AL跟偉仔的共同點是同樣擁有一對會說話的電眼,AL笑說︰「真係咩?係咪因為有鬚根,似梁朝偉絕對係我榮幸,呢個係一個好大的美譽,首先多謝大家咁睇得起我,花姐有話我知,但唔代表佢認同,有人話似其實係開心,這是一個自己想做到的方向,好想在唱歌同做戲兩個大的項目上有唔同的發展。」

不想在唱歌及演戲上作出選擇,AL︰「成日話要二揀一,《調教你MIRROR》中阿祖(梁祖堯)要我揀,大家好想知道我會放重喺邊方面,花姐都成日問我呢個問題,我自己就會反問:『點解一定要揀呢?』其實兩樣我都一樣有興趣,只要有人肯俾機會,我就會肯去試,我向大家承諾自己不會停下來,一定會努力去令自己進步。」

至於最想做的角色?AL竟然想做「奸商」!

「細個好想做一個好奸險的商人,唔知點解咁想做『奸商』,之前的角色都偏向斯文溫柔,所以想做相反的角色。」

撰文∣陳詠翹 攝影∣鄧國良

在《調教你MIRROR》中爆喊時有一班兄弟在旁支持。
在《調教你MIRROR》中爆喊時有一班兄弟在旁支持。
家人是AL的精神支柱!
家人是AL的精神支柱!
開拍《大叔》前AL跟彭秀慧上了十堂戲劇堂,終學有所成演技被認同!
開拍《大叔》前AL跟彭秀慧上了十堂戲劇堂,終學有所成演技被認同!
在「阿牧」一角上呈現出不同層次的演技。
在「阿牧」一角上呈現出不同層次的演技。
露額頭配上鬚根的他被指似少年梁朝偉。
露額頭配上鬚根的他被指似少年梁朝偉。
拍《男排女將》時的他曾緊張至手震。
拍《男排女將》時的他曾緊張至手震。
Anson Lo今年的發展十分理想,唱歌拍劇都有好成績。
Anson Lo今年的發展十分理想,唱歌拍劇都有好成績。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