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日本網民徵收精子缺規管 30歲東京白領已「捐精」百次

2021-04-16 21:50
日本社交網站近來出現非正規捐精志願者。網上示意圖片
日本社交網站近來出現非正規捐精志願者。網上示意圖片

日本近年因不孕夫婦等待捐精時間過長、同性伴侶不得接受人工授精等因素,透過推特進行精子交易的案例大增,但衍生出安全與疾病、捐贈者捏造學歷等問題,目前無法可管。

日本人工授精沒有相關法律規範,是依照日本婦產科學會制定的指南,由特定醫療機關進行不孕治療;但指南沒有設想到會有個人間的精子交易,專家認為有必要制定相關法規。

若在社交網站推特(Twitter)搜尋「#精子提供」、「#精子捐贈」等日文標籤,將可搜尋到3000個以上的帳號,有些還會註明「不收費,嚴守秘密,不交換個人私隱」。這種私下捐精的推文,近年急速增加。

一名31歲的女性上班族因丈夫患無精子症,夫妻透過推特交易精子,最近生下女嬰。這對夫婦原本接受醫生建議,進行捐贈人工授精(由第三者提供精液進行人工授精,Artificial Insemination by Donor , AID),但在醫院排隊苦等一年仍無下文,去年春天更因為疫情而被無限延期。

這對夫婦認為「懷孕是與時間賽跑」,等待醫院通知的同時,透過推特尋找精子交易。他們和一名與丈夫同血型的男性見面數次,並在對方出示沒有傳染病等證明後,決定相信對方,接受捐精。但他們至今不知道這名捐精男性的姓名。這名女性說,她很猶豫將來要不要告訴女兒實情,但因為有人捐贈精子,她才得以獲得孩子。

日本不像國外有精子銀行等設施,醫療機構進行捐贈人工授精所使用的精子,多由醫學生等匿名提供,但近年認為孩子有獲知出生過程與親生父親的權利,正規管道的捐精者擔心無法保證匿名會造成麻煩,願意捐精者越來越少,醫療機構相繼停止進行捐贈人工授精,目前僅有約5家醫院受理。

另一方面,因為遲婚已成趨勢,不孕夫妻越來越多,約5.5對夫婦就有1對不孕,且有一半的原因是出在男方,對精子的需求日益提高。加上婦產科學會的指南規定,只有結婚的夫婦可以接受捐贈人工授精,想要孩子的同性伴侶、不結婚也想懷孕生子的女性等,無法透過醫院取得精子。

這種情形下,透過社交網站的精子交易應運而生。捐精者通常像是志工,多數只收取交通費等實際開銷,不另外收費。

一名30多歲的男性公司老闆說,他已捐贈精子給100多人,他希望幫助別人生小孩,因此會繼續捐精。接受捐贈精子的人說,跟在醫院進行捐贈人工授精比起來,費用便宜、等待時間也短。

然而透過網絡社交平台進行精子交易雖然快速又便宜,也伴隨著風險。

醫院的捐贈人工授精會先將精子冷凍,檢查確認沒有愛滋病等疾病後,再注入女性的子宮,雖然受孕率較低,卻可確保安全。且為避免造成近親通婚,限制每名捐精者最多只可捐到10個小孩出生。

而網絡精子交易則沒有檢查疾病的程序,是由受贈者將捐精者提供的精液,自行用針筒注入女性體內,或是透過性行為捐精,不僅難以確認精子的安全性,有的捐精者還會堅持一定要透過性行為捐精。

此外,網絡精子交易也無法確認捐精者的學歷等個人資訊,實際上就有捐精者自稱是「關西的國立大學畢業」,等受贈者生下孩子才發現,捐精者的學歷與國籍都是假的,並因此提告。

日本國會去年12月通過一項法案,明確規範透過人工授精生下的孩子的親子關係,並附帶決議,要在2年內檢討精子提供方式、研議必要措施。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