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獨家】各有奇招減壓發泄情緒 姜濤Lokman 獎座太沉重

2021-01-31 19:29
姜濤與Lokman雖然沒有連登帳戶,但對批評持開放態度,會視為求變的動力。
姜濤與Lokman雖然沒有連登帳戶,但對批評持開放態度,會視為求變的動力。

人氣男團MIRROR早前在樂壇頒獎禮大豐收,「姜濤效應」更成為社會熱話,焦點卻總錯落在「值與不值」身上,但偶像是否一定沒有實力呢?假如社會上只得「二元對立」思維,又會否抹殺了其他可能性呢?

  態度決定高度;心態決定境界。姜濤與MIRROR在台下的謙卑,只為了在台上走更遠的路;獎項的加持,才是MIRROR走向大眾的開始!

撰文∣彭形影 攝影∣鄧國良

  踏入新一年,人氣男團MIRROR歌影視全方位發展,「人氣王」姜濤及隊長楊樂文(Lokman)在ViuTV原創劇《太平紋身店》中分別飾演黃德斌兒子「葉天晴」及年輕版「葉蓋天」,更處男下海挑戰動作戲,大呼過癮!

狠狠地打 好爽呀

  Lokman說:「好玩但壓力很大,有時打得太開心,用了真情緒打落去,打到武打師傅嗌痛,寧願畀人打好過打痛人呢!」姜濤則說:「我要三個人劈五十個人,雖然贏了,但最後都要橫屍街頭,哈哈!我們是即場跟武術指導邊學邊打,蠻緊張的,之後發現只要狠狠地打就可以,愈狠愈好,好爽呀,因為我打的是保錡@ERROR,大家較熟,落手也較放心呢!」

  二人直認是經典港產片《古惑仔》的忠實fans,有從中偷師,但Lokman笑言劈友易學難精,加上要兼顧演戲、動作及走位,顧此失彼,難度甚高。姜濤聞《古惑仔》驚現「魔性笑聲」:「我睇晒咁多集呀,鐵鏈呀嘛,我連《九龍冰室》都睇埋,鄭伊健不止是我男神,相信很多香港人也有同感,好叠馬呀!哈哈哈哈!」

姜濤與Lokman雖然沒有連登帳戶,但對批評持開放態度,會視為求變的動力。
姜濤與Lokman雖然沒有連登帳戶,但對批評持開放態度,會視為求變的動力。
在不少頒獎禮上,姜濤都獲獎,他坦言因而有沉重的壓力。
在不少頒獎禮上,姜濤都獲獎,他坦言因而有沉重的壓力。

Casting超緊張

  姜濤與Lokman自言演齡尚淺,不介意演技被網友批評,皆因有批評等於有人睇,才有進步空間,更大方分享演戲的尷尬時刻。

  姜濤說:「每次casting都很緊張,試過忘記對白,企戙戙不知該說些甚麼,那些時間真的很難過,好瘀呀!我知道演員最基本的素養是不嗌cut便演下去,偏偏導演不喊cut,但我真的不記得呀嘛!唉!如何化解尷尬?有兩種方法,一種是我一直hold住但一直想不起對白,導演只好嗌cut;另一種是我忽然醒起對白演下去,但其實已經信心盡失,哈哈!」

  Lokman說:「我反而不太敢看Playback,因為我習慣放大自己的不足,正如我現在翻看《狂舞派》也感尷尬,自覺當時的演技太幼嫩,演得太肉緊,肉緊親自己呀,哈哈!」姜濤續說:「我也不太敢看,通常睇完笑笑便算,始終我們不是科班出身,邊出道邊學戲,我起碼要有隊長的演技才敢認真看playback吧!」

獎項豐收存壓力

  隨着MIRROR登上各大頒獎台,風頭一時無兩,坊間也以「MIRROR效應」作文化研究,有人認為是fans們揠苗助長;也有人覺得樂壇改朝換代,然而追夢的初心才是恆久不枯。

  Lokman說:「其實壓力一直存在,我反而會視為推動力,獎項豐收當然開心,但MIRROR今年更要出力告訴大家,我們是值得這些獎。可能MIRROR初出道時沒有被大家看好,或者到現在也仍未看好,但希望大家會看見我們的努力。」

  姜濤說:「無論團體或個人得獎也好,最起碼可以令大家認識MIRROR,因為公司也知道除了fans,很多街外人不認識我們,所以無論大家覺得MIRROR好或不好,起碼聽聽我們的歌。我由出道至今一直覺得,如果大家肯給意見及討論便是最好,我也看過所有評論,今次最開心是能引起討論,也希望大家多多留意其他樂壇新人。」

姜濤坦言偶像不易做,但希望觀眾可以起到監督的作用。
姜濤坦言偶像不易做,但希望觀眾可以起到監督的作用。
姜濤與Lokman都各有減壓的方法,可以為自己情緒找到一個發泄的渠道。
姜濤與Lokman都各有減壓的方法,可以為自己情緒找到一個發泄的渠道。

「死喇!死喇!鬧緊喇!」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姜濤以21歲之齡成為叱咤頒獎禮最年輕的「我最喜愛的男歌手」及「我最喜愛的歌曲」得主,猶幸小伙子靠謙厚個性在香港的批評文化中「存活」下來,在社交網站親撰的得體感言,遠較入行多年仍為網友抨擊而老羞成怒的大台小生高出幾班。

  「老實說,我得獎那一刻,第一時間並非開心,而是心諗:『死喇!死喇!依家鬧緊喇!』所以我在台上不敢講太多,當晚也有點失眠,一直在思考這件事,知道大家一定會討論值不值,就連我也質疑自己。思前想後了一整晚,便決定既來之則安之,不如做好自己本份,講多無謂,用作品證明給大家看是最實際的。至於天然呆呢……其實我沒有重溫過完整片段,但看到大家的cap圖也略知一二,哈哈!(網友指你呆過馬國明。)我有睇呀!多謝多謝!但其實我私下不是咁呆㗎,哈哈!」

  Lokman即接力說:「我覺得姜濤算處理得好㗎喇!起碼他有慌但沒有亂,一起歌便馬上進入表演狀態,好叻仔!而且他的對答流暢了很多,初時十問九唔應,每個問題起碼要問兩次,老是反問『你問咩話?』現在做訪問起碼可以馬上回答,好好多啦!」

偶像一定難做

  從素人踏上偶像之路,一路走來有苦自知,在多年沒有出產偶像的香港娛樂圈,更如摸石過河,一步一驚心。

  姜濤說:「偶像一定難做,因為MIRROR都不知道前路如何,所以希望全香港人督促我們,陪我們一起行,幫我們看看前面到底是怎樣一回事?我們行的每一步路未必是對,但懇請大家及時提醒我們,不要不去留意,若不被留意才是真正的悲哀!」

  Lokman認為MIRROR多年輕fans,要份外注重言行舉止,作為偶像團體的隊長更是難上加難,如何在「官腔」中保留真我,甚考「平衡力」!他說:「有段時間迷失了自己,當時不斷反問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我的忠旨是甚麼?其實每個人都有一份力量,我又想帶甚麼力量及訊息給大家呢?現在已開始取得平衡,慢慢尋回自己,多說些真心話,不要交行貨!」

  至於減壓方法,姜濤與Lokman各施各法,姜濤自認生活無趣,加上不習慣與人傾心事,頂多靠跑步及運動去發泄,趁機清空腦袋去思考。他說:「之前阿爸入院,家中只得我一個兒子,也要照顧阿媽,可能我真的沒有太多方法去紓發,於是打了一篇長文放上網,這樣也算是一個渠道吧!」

  Lokman的方法相對猛烈:「我通常會在醉酒後,在洗手間邊照鏡邊跟自己說話,不斷告訴自己『OK嘅』、『冇問題嘅』、『以前做得唔好OK嘅』、『之後做得好就OK㗎喇!』為自己打氣,哈哈!」姜濤聞言即大笑說要效法隊長,未知喝醉的他又會是何種模樣呢?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名人雜誌(逢周日見報)

Lokman原定去年到日本拍攝旅遊節目,奈何因疫情取消,相當可惜。
Lokman原定去年到日本拍攝旅遊節目,奈何因疫情取消,相當可惜。
姜濤與黃德斌的一段父子情,是劇情的轉捩點,難怪令觀眾期待。
姜濤與黃德斌的一段父子情,是劇情的轉捩點,難怪令觀眾期待。
姜濤與Lokman希望MIRROR能齊人合作喜劇,發放正能量,會否考慮取名《12個男仔一隻鬼》?
姜濤與Lokman希望MIRROR能齊人合作喜劇,發放正能量,會否考慮取名《12個男仔一隻鬼》?
姜濤明言自從爸爸中風入院後,已打消退休念頭,笑指「有排」才可以退休了。
姜濤明言自從爸爸中風入院後,已打消退休念頭,笑指「有排」才可以退休了。
Lokman為演少年黃德斌而模仿對方的說話節奏,相當神似。
Lokman為演少年黃德斌而模仿對方的說話節奏,相當神似。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